-“卓小姐,這是要替SQ大師,守住心愛的作品啊?”有人打趣道。

卓曉萱淡笑了一下,“這幅畫老師一直都很喜歡,買回去,既能留下他老人家的心頭好,又能做善事,何樂而不為呢?”

“卓小姐真有格局啊。”

“是啊,想得真周到,難怪SQ大師獨獨對她青眼有加!”

“過獎了。”卓曉萱謙虛的低了低頭。

蘇清歡聞言挑起一邊眉毛,有些不爽。

老人家?

她纔剛結婚不到一個月,正值青春年華,怎麼就老了?

她的畫,也冇有落入他人手中的道理。

“兩百萬。”蘇清歡的聲音有如晨鐘,將沉浸在奉承卓曉萱的人們全都喚醒。

方彤聞言猛吸了口涼氣,偏頭好奇的看著她,“剛纔買給你又說不要?”

蘇清歡抖抖肩,一臉無辜,“我可冇說。”

邊說邊撥開人群,走到了最靠近警戒線的位置,和卓曉萱各自站在一邊。

“不好意思,卓小姐,這幅畫我看了很久,恐怕不能拱手相讓了。”蘇清歡麵上保持著得體的微笑。

“是啊,卓曉萱,你另外再挑一幅吧,記在我賬上。”方彤主動湊過來,眼神警惕地載卓曉萱身上打量。

這不就是昨晚刷票的那個榜一嗎,真人看起來,氣質比蘇清歡差多了好嗎?

卓曉萱麵上的笑意淡了幾分,但仍保持著微笑的狀態。

又是蘇清歡。

她上輩子跟這個女人有什麼仇什麼怨,怎麼到哪兒都能撞上?

SQ大師的作品,有的是升值的空間,買回去穩賺不賠,還能落個維護老師的好名聲,一進一出,都是謀劃好了的,偏偏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。

她當然可以再把價錢往上抬一些,和對方已經說了,是他們先看上的,若是非要漫天叫價,就失了風度了。

這種場合,名聲和風度,可比花出去多少錢要實際的多。

“不必了。”卓曉萱調整好心情,柔聲說道,“君子不奪人所好,況且凡事要分先來後到,我還要感謝兩位慷慨解囊,買下恩師的作品呢。”

這番話可以說是滴水不漏,既表現得有容人之量,也巧妙化解了一場爭辯,無論從哪個方麵來看,卓曉萱都是一個有家教有修養的淑女。

雖然蘇清歡並不清楚,卓曉萱為什麼要自稱SQ的學生,但目前來看,她對卓曉萱的印象還不錯。

“謝謝。”蘇清歡禮貌謝過,隨即對工作人員說道,“麻煩你,畫展結束之後,將這三幅畫一起打包,送到老城區蘇家。”

“好的小姐。”工作人員禮貌的應下。

“誒?”有人不解,出聲問道,“剛纔卓小姐不是解釋過了,隻有中間那幅纔是真品,這位小姐,為何連贗品也要打包帶走?是擔心這些贗品流入市場?”

“誰說另外兩幅是贗品?”蘇清歡燦然一笑。

那人覺得好笑,“SQ大師的學生都親自鑒定了,這還有什麼好說的?看來這位小姐,是個外行!”

“藝術這方麵我確實不怎麼內行,不過也略懂皮毛。”蘇清歡不卑不亢的說道,“卓小姐說的冇錯,第二幅的確是真品,但其他兩幅,也是真的。”

卓曉萱眼底飛快地掠過一抹得意,戲子就是戲子,哪裡懂得這些高雅藝術的門道?

但她很快又斂去那不合時宜的情緒,佯裝好心的出聲借我一點,“其實繪畫作品收藏,很大程度取決於收藏家的喜好,隻要藏家喜歡,真真假假,倒也不是問題。”

言下之意,是提醒那些“懂行的”收藏家,人家喜歡收藏假的,尊重祝福就好,不必指手畫腳。

當然,也很巧妙的坐實了,蘇清歡不是個內行這件事。

但是明麵上,是挑不出一點錯處的。

就連方彤都不免對卓曉萱刮目相看,莫非在背後操縱票數的,不是卓曉萱本人,而是她的那些腦殘粉?

看她今天又給蘇清歡讓畫,又幫她們解圍的,合該是個好相處的人。

也許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卓曉萱從麵相上看,還是很溫柔的,應該不會做那種不光彩的事。

眾人聽了卓曉萱的話,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,很有深意的笑了笑,果真冇有再挑刺。

蘇清歡討厭這種被當成傻子的感覺,垂下眼眸思考片刻,出聲道,“多謝卓小姐出言相助,不過大家相聚一場,既是有緣,如此,我便也班門弄斧一回。”

她說到這兒,停頓了一下,望著工作人員詢問道,“這畫我已經買了,現在可以碰它嗎?”

工作人員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心急的買主,不過想了想,這完全符合規定,就同意了,“可以的。”

蘇清歡於是拉開警戒線的紅帶,抬腳走到三幅畫前,伸手在中間那幅畫上輕輕摸了摸,一邊摸一邊出神地解釋道。

“國畫裱畫師有一門手藝,叫做夾宣揭層,可以把一幅水墨畫一層層揭開,根據宣紙的厚度,一般可以揭三層,正如卓小姐所說,SQ大師力透紙背,就算揭開三層,每一層,都幾乎一模一樣,中間這張墨比較深,應該是最上麵的一層,至於旁邊的,依次就是第二層,第三層。”

這話一出,眾人猶如醍醐灌頂,瞬間愣在當場。

夾宣揭層並不多見,但卻在圈內極有名氣,隻有古時流傳下來的一些真跡纔會用到,領教過這門手藝的,大都和不少名畫打過照麵,說一句見多識廣並不為過。

蘇清歡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,竟有如此高深的見解,可見她並非像表麵上看起來那麼單純無知。

卓曉萱著實捏了把汗。

這些年,她苦學水墨畫,卻一直不溫不火,一直到有人將她的畫和SQ聯絡在一起,她才逐漸在這個圈子裡聲明四起。

自那時起,她就自稱選SQ的學生,為了確保身份不被拆穿,她將市麵上出現過的SQ的作品全都鑽研過,冇有人比她對SQ的作品更熟悉。

可現在,這個人出現了。

蘇清歡一出現,就讓她苦心營造多年的形象,變得搖搖欲墜。

隻是三言兩語,蘇清歡就把她這個對SQ大師瞭如指掌的入室弟子,打成了一個笑話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