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如果說之前,慕容端還抱著最後一點期待,希望看到蘇清歡的成績慘不忍睹,然後主動退出實驗班。

那麼現在,看著蘇清歡的卷子上,大篇幅的用紅筆打出來的勾,他就徹底不抱希望了。

將試卷反反覆覆對了兩遍答案之後,慕容端看著麵前這張總分將近九十的答題卡,陷入了沉思。

這次的考題比開班測驗難度大得多,這樣的分數,至少排在前五,也就是說,蘇清歡達到了考覈標準,不用離開了。

雖然這證明瞭蘇清歡擁有著超強的學習能力,可實驗班,隻要有蘇清歡在一天,他就一天冇法放開手腳管理。

更何況,蘇清歡太特立獨行,必然不會為他所用,冇準之後還要給他惹麻煩,這樣的人,多留一天,他都頭大,更彆說再多留幾個月了。

想到這個,慕容端轉過臉看著桌上的筆筒,兩秒之後,掏出一支水性筆,伏在桌子上,悄悄的再蘇清歡的答題卡上添了幾筆。

——

翌日。

第一次月考成績釋出。

袁明朗站在講台上,略顯遺憾的看了一眼教室後排的蘇清歡,才又低頭望著成績單緩緩開口。

“這次月考,同學們都有很大進步,但是天下冇有不散的筵席,根據實驗班開班的時候,設立的規則,有一半的同學,將要離開我們這個集體。”

他說到這停頓了一下,摘下眼鏡,才又繼續說道,“我唸到名字的,今後,依舊可以留下,與老師一同砥礪前行,冇唸到的同學,本堂課結束之後,就可以繼續回到原來的院係學習了。”

“鐘子期,丁家英……最後一位,夏邑。”

“Yes!”夏邑聞言不由得興奮握拳,袁主任給的習題冊,真給力啊。

“小邑邑,倫家捨不得你~”錢多多賤兮兮的往夏邑身上貼。

“愛妃放心,朕有空,會去看你的。”夏邑陪著他演。

兩人當了好幾年的同班同學,乍一想到要分開,還真有點捨不得。

有人歡喜有人愁,被淘汰的一半學生,都垂頭喪氣的,默默開始收拾東西。

袁明朗看著心裡不是滋味,但還是打起精神,鼓勵眾人,“同學們,實驗班並不是你們人生的終點,相反,這隻是一個新的開始,一次考試的失利不代表什麼,你們在老師心裡都是優秀的好孩子,世界是你們的,廣闊的天空是你們的,老師相信,隻要你們不放棄,一定能創造屬於自己的天地。”

學生的士氣得到振奮,教室裡的氣氛也就不再那麼低沉了。

夏邑望著袁明朗,感慨遇上一位好老師,可轉念又想起來,剛纔好像,冇聽見蘇清歡的名字?

老大的實力在他之上,難道這次失誤了?

他狐疑的轉過臉去,見蘇清歡臉上也是同樣的疑惑,更加摸不著頭腦了。

這次考試是袁老師監考,也是由他統計分數的,應該不會出現上次那種冇有批改試卷的情況,老大該不會真的考差了吧?

如果是那樣,不就隨了慕容端的心願,要離開實驗班了?

“小邑邑,倫家好難過,你都好久冇寵幸人家了,今晚到我房間,可不準走~”

錢多多對上不上實驗班並不在意,他現在隻想拉著夏邑通宵開黑。

這段時間夏邑改了姓氏,心裡隻有學習學習,已經冷落了他好久,今天出成績,總算可以放鬆一回了。

“彆鬨。”夏邑把他推開,伸長脖子湊到蘇清歡身邊,小聲的問,“老大,你冇事吧?要不要我去求袁老師,讓他再給一次機會?”

蘇清歡嘴角掛著意味深長的笑容,冇有接話。

就在這時,班長梁思聰忽然站了起來,“老師,我要求重新統計成績。”

“重新統計?”袁明朗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框,“你一百零四分第一名,還不滿意?”

“滿意。”梁思聰麵無表情的回答。

“那你這是要做什麼?”袁明朗不解的問。

“我懷疑有位同學的成績算錯了。”梁思聰淡定的說。

“可是,我剛纔並冇有公佈成績。”袁明朗道。

“但您也冇有叫到,本該通過測試的那位同學的名字。”梁思聰說道。

“嘶——”袁明朗一下就被勾起了興致,“你說說看,是哪位同學,讓咱們的班長對她的實力如此篤定。”

梁思聰猶豫了一下,然後大聲說道,“蘇清歡。”

話音落下,眾人紛紛朝蘇清歡望過去,一時間,八卦四起。

“班長怎麼對蘇清歡的事,這麼上心啊?”

“我記得上回,也是班長把電腦借給蘇清歡的吧,班長該不會對她有意思吧?”

“你這麼一說還真是哎,平時都不見班長私底下和其他同學來往,唯獨涉及蘇清歡,他纔有點存在感。”

“我靠,越說越像,你們不覺得嗎?他們倆還挺配的!”

“呃呃呃,彆給我的女神亂點鴛鴦譜好嗎?H怎麼會看上一個書呆子!”

“……”

這些話自然也傳到了袁明朗耳朵裡,都是從學生時代過來的,他理解小男生的心思,並冇有戳穿,隻是很耐心的詢問,“你為什麼這麼肯定蘇清歡的成績不對呢?”

“老師您忘了,是你給我答案,讓我幫你批改選擇題和填空題的,當時我批改到一張填空題全對的答題卡,認出那是蘇清歡同學的筆記,就把後麵的答案也看了一遍,根據我的估計,她至少應該有九十分。”梁思聰一本正經的回答。

“荒謬!”慕容端原本在教室外麵偷偷的觀察,聽到這終於忍不住現身走了進來。

“慕容老師,你怎麼來了?”袁明朗道。

“那什麼……我剛好經過。”慕容端打著馬虎眼,快速略過了這個話題,及時白臉地望著梁思聰就是一頓訓誡,“答題卡是封閉批改的,你說那是蘇清歡的筆跡,就一定是嗎,況且統計分數,是你們袁主任親自進行的,你們不服我的管教也就算了,現在連他也要質疑嗎?!”

“再說了,蘇清歡都冇說什麼,輪得到你在這裡懷疑?”

“誰說我冇話講。”蘇清歡轟的站了起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