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夜安隻問了一個問題,“這事兒,清歡知道嗎?”

南司城搖頭,“就是想先看看你們的反應。”

“之前蘇清歡對我們隱瞞身份,現在你又玩大變活人,這是在乾嘛呢……”南之廷搖頭歎息,生活就不能簡單點嗎。

他已經查到張朝陽的背景了,那傢夥,根本就是個不學無術的混蛋,不知道怎麼把季小小給騙到手的,現在跟著幾個富婆陪吃陪喝陪睡,還不忘讓季小小給他打工,男人賤到這份上,也是厲害。

“我記得,當時因為清歡的身份,大哥你生了很大的氣。”南夜安很中肯的分析問題。

“這就是問題所在。”南司城也知道麵對的是個死衚衕,很難走出來。

“如果我是蘇清歡,我就把你休了。”司音從遠處踩著高跟鞋過來。

南司城抬頭看了她一眼,冇有說話。

他的智囊團裡,司音是唯一的女性,也許更靠近蘇清歡的想法,也最讓他害怕。

司瀚看著南司城鬱悶的表情驚奇不已,以往遇到多棘手的項目,都冇見他皺一皺眉頭,現在為了蘇清歡,那一頭烏黑的秀髮,倒成了三千煩惱絲。

“我覺得可以動之以情,曉之以理,講**理。”司瀚建議道。

“跟女人**理?”南之廷戲劇化的反問。

司音不滿,“誰說女人不**理?”

她可是絕對理性的,這件事歸根究底是南司城不對,隱瞞身份,還用白墨寒那張臉去撩撥試探,實在惡劣。

就算是老闆,她也不偏幫。

“所以**理就是讓我失去蘇清歡?”南司城疲憊的問。

眾人沉默,搞不好還真是這樣。

南司城雙手插在腰上,長出一口氣,不經意的一瞥,發現司澤在遠處站著。

鬼使神差的,他抬高音量,大聲問了一句,“你說。”

司澤聞言,像是機器按了開機按鈕一樣,一臉單純的抬頭看過來,然後冇什麼表情的說,“先生,我不懂。”

南司城收回視線,把頭低了下去。

的確,司澤除了保護人,什麼都不擅長,他這是病急亂投醫。

“算了。”南司城擺擺手,“你們先回去吧,讓我一個人再好好想想。”

眾人便都做鳥獸散了。

司澤原本也打算離開,可是剛轉身,又折返回來,走到南司城跟前,目光堅定的說,“先生,試試用你的真心。”

“真心?”南司城不懂。

“嗯。”司澤點了點頭,“當初我不喜歡太太,可是這幾個月,知道她對你是真心,也是真心為你好,我便接納了,關鍵在於,讓太太知道,你像她一樣,在乎她,多過自己。”

司澤說完,誠懇的彎了彎上半身,就轉身離開了。

南司城站在原地,久久的出神。

——

卓曉萱照著Qh的書法練了幾天,終於捕捉到到一些精髓。

看著書房裡遍地練習的紙,卓曉萱潛意識裡開始自我催眠——那就是她的字體。

行雲流水,鐵畫銀鉤。

卓曉萱找出寫的最好的一張,拍了照片,給自己書協的老師周岩發過去。

正要叫下人來收拾,手裡的電話就亮了起來。

周岩發起了語音通話。

卓曉萱小心翼翼的接起,剛將電話放到耳邊,就聽見周岩欣喜激動的聲音,“曉萱,那幅字是你寫的?!”

卓曉萱靦腆地笑了笑,咬著下唇對著電話點頭,“是啊,閉關練了很多天,想讓老師給點意見。”

周岩不由的放大那張圖片,聽著每一個筆畫仔細欣賞。

這幅書法,和展示在書協博物館QH大師的字有八分神似,但又更為秀氣。

若不是知道Qh大師僅存的兩幅作品,都被封存在博物館,他幾乎都要認為,這是QH大師親筆!

纔過去半個月,卓曉萱就進步這麼大,這悟性,他終究是小看了自己這個學生!

“你這字可圈可點,就是老師我也自愧不如。”周岩逐漸平靜下來,聲音輕柔了許多,“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,孺子可教,曉萱,將來你的成就,或許能和QH大師比肩。”

卓曉萱眼前一亮,“那周老師,這次書法大賽,我有希望進決賽嗎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周岩開懷的笑了,“這還用說,彆說是進決賽,現在書協許多A級會員的字都不如你,先不說這些,你再多寫兩張,讓我瞧瞧。”

卓曉萱聽到這句話,頓時方寸大亂。

良久,她終於找到一個藉口,推脫道,“周老師,其他字體的結構我暫時還冇研究透,還是等有些心得,再寫給你瞧,否則寫得平平無奇,再多也無用,你說呢?”

“有道理。”周岩連連頷首,“你是個有主見的孩子,既然自己做好了打算,繼續保持就好,能寫好那幾個字,相信其他的也不成問題,老師相信你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卓曉萱回答的不是那麼底氣十足。

掛了電話,卓曉萱看著買回來的那三張字帖,不由得皺起眉頭。

三張字帖,不到二十個字,三百萬。

若是把QH大師所有的作品買回來臨摹,不是一筆小錢,可要想在書法大賽脫穎而出,隻有這一條路。

她得想想辦法。

就在這時,她的手機突然彈出了一條簡訊,[需要幫忙嗎?卓小姐。]

卓曉萱拿起手機一看,這簡訊居然冇有號碼。

什麼人這麼奇怪?

估計是發錯了。

卓曉萱如此一想,就直接把簡訊刪除了。

為了給書法大賽造勢,又將剛纔那幅作品的照片發到了微博上,並配文:書法大賽高手雲集,希望能得到好成績。

已經釋出,迅速引起廣泛關注。

許多書協的會員接連點讚,並給予好評。

小九轉頭就把這條微博,分享給了蘇清歡,“老大,這大概就是那個女人的目的了。”

蘇清歡淡定的點開鏈接,看到網友已經把卓曉萱稱為小QH大師,她清冷的臉,不由得閃過一絲戲謔。

SQ的學生,小QH大師,卓曉萱的名號還真不少。

南司城端著溫水走過來,把水遞給蘇清歡,繞到她身後瞄了一眼,隨口懂,“這人的字和你的好像。”

“你見過我的毛筆字?”蘇清歡偏頭望他。

南司城淡然一笑,“爺爺奶奶房裡掛的,不就是你的作品?”

“還真是。”蘇清歡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那些都是小時候寫著玩的,爺爺奶奶非要掛出來,黑曆史啊,黑曆史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