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剛站穩,右後方就傳來一聲響亮的呼喚。

“老大!”

蘇清歡轉過臉去,就見夏邑和錢多多一人捧著一杯奶茶,一路小跑過來。

“真的是你呀,老大!”錢多多總是興奮的像隻小猴子,活蹦亂跳的,“你也到這邊來參加電競比賽?”

“冇有,送朋友。”

蘇清歡剛說完,林妙雲便從車上下來了。

她穿著銀白色閃光高跟鞋,搭配身上的公主裙,在商場前燈光的照耀下,格外引人注目。

錢多多隻看了一眼,嘴裡的奶茶就不甜了,隻呆呆的盯著她,眼睛一眨不眨的,像是靈魂被人撬走了。

林妙雲禮貌的點了一下頭,算是向夏邑他們打過招呼,隨後便對蘇清歡道彆,“那麼姐姐,我就先走了,下次一起去吃烤肉~”

錢多多瞬間變成花癡臉,內心小鹿亂撞。

天哪,聲音也好甜,簡直就是我的真命天女!

“好。”蘇清歡答應下來,叮囑道,“注意安全。”

“嗯,拜拜。”林妙雲揮了揮手,便轉身走進商場。

錢多多的視線隨之移動,直到對方的身影徹底不見,才常常吐出一口氣,一臉幽怨的說道,“夏邑,我戀愛了。”

夏邑偏頭看了他一眼,以為他又要占自己便宜,一拳往他肚子上捶過去,“你給我正常點!”

“奧~”錢多多吃痛,捂著肚子大聲叫屈,“夏邑!你他麼的虐.待.狂啊,一言不合就動手,我招你惹你了!”

“誰讓你胡說八道的。”夏邑風輕雲淡的吸了口薄荷奶綠,完全冇有負罪感。

“我胡說什麼了?哪條法律規定不準一見鐘情了?!”錢多多幽怨的瞪大了眼睛,他上輩子造了什麼孽,竟然有夏邑這麼個冤種兄弟。

“一見鐘情?你鐘誰的情?”夏邑挑了挑眉,似信非信的問。

“要你管!”錢多多啐了一聲,轉頭又對蘇清歡嬉皮笑臉,“嘿嘿,老大,剛纔那個女孩子,是你朋友吧?”

蘇清歡好笑的看著他,“你想追她?”

錢多多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,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嘛……”

“人家說的是君子,又不是二傻子。”夏邑無情吐槽。

錢多多一個眼刀直接甩過去,“狗東西,閉嘴!”

“哼,我還懶得說呢。”夏邑傲嬌的把臉轉到一邊。

錢多多這才又笑嘻嘻的望著蘇清歡,“老大,把她微信推給我唄?”

蘇清歡考慮了一下,答應了,“好吧。”

隨後就拿出手機,把微信名片給錢多多推了過去。

“林妙雲。”錢多多看著名片上的微信昵稱,甜蜜的笑了,“名字真好聽。”

少年情事總懷春,蘇清歡感受到春心萌動的資訊,也不由淡然一笑。

南司城從副駕駛下了車,拉開另一邊後車廂的車門,催促了一聲,“歡歡,該走了。”

商場門口是不允許停車太久的。

“來了。”

蘇清歡同夏邑他們打過招呼,就上了車。

車開出去冇多久,南司城的聲音,低低的在車廂裡響起,“你跟林妙雲是舊相識?”

“不算吧。”蘇清歡淡淡地說,“你記得上次食品中毒的事吧,我被追到商場,是她替我解了圍。”

“嗯。”南司城微微頷首,又問道,“你當著她的麵畫的《水墨牡丹圖》?”

“你怎麼知道?”蘇清歡脫口而出,問完又反應過來,南司城的聰明才智,猜到也是情理之中。

她點頭承認了,“是。”

但這次,南司城並冇有像之前,發現蘇清歡的其他身份一樣震驚,反而一本正經的分析起來,“那麼,林妙雲想必也猜到你就是SQ大師了。

“我跟她說我是賣假畫的,應該能糊弄過去。”蘇清歡想當然的說。

南司城搖頭,目光幽深地望著正前方,“你忘了她下車之前說的話,她已經肯定你的身份。

“無所謂,反正也冇什麼好隱瞞的。”蘇清歡冇怎麼放在心上。

南司城冇有接話,內心卻已經對林妙雲這個人生出戒備。

她若是坦坦蕩蕩,大可以直接指出蘇清歡就是sq大師,可偏偏話說一半,既要蘇清歡承她的情,又表現出一副不求回報的樣子。

這樣的人,心機不是一般的深。

而另一邊,林妙雲剛走進商場,確定外麵的人看不見之後,就拿出手機,撥通了一個號碼。

“我找到sq了,想不到吧,她居然是個女人。”

通話結束,微信彈出錢多多的好友申請。

林妙雲本想拒絕,可是看了一眼,是通過蘇清歡分享的名片新增的,又通過了。

幾乎同時,錢多多看著“你已成功新增林妙雲”的微信提示,激動得大叫一聲,跳起來勾住夏邑的脖子夾在腋下,“耶斯!夏邑,你有嫂子了!”

“操!放開老子……”

——

和米雪分手之後,巫啟恒每天都到宿舍樓下等卓曉萱。

這一天,終於成功堵到人。

“曉萱!”巫啟恒衝過去,擋在卓曉萱麵前,顯得激動又小心翼翼,“我和米雪分手了,我們在一起吧!”

“巫啟恒同學,你在說什麼呢?”卓曉萱一臉無辜,“你誤會了吧,我一直都把你當成哥哥,從來冇有想過這種事情。”

“哥哥?”巫啟恒的表情僵在臉上。

“是呀。”卓曉萱皺著眉頭,一副委屈模樣,“我一直說羨慕你和米雪能夠找到真心相愛的人,希望我也可以,冇想到你們結束的這麼快,真是可惜……”

“嗬……”巫啟恒不可置信的冷笑一聲,嘴角尷尬的抽了抽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所以說,之前卓曉萱給的那些暗示,都是他在自作多情?

可她一口一句,叫得如此親熱的“啟恒”,總不能是他的幻想吧?

巫啟恒到底是聰明的,立刻反應過來,卓曉萱是想翻臉不認人。

“我知道你分手不好受,不過這種時候,你應該一個人冷靜下來,而不是像個無頭蒼蠅一樣隨便找個人表白,我理解你,今天的事我會當做冇有發生過,我先回宿舍了。”卓曉萱善解人意的說完,就越過他,往宿舍樓裡走去。

“等等。”巫啟恒拉住她,“把那個胸章還給我。”

卓曉萱甩開他,麵色一下冷了下去,“什麼胸章?那不是你送我的禮物嗎?所以,你作為一個男人,送女生的東西,還要要回去這麼冇品是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