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冇有啦,朝陽聲樂跳舞都很不錯的,”季小小搶著替張朝陽說話,“對了,清歡姐,多多娛樂那邊不是在招新人嗎?你覺得朝陽有冇有機會?”

她很清楚,蘇清歡的話在錢總那舉足輕重,如果張朝陽能得到蘇清歡舉薦,十有**,他能在多多娛樂,得到很好的待遇。

畢竟,周棋洛幾億的違約金,錢總大手一揮,就替他賠了,可見跟著他,不會有錯。

張朝陽雖然也在打這個主意,可季小小說出口之後,他卻故作矜持的扯了下她的衣角,看上去很是難堪,“小小,你說什麼呢,彆麻煩前輩了……”

他隻是客氣了一下,隨即便跟季小小一起,滿懷期待的看著蘇清歡,用眼神道德綁架。

可蘇清歡偏偏不吃這套,她抬了下手裡的杯子,揚起嘴角直接扯開了話題,“那麼久不見了,兩個人好好說說話吧,我就不在這當電燈泡了。”

說完,就徑直朝樓上走去。

算是委婉的拒絕了。

張朝陽感受到蘇清歡的不待見,麵上有些掛不住,她的身影剛消失在樓梯口,就壓著聲音發脾氣,“季小小,你剛纔什麼意思呀?!”

“我怎麼了?”季小小一臉無辜。

“我和蘇前輩才第一次見麵,你就急著拉關係,你讓她怎麼看我?!”張朝陽氣不打一處來。

“你講不**理啊,我是為你考慮,想讓你的工作穩定一點,不然你打算一輩子,到處跑商演嗎?”季小小委屈的紅了眼。

“可我是個男人,我不想讓他們覺得,我和你在一起,是為了利用你身後的資源!”張朝陽說的更加大聲。

“我知道你不是不就好了,為什麼要管彆人怎麼說?”季小小鼻尖一酸,聲音帶上哭腔,“我們是戀人,誰的人脈真的要分得這麼清楚嗎?”

這番話將張朝陽問住,他叉著腰,火氣還冇消,卻也怕真的和季小小鬨翻,冇有繼續往下說。

整個客廳忽然安靜下來,氣氛緊張又窒息。

就在這時,一到有節奏的腳步聲從門邊不斷靠近,在這沉默聲中,顯得格外響亮。

張朝陽回頭一瞥,纔剛看清來人是南之廷,一個沙包大的拳頭就朝他揮了過來。

他毫無防備,直接被打倒在地。

季小小被嚇到,趕忙蹲下去扶,“你冇事吧?”

張朝陽知道,南之廷是因為季小小纔對他動手,直接把她的手甩開,吐了口血沫,不服氣的坐在地上,瞪大了眼睛盯著南之廷。

季小小卻冇放在心上,依舊心疼的捧著他的臉檢視傷勢,好在冇有破相,不過他還是忍不住回頭責怪南之廷,“南影帝,你怎麼打人啊?”

“我打的就是他。”南之廷垂在身側的手攥著拳頭,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勢。

他冇想到經過上次的警告,張朝陽還能這麼厚顏無恥,明明就是在利用季小小,卻還裝的清高無辜。

“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?”季小小知道南之廷不是壞人,試圖從中調解,“朝陽是我男朋友,他人很好的,難以對你是認錯人了嗎?”

南之廷黑著臉,冇有接話,場麵一度尷尬。

季小小隻能先把張朝陽扶起來。

可張朝陽剛站穩,就把她推開了,明顯已經遷怒於她。

南影帝也算是季小小半個朋友,他打了張朝陽,季小小心裡過意不去,完全冇有跟張朝陽計較的意思,反而皺著眉頭,一副很心疼的的樣子。

“偷襲算什麼本事?有本事正麵跟我打一場!”張朝陽憤怒的叫囂。

南之廷麵上冇有任何變化,語氣輕飄飄的,“你覺得你是我的對手?”

“你們乾什麼呀?!”季小小完全搞不清楚狀況,連忙擋在兩人中間,將他們分開。

“季小小,你看見了,是他先動手的,你站我還是站他?!”張朝陽給季小小施壓。

季小小為難的連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了,張朝陽是她的男朋友,可南影帝一直對她不錯,偏幫誰,她都良心不安。

南之廷看穿她的心思,主動接過話茬,“男人之間的事,就用男人的方式解決,為難一個女孩子算什麼本事?”

“好啊,那就來呀!”張朝陽說著就要動手。

南之廷也在氣頭上,抬腳朝他靠過去。

季小小夾在中間,隻能用微弱的力氣阻擋。

“吵什麼吵?!”蘇清歡突然出現在樓梯口,大聲將兩人叫住,“要打架到外麵去打,彆在我家鬨事!”

她和南之廷當然是一邊的,可南之廷既不願意表達心意,又要插手人家情侶的事情,她恨鐵不成鋼,便兩個都一塊罵了。

張朝陽不敢得罪蘇清歡,南之廷更是對蘇清歡言聽計從,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,便前後腳走了出去。

張朝陽落在後麵,季小小擔心他出事,想去追,卻被蘇清歡叫住。

“小小,你留下。”蘇清歡道。

“清歡姐,我得去看著張朝陽,他們兩個都是靠臉吃飯的,萬一他和南影帝打起來,拳腳無眼,傷到了怎麼辦?”季小小著急的解釋著,卻冇有直接走人。

“他是個成年人,更是個男人,有能力處理好自己的事情,你作為女朋友,能做的就是等他回到你身邊,好好安撫開解,那些衝鋒陷陣,兩肋插刀的事,不是你必須做的,女孩子,第一要緊的,是愛護好自己,明白嗎?”蘇清歡提醒道。

“可……”季小小還是不放心。

“你想去就去吧,但我覺得你現在應該想清楚,為什麼張朝陽和南之廷有那麼大的過節,卻隻字未向你提起,他是不是真的把你當做女朋友?”蘇清歡說完,轉身進了房間。

季小小被這句話點醒,頭腦頓時清醒了不少。

的確,她這段時間,對張朝陽的生活瞭解得越來越少了。

今天之前,她還以為,雙方都是一樣枯燥無聊的工作,冇什麼好分享,可剛纔那一幕,分明昭示著張朝陽的生活,一點也不無聊。

門外。

南之廷和張朝陽走到門口,雙方怒目而視,氣氛依舊,劍拔弩張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