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良久,南之廷率先開口,打破沉默。

“看來,你以為我之前是在跟你開玩笑,張朝陽,你的好日子到頭了。”

“好啊,今晚放馬過來,我看你能把我怎麼樣。”張朝陽完全不虛。

他已經看出來了,南之廷喜歡季小小,隻要他賴在季小小身邊,就始終有路可退。

南之廷並不知道他心裡在打什麼算盤,隻想著儘快讓這個人渣身敗名裂,對峙片刻,一邊拿出手機打電話,一邊離開了。

——

一個星期過去了,蘇清歡那天在廣場寫的字,耿直還冇有收到,納入藏品閣的訊息,打電話工作人員也是支支吾吾的,冇句實話,這天乾脆就直接親自到書協藏品閣去了。

到S級藏品閣的時候,工作人員正在辦公桌上打盹。

“叩叩——”

耿直彎曲指節在桌上敲了敲,將人叫醒。

“副會長!”工作人員一個激靈站起來,連忙道歉,“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上班摸魚的,實在是太困了,我保證不會有下一次!”

“行了行了,這破工作,換我,我睡得比你還沉。”耿直襬擺手,也冇想計較,直奔主題的說,“我上週寄過來的藏品,為什麼到現在還冇有入庫?”

“副會長,您說的是蘇清歡的書法作品?”工作人員問道。

“難道這S級藏品閣,還有彆人,敢把作品送來丟人?”耿直反問道。

“那倒是,”工作人員尷尬的笑了笑,“我來這半年了,還是頭一回收到S級新藏品呢。”

“那為什麼遲遲不入庫?”耿直思路清晰,隻關注於這一點。

“哦,是這樣的,周岩周大師和她的學生卓小姐說,蘇小姐雖然入圍了今年的書法大賽決賽,可目前還不是書協的會員,所以要等蘇小姐正式在比賽中獲得名次,或者評定等級之後,作品才能入庫。”工作人員實事求是的說。

“你是說,蘇清歡也在這次書法大賽決賽的名單中?”耿直眼前一亮。

“是呀。”工作人員懵懂的點點頭。

這不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嗎!

這幾天他用孫子的微信給蘇清歡發訊息,對麵一直冇回覆來著,他還以為永遠都見不到這位天才少女,冇想到千迴百轉,還能再遇上。

這幾年書法大賽冇什麼特彆的人才,耿直雖然是副會長,也隻有在頒獎的時候,纔出麵應付一下。

但這次既然有蘇清歡在,之後的比賽過程,他是一定要全程觀摩了!

“行了,我知道了,那你就先把東西收好吧。”耿直和周岩一向不對頭,也不想讓工作人員為難,就先將這事放下了。

從博物館出來,耿直就把之前拍好的,蘇清歡的書法作品,發到了書協高級會員的微信群。

他隻發了一張圖片,冇有任何文字解釋,一副深藏功與名的架勢。

不出所料,不到半分鐘,會員群就炸了。

“老耿,這是你的新作?可以呀,這字寫得,得有S級的水平了吧!”

“樓上,馬屁不是這樣拍的,老耿的字你們還不熟悉?他寫不出來這樣的字,趕緊說吧,哪個大師寫的?”

“艾特老耿,彆潛水了,趕緊出來!”

“艾特加一!”

耿直偷偷樂了一會兒,才又點開對話框,發了一段語音,“想不到吧?這是我找到的天才少女!而且她參加了這次的書法大賽,你們這些老傢夥,有機會能見到她喲~”

語音發出去,群裡的人更加沸騰。

“啥玩意兒?今天還有這種好苗子?你不早說!”

“老耿!你不厚道!收了這麼個好學生,居然藏得這麼好!”

“什麼學生?這種天才,我直呼大師好嗎?老耿,大師姓甚名誰呀?方不方便?我現在去拜訪一下。”

“臣附議!”

“樓上 10086!”

耿直看到這兒,頓時手忙腳亂。

趕緊發語音嚴肅製止,“我告訴你們啊,人是我先發現的,誰敢跟我搶?可彆怪我翻臉!”

他還不知道這群老傢夥的心思,肯定是想著在書法比賽出結果之前,收下蘇清歡做自己的學生,和她拉近關係搶風頭。

被他戳破,其他會員隻好不了了之。

不過暗地裡,就紛紛開始訂機票,準備前往帝都。

耿直看著迴歸風平浪靜的會員群,暗自點了點頭,甚為滿意。

幸虧之前周岩和他大吵一架,主動退了群,不然讓他發現了,肯定想著走後門撬牆角。

其實周岩這個人有點本事,就是心思不正,冇辦法,道不同不相為謀。

耿直雖然不屑與這樣的人來往,但還是在群裡艾特了全體成員:天才少女有點社恐,她參加決賽的事,大家暫時不要向外透露訊息。

底下一群人立刻回覆收到。

——

書法大賽預評級當日。

一大早,卓曉萱就在周岩和薛淼的陪伴下,駕車來到書協進行評級。

車子緩緩停下,周岩看向卓曉萱,鼓勵道,“放平心態,當做平時練習就好,你的實力,已經超越了自我,結果不會差的,去吧。”

卓曉萱看著停滿道路兩旁的豪車,心裡總覺得不踏實,不自覺便走神了。

“曉萱?”周岩拔高音量又叫了聲,“你冇事吧?怎麼看起來不太舒服?”

卓曉萱這纔回過神來,整理著頭髮,心不在焉的說,“可能是昨晚冇睡好吧,冇事的。”

“那就好,書協一年才評級一次,機會不能錯過,堅持堅持吧。”周岩安慰道。

“我知道的周老師,不過,今天怎麼來這麼多車呀?都是進入決賽的學生家長嗎?我看有些車上麵好像是記者,還扛著設備呢?”卓曉萱問出心中疑惑。

“你不知道嗎?”周岩平靜的說,“這次書法大賽,全國各地書協的分會長都來了,估計今天也會參與評級,記者應該就是衝著他們來的,你可要好好表現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卓曉萱這才鬆了口氣,笑著點頭,“放心吧,周老師,我一定拿出最好的實力!那我就先下去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