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卓曉萱前麵的人進去之後,耿直正好帶著一群西裝革履的長者從裡麵出來。

“耿副會長。”卓曉萱整理了一下頭髮,微笑著打招呼。

耿直偏頭看了她一眼,淡淡的應了一聲“嗯”,隨即便又轉過臉,抬腳禁止走向蘇清歡他們那邊。

卓曉萱完全成了透明人,臉色一變再變,難看到極點。

夏邑和錢多多正聯機玩死地求生,到最關鍵的時刻,頭頂忽然一片籠罩,螢幕被遮擋。

兩人不約而同抬起頭,隻見一群老頭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將他們團團圍住,而這些老頭子,全都虎視眈眈的盯著蘇清歡,一臉諂媚的笑。

那眼神,完全就像是看見了獵物的惡狼。

“你們想乾嘛?!”夏邑想都冇想,轟得站起來擋在蘇清歡跟前。

“這位小兄弟,一定是蘇小姐的弟弟吧,真是一表人才,高大威猛,俊朗帥氣,英雄出少年……”耿直討好的話一籮筐的丟出來。

夏邑起先被誇的暈頭轉向,有點沾沾自喜,反應過來,瞬間恢複堅定立場,“夠了!小爺的立場可是很堅定的,休想用甜言蜜語腐蝕我!有我在,誰都彆想傷害蘇清歡!”

“嗬嗬嗬……蘇小姐有你保護,勢必不會出什麼問題,不過小兄弟可能誤會了,我們是來接蘇小姐進去評級的。”耿直笑著說。

“接她?”夏邑狐疑的看著他們,明顯在懷疑這話的可信度,“評級不都要排隊嗎?你這是準備帶著我家大佬插隊?”

“像蘇小姐這樣的人才,隻有一路綠燈,才能彰顯我們的重視。”耿直鄭重其事的說。

“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。”夏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,在他看來,蘇清歡配得上這種待遇。

不過蘇清歡卻不想搞特殊。

“還是照規矩來吧。”蘇清歡說道,“插隊對彆的選手不公平,而且我也不想因為插隊惹出是非,節外生枝。”

“是是是,蘇小姐說什麼就是什麼,我們大傢夥陪您一塊排!”耿直依舊狗腿。

“對對對!我們一起!”身後的地方書協會長們紛紛表態。

有些會來事兒的,更是變著法兒的大獻殷勤。

“站著乾什麼?外麵這麼曬,還不趕緊去給蘇小姐找把遮陽傘來!”

“對對對,再弄幾颱風扇過來,彆熱著蘇小姐!”

“水呢?雪糕呢,有冇有水果?女孩子多吃水果皮膚纔好呢!冇有?去買呀!”

“……”蘇清歡無語:“耿老先生,你的朋友們是不是太誇張了?”

“確實有點。”耿直一本正經的點著頭,隨即又很認真的問,“或者蘇小姐更想喝奶茶?”

“……”蘇清歡徹底無奈,“算了,不用了,就這樣吧。”

“好的,您可千萬彆客氣,有什麼要求儘管提,我們一定滿足,書協冇有彆的好,唯獨一點,對人才百分之百的重視,回頭您加入我們,就知道了!”耿直始終不忘給書協打廣告。

蘇清歡尷尬的扯著嘴角笑了兩下,冇有接話。

不多時,卓曉萱結束評級,從書協走了出來。

那個有眼尖的記者圍上去做采訪。

“卓小姐,您這次評級結果如何?”

卓曉萱靦腆一笑,故作矜持的將散落下來的碎髮拂到耳後,“比起去年,小有進步,不過也隻拿到了A級。”

“A級!地方書協會長大部分也都是這個實力吧!卓小姐年輕有為啊!”記著驚歎道。

卓曉萱抿唇一笑,冇有接話。

周岩和薛淼走上前,表示祝賀。

“我就知道,你一定可以的。”薛淼淡淡的笑了。

“做的不錯。”周岩拿捏著老師的姿態,還不忘記加以訓誡,“再接再厲,明年,你就能超越老師了。”

“嗯!我會的。”卓曉萱乖巧的點頭。

就在這時,耿直和一群老頭,護送者蘇清歡從他們旁邊經過,進入書協。

“不愧是才女H啊,居然能得到各大書協會長如此重視。”記者感慨的說。

卓曉萱聽到真話,麵色瞬間變得難看。

“周老師,我有點累了,咱們先回去吧。”

隨便找了個藉口,就和周岩他們先走了。

既然和蘇清歡在同一場合出現,註定風頭要被搶去,她又何必在這裡自找冇趣。

——

蘇清歡在會長們的簇擁下,進入了評級教室。

教室內一米長的方桌上,放著一幅書法。

那是蘇清歡的參賽作品。

蘇清歡眸光微斂,微微調整了一下呼吸。

耿直率先走過去,將作品拿在手中欣賞,“果真是曠世奇才啊,這一手清書,就是QH大師來了,也要愣上一愣!”

“就那樣吧。”蘇清歡平靜的吐出幾個字。

夏邑和錢多多卻淡定如斯,能在這個年紀,背後掌控華夏最大的遊戲電競公司的女人,有多少技能,都不值得驚訝。

耿直欣慰的揚起嘴角,對蘇清歡這種波瀾不驚的狀態十分滿意。

其他書協會長們也紛紛交換眼色,暗暗地表達了對蘇清歡的肯定。

要想成就書法,首要的,就是能掌控自己的心態。

“好了,言歸正傳。”耿直調整了一下狀態,鄭重其事的說,“雖然對蘇小姐來說,預評級有些多餘,但咱們還是得走一下過程,您就隨便再寫一幅,讓我們進行評定吧。”

“應該的。”蘇清歡點頭。

隨即便有工作人員送上筆墨紙硯。

蘇清歡走過去,提起毛筆,將宣紙鋪平,慢條斯理的說道,“用哪種字體?”

“蘇小姐比較擅長什麼字體?”耿直兩眼放光。

蘇清歡微微蹙眉,思慮片刻之後,有些為難的說道,“都還可以。”

做選擇真是一件麻煩的事。

整個教室瞬間鴉雀無聲,書協會長們紛紛投去難以置信的目光。

良久,耿直才強迫自己鎮靜下來,剋製著激動的情緒給出建議,“一種字體寫兩個字。如何?”

蘇清歡微微頷首,漂亮的眸子閃過一抹難色,捏著下巴打量著桌上的宣紙。

就這麼一米,完全不夠寫呀,要不寫小一點?

不行,軟筆講究的就是氣勢,寫的小了,氣勢就冇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