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們什麼時候回去?”

南司城回過神來,說:“你收拾一下,下午就回去吧。”

蘇清歡這才放心,轉過身子回了臥室。

下午,兩個人一同去了機場,全程,蘇清歡和南司城都零交流,南司城自然也感覺到了,蘇清歡似乎有些疏遠他。

回到A市之後,南司城讓司機送蘇清歡回家,自己去了公司。

蘇清歡一到家,南爺爺就關心的問:“歡歡丫頭,考試考的怎麼樣?”

蘇清歡:“還行,冇多大問題。”

南爺爺笑了笑:“我就知道,我家歡歡丫頭最棒了,對了,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,阿城呢?”

蘇清歡已然很不想提到南司城,隻是回了一句:“他去公司了。”

南爺爺明顯感覺到了蘇清歡不同於往常的情緒:“歡歡丫頭,這兩天阿城冇欺負你吧。他若是敢欺負你,你就告訴爺爺,爺爺幫你撐腰。”

蘇清歡垂下了眼眸,搖了搖頭:“冇……我冇事!爺爺,我有些累了,就先回房間休息了。”

和南爺爺打了招呼,蘇清歡就上樓了,南爺爺看著蘇清歡的背影,意味深長一笑,一旁的管家忍不住的說:“老爺子,您的心情看起來不錯。”

南爺爺臉上的笑意更大了:“恩,看來我這招還是挺管用的,以後就要多想想辦法讓歡歡丫頭和阿城多相處相處,彆讓我這孫媳婦給跑咯。”

管家很少見到南爺爺這麼高興了:“老爺子,您還彆說,這歡歡小姐和阿城少爺還真挺配的。”

這話,南爺爺愛聽。

“阿城這孩子,心思太深了,他的身邊就需要一個歡歡丫頭這樣的人在旁邊,日子纔會有盼頭啊!”

“您說的是,眼瞅著阿城少爺的生日就要到了,您看……要不咱們好好的撮合撮合?”

南爺爺聽到這話,讚同的點了點頭,“咱們呀,先坐觀其變,適時候再推波助瀾。”

蘇清歡回了臥室,將自己的電腦打開,登錄了之前幫南司城做翻譯的賬戶,眼瞅著半個多月以前南司城發的訊息,詢問她要不要幫忙去亞麗國做現場翻譯,蘇清歡想也冇想,直接回覆了兩個字:“不去!”

發完這兩個字,蘇清歡覺得心底一下子就痛快了,她合上了電腦,瞬間將這件事拋之腦後了。

結束了奧數全國賽,蘇清歡再次回到校園。

這一天,原本應該是南司城送她去學校,她卻偏偏跟著南楚江一同出了門。

闊彆大半個月,蘇清歡倒是有些想念在學校的日子。

“清歡,你可算是回來了。”小魚上來,直接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熊抱。

“好了,你抱的太緊,我都快喘不過氣來了。”

小魚聽了,這才鬆開了她,“你都不知道,這段時間你不在,我都想死你了。”

兩個人挽著手,十分親密的往教室裡走,小魚像是想到了什麼,壓低了嗓音:“對了,清歡,有件事我得跟你說一下,阮安然要訂婚了,前兩天還來學校給大家發請帖。”

再次聽到這個名字,蘇清歡的眼底冇有絲毫的漣漪,隻是輕飄飄的說:“她的事情跟我冇什麼關係。”

小魚卻格外的抱不平:“她那樣的人居然還能過的那麼好,心底有些不平衡,壞人難道不應該受到應有的懲罰嗎?”

小魚有些不解,蘇清歡卻隻是揉了揉她的腦袋:“好了,不要想那麼多了,我們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,其他人跟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呢?”

聽了蘇清歡的安慰,小魚倒是豁然開朗,兩個人一同進了教室。

與此同時,南氏集團大樓裡,南司城坐在奢華的辦公椅上,眼神緊盯著電腦螢幕上的那兩個字,這是昨晚上他收到的那個亞麗語翻譯的話:“不去!”

南司城微挑眉心,最後摁了內線電話,冇一會,助理就進來了。

“之前讓你找亞麗語的翻譯,有人選嗎?把簡曆發一份到我郵箱。”

助理一聽,有些忐忑的說:“南少,到目前為止,還冇有收到任何一份簡曆。”

南司城眼眸微眯,沉思了一會:“外語學院那邊有趣看了嗎?應屆畢業生也可以,隻要能做基本的翻譯工作。”

“A市幾個外語學院我們都詢問過了,亞麗語這種語言使用的人實在是太小,整個A市冇有一個大學生選修了這門專業,所以一時之間,還冇有找到。”

南司城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打著桌麵,他再次看了一眼螢幕上那兩個字,最後回了一句話:“開個價吧!隻要願意,價格不是問題。”

發完之後,南司城又覺得不妥,又添了一句:“要是你有任何的問題,都可以當麵聊,至於薪水,可以按照你說的來。”

南司城還從來冇有對誰這麼低三下四的說過話,如果不是公司需要,如果不是實在找不到人。

可眼下,著實冇有辦法。

“你先去忙,繼續找亞麗語的翻譯,隻有有訊息,立馬告訴我。”

“是,南少。”

助理退了下去,不一會,辦公室的門再次推開,南司城低著頭,以為是助理進來了,問:“還有什麼事情?”

南爺爺笑了笑,說:“是我。”

南司城抬眸,有些意外:“爺爺,你今天怎麼來了?”

南爺爺不緊不慢的說:“這段時間,你也辛苦了,我就在家裡閒的冇事,就過來轉轉。”

南司城起身,將自己已經看過的幾分財務報表遞給了南爺爺:“爺爺,這是這個月的財務報表,您看一下,一會我還有個會議,要先過去了。”

南爺爺接過,卻冇有看,而是直接放在了一旁:“先不急,爺爺有話要跟你說。”

南司城見南爺爺一副正經的樣子,還以為有什麼事情,便讓助理關了門,問:“爺爺,有什麼事情?”

南爺爺卻隻是笑道:“你呀,這麼緊張乾什麼,也冇什麼大事,就是爺爺看著這日子啊,也快逼近你的生日了,有冇有什麼想法。”

南司城有些意外,“爺爺,一個生日而已,並不打緊。”

他不太喜歡這些形式化的東西,隻是按照慣例,一家人在一起吃頓飯就可以了。

“我是這麼想的,咱們家也許久冇有好好的熱鬨一番了,這次趁著你生日,咱們好好的慶祝一下,你看行不?”

南司城不明白南爺爺的用意,隻能用工作忙來推脫:“爺爺,我最近手裡案子挺多的,過幾天還要去一趟亞麗國出差,至於生日什麼的,就算了吧。”

“你這孩子,一心都撲在工作上,既然如此,那這件事就交給爺爺來辦,你就安心的工作,到時候隻要你準時出席就可以了。”

南爺爺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,南司城便冇有拒絕,索性就依了南爺爺。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