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耿直順著秦盼山的目光望去,瞧見蘇清歡,不由麵露得意。

“會長,這就是我跟你說的,天才少女,蘇清歡,她也是這次決賽的選手。”耿直有些小炫耀的說。

“你說什麼?”秦盼山哭笑不得,“蘇清歡參賽?”

那是給他們這幫老傢夥打分的人物,現在居然站在台下,簡直是在打他們的臉呀,打他們的臉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讓這位蘇小姐,來給台上的……”秦盼山停頓了一下,轉頭問耿直,“叫什麼?”

“卓曉萱。”耿直說道。

“噢。”秦盼山點點頭,然後彎身,調整了一下桌上話筒的角度,對著全場說道,“請蘇清歡小姐,上台點評一下卓曉萱的作品吧。”

卓曉萱滿臉寫著不情願,蘇清歡一個學生,連書協會員都不是,有什麼資格點評她的作品?

她又氣又惱,可無奈是秦盼山的決定,又隻能忍氣吞聲。

蘇清歡聽見廣播裡傳來的熟悉聲音,轉頭看向主席台,一眼便對上秦盼山的視線。

四目相對,雙方臉上皆是老友重逢的喜悅。

蘇清歡苦笑了一下,隻好應邀上台。

主持人遞給她一個小白板和一隻油筆,隨即看向觀眾席,抄著很有懸唸的調調開腔,“好,讓我們來看看,蘇小姐會給卓小姐這幅作品,多少分!”

蘇清歡思考了一下,利落的在白板上寫下一個“1”字,便將得分轉過去,麵向觀眾和鏡頭。

“一分?!”主持人懷疑自己看錯了,假裝清了下嗓子,委婉的提醒,“蘇小姐,是不是少寫了一筆?”

“冇少寫。”蘇清歡認真的看了白板一眼,又一臉無辜的解釋道,“這一分,是給她的辛苦分,如果要我評價書法技巧,那分數寫出來可能不太好看。”

卓曉萱氣得咬牙切齒,什麼意思,這是說她的字一文不值?!

蘇清歡到底懂不懂啊,她寫的可是正宗的清書,居然還想給她零分?

卓曉萱現在算是理解,蘇清歡的那些八卦了,鄉野村婦就是鄉野村婦,冇見識的東西,連清書都不知道,簡直是拉低她的檔次。

這個書協會長也是,在那瞎指揮什麼?

這到底是要羞辱誰呀?!

坐不住的,還有場內外觀賽的群眾。

“額,直接路轉黑好嗎?這蘇清歡,也太不尊重人了吧!”

“戲子誤國呀,書法可是咱們華夏的非遺,清書更是近代書法的領航體,連這都不知道,文盲吧?”

“好囂張呀,都不懂得什麼叫尊師重道嗎?那可是QH大師的學生,估計這位娛樂圈的星辰,連QH大師都不放在眼裡吧?”

“什麼人都能當明星,真無語!”

卓曉萱是周岩的學生,收到這種羞辱,他自然不會做事不管。

“耿直!”周岩將矛頭對準蘇清歡的領路人,“這就是你看上的人,好大的口氣!”

耿直抬手在鼻前扇了扇,一臉嫌棄,“你的口氣確實挺大的,有時間還是抓緊漱漱口吧。”

“你!”周岩氣得眼睛都瞪圓了。

真是牛頭不對馬嘴!

等著吧,等卓曉萱奪冠,看你耿直還怎麼囂張!?

台上,蘇清歡接過主持人的話筒,看向主席台,“兩位會長,覺得我給的分數如何?”

主持人見縫插針的拱火,“冇錯,卓曉萱的作品還未進行打分,請兩位會長動筆吧!

書法大師,多少年冇有這種熱血的場麵了,他莫名的竟然有點想看戲。

秦盼山和耿直聞言讚同的點點頭,互相看了彼此意見,隨即同時提筆,在白板上進行打分。

片刻後,主持人做了個請的手勢,“好,請亮計分板!”

秦盼山和耿直同時將分數暴露。

會場內大熒幕上,鏡頭無限拉進,隨即兩個刺耳的“0”,赫然出現。

秦盼山給分:0

耿直給分:0

兩個零蛋,比蘇清歡給的還低。

加在一起,總分“1”分。

打破書法大賽得分最低記錄。

主持人尷尬的扯了扯嘴角,這,也算是一種破記錄吧?

蘇清歡挑了挑眉,“會長,你們太嚴格了。”

卓曉萱始終是個女孩子,還是要給人家留點麵子。

但對秦盼山和耿直來說,卓曉萱的行為,不可饒恕。

要是能打負分,他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寫上負一百,直接將卓曉萱釘在恥辱柱上。

全場一片嘩然。

秦盼山和耿直乃是國內書法泰鬥,他們給出這種分數,站在誰那邊,已經不言而喻。

人們不禁開始懷疑,卓曉萱是不是真的值得支援?

周岩徹底爆發了,直接衝到主席台上,質問秦盼山,“會長,我知道你和耿直關係好,但你也不能偏心成這樣吧,連一般人都看得出來,曉萱的字乃是大家氣勢,而且現在又是全國性的現場直播,你們隻能如此聯合排外!”

“周岩,你這是什麼意思?我和會長什麼時候聯手排外了,我們打分,完全是按照大賽規定來的,站在這個位置,我們心裡就有一桿秤,你現在是質疑會長和我的實力嗎?”耿直強硬的懟他。

他以前不願意讓周岩計較,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冇想到反而讓周岩得寸進止。

今天這種場合,周岩還要胡來,他絕不能容忍!

“我……”周岩一時語塞,秦盼山和耿直在書協這麼多年,勢力根深蒂固,不是他得罪得起的。

猶豫再三,他轉頭,將矛頭指向台上的蘇清歡,“我冇有資格質疑你們,總有資格質疑她吧,她根本不是書協的會員,憑什麼給曉萱一個A級會員打分,這根本不合理!”

“誰說她不是?”秦盼山幾乎立刻就脫口而出。

周岩愣住,但隨即又強撐著繼續質疑,“可能,書協A級以下的會員,我都有印象,根本就冇有蘇清歡這個人。”

耿直也不由得為難起來,的確,這一點,不好解釋。

不過,會員的等級隻是一個符號,蘇清歡的實力早就已經超越卓曉萱,隻是還冇有授章而已。

讓蘇清歡給卓曉萱打分,這事兒,說合理也合理,說不合理,也確實有那麼點不合規矩。

“看來你是忘了,書協,除了A級,還有你冇有查閱權限的S級會員!”

秦盼山耷拉著臉,麵色很是難看。

耿直到底是怎麼管教這幫人的,區區一個周岩,居然敢質疑他的話?

眾人錯愕的張著嘴,久久冇有合上。

秦盼山的意思是,蘇清歡是書協S級會員!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