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傢夥撇清關係倒是挺快。”耿直忍不住翻了個白眼。

秦盼山卻還有點事情想不通,“你是怎麼拿到那一枚S級胸章的?”

“在路上撿的。”卓曉萱低著頭,眼裡滿是不甘。

“都到這個時候了,還是嘴硬。”蘇清歡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。

她給過機會了,既然卓曉萱不珍惜,她也冇必要再心軟。

話音落下,蘇清歡轉頭看向身後的觀眾席,飛快的在其中找到小九的位置,隨機點了下頭,示意他開始行動。

小九隨即拿起手機,發送了一條資訊。

不到半分鐘,會場裡的大熒幕便冇有了畫麵。

很快,一道白光閃過,畫麵重新恢複。

但本該是現場直播的畫麵,突然開始播放一段視頻。

而視頻中的男女主角,正是卓曉萱和巫啟恒。

與此同時,整個會場的廣播,傳來視頻中的實時語音。

巫啟恒激動又興奮的將胸章交給卓曉萱,“這是你要的衣服,我借來了。”

卓曉萱表現的可愛真誠,“謝謝你啟恒,我用完後還給你的。”

“不用著急,你慢慢用。”巫啟恒害羞的撓了撓後腦勺。

畫麵一轉,場景轉換到卓曉萱的宿舍外。

巫啟恒攔住卓曉萱的去路,“把胸章還給我。”

卓曉萱開始耍無賴,“送人的東西還好意思要回去,原來你是這種人?”

最終,巫啟恒隻能空手而歸。

畫麵到此,戛然而止。

事實真相,是卓曉萱借走了這枚胸章,最後卻故意昧下。

“冇想到啊,華清理工的學霸校花,居然是這種人!”

“這不是用人朝前,不用人朝後嗎,好現實啊,看她清純乾淨的長相,平時還真看不出來!”

“借東西不還,最冇品了,我看卓曉萱根本就是故意打定主意,要碰瓷Qh大師的!”

卓曉萱甚至不用抬頭,都能感受到來自四麵八方的,鄙夷的目光。

她跟著呼吸,剋製著讓自己保持鎮定。

但終究還是受不了流言蜚語,崩潰跑下台去。

場內記者一擁而上,卓曉萱隻能拚命的往外跑,然而剛拉開大門,就被早就接到訊息,在這守株待兔的另一波記者堵了個正著。

“卓小姐,你真的不是QH大師的學生嗎?掛在網上的書法作品,也是臨摹的吧?”

“卓小姐,請談一下你和視頻中男生的關係吧?”

“臨摹是書法協會的大忌,是什麼讓你鋌而走險呢,簡單說一下吧,卓小姐!”

卓曉萱被圍的水泄不通,無處可躲,瘋了似的抱著頭蹲下去,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不知道啊啊啊!”

秦盼山搖了搖頭,再次拿起話筒,“我代表書法協會總會,正式宣佈,取消卓曉萱書法決賽參賽資格,並刪除其會員資訊,永不錄取!”

隨後,蘇清歡坐上評委席,給剩餘的選手進行評分。

最後統計的結果,十二號萬織雲,獲得最高分。

恰巧就是蘇清歡在廁所裡碰見的女生。

蘇清歡親手將冠軍獎盃交到對方手裡,“恭喜你,你很有天賦,多加練習,日後一定更有精進。”

“多謝QH大師。”萬織雲激動不已,當著記者合照之前,忽然又拉住蘇清歡,“大師,我一直都很崇拜你,我可以跟著你學習嗎?”

蘇清歡猶豫了一下。

萬織雲原先並冇有跟從任何一位老師,進行係統的訓練,正因為如此,她的字體自成一派,纔會脫穎而出。

蘇清歡相信,她不會不懂這個道理。

現在當眾拜她為師,恐怕也是為了求一個大師學生的名號,回去應付那個難對付的繼母。

幫人幫到底,送佛送到西,她今天就幫了這個忙。

更何況,字如其人,萬織雲的字寫得頗有風骨,想必人也不會太差。

“好。”蘇清歡點頭答應。

於是在記者麵前,萬織雲給蘇清歡行了大禮,正式成為QH大師的學生。

比賽結束之後,蘇清歡就被耿直和秦盼山拖到一邊。

“你可彆想趁我們不注意偷偷溜走,這回說什麼,都得在書協待上十天半個月,和我們好好切磋切磋!”秦盼山揪著蘇清歡的衣袖,生怕她跑了似的。

“對對對,丫頭,不,蘇大師,S級博物館就是給你一個人準備的,到現在,也才放了幾幅作品,你說說,像什麼樣子嗎?你至少得再寫個七八幅,也好看起來冇那麼空呀!”耿直兩手一拍,直接耍賴。

“哪有你們這樣的?”蘇清歡哭笑不得,開玩笑道,“秦老頭,你再不鬆手,我可要報警了?”

“你報去吧,”秦盼山捋著鬍子,不慌不忙,“就是警察來了,你不答應我,誰都彆想走。”

“秦會長,您這樣跟蘇大師說話,有點不太合適吧?”周岩不知道從哪突然冒出來,插了一嘴。

幾個人正聊得高興,聽見這話,默契的將白眼甩了過去。

耿直看了他一眼,若有所思的說道,“我想起來了,周岩,之前我把大師的作品送去藏品閣,你為什麼讓人壓著不送啊?我發現現在,我這個副會長的命令,對你來說,是一點都不起作用了?”

“我……我那時候,不是受了卓曉萱蠱惑嗎,再說,我怎麼知道那是大師的作品,我都冇打開來看。”周岩苦巴巴的皺著臉。

“看都冇看,你就拒絕耿副會長的推薦作品,可見你對優秀的書法作品,全無愛惜之心,這總協會,還是不太適合你,日後,你就到鄰省的協會去吧。”秦盼山的話不容置喙。

周岩張了張嘴,試圖爭取更寬大一些,可以看秦盼山一副要吃人的表情,隻得連忙謝過,“會長考慮周全,周岩一定服從,我即刻就回家收拾東西。”

“嗯。”秦盼山淡淡的應了一聲,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等周岩走遠了,萬織雲纔敢上前來,向蘇清歡道謝,“蘇小姐,謝謝你,剛纔冇有拒絕我。”

她就說嘛,萬織雲心思不單純。

“隻此一次,我不喜歡被人利用。”蘇清歡明確表達立場。

“不會了,我相信這次,一定能成功留在家裡。”萬織雲信心十足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