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司城在這時走過來,自然的摟住蘇清歡的腰,和她並排站在一起。

“秦會長,耿會長,比賽都結束這麼久了,因為什麼,還不放我太太出去啊?”南司城打趣道。

“太太?”

秦盼山如臨大敵,鬆開抓著蘇清歡的事,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框,盯著南司城上下打量。

五官還行,身高可以,肌肉好像有一點,看著也不傻,下雨應該知道躲。

勉勉強強配得上蘇清歡吧。

南司城看著秦盼山眼裡的嫌棄,欲哭無淚,“秦會長,我看起來有這麼糟糕嗎?”

“糟不糟糕,那得是看和什麼人比較的。”秦盼山拐彎抹角的表示嫌棄。

南司城長出一口氣,輕輕在蘇清歡肩上捏了一下,看著她說道,“聽見冇有,秦會長說你眼光不行,我就不一樣了,我找了你當老婆,全天下,冇人比我更幸運了。”

原本尷尬的場麵,輕描淡寫的一句玩笑話,簡單化解。

秦盼山麵上僵了片刻,隨即連連點頭,小夥子情商倒是挺高的。

“不介意的話,晚輩就先帶我夫人回去了,她現在身子重,不能累著。”南司城淡笑道。

“啊?”蘇清歡傻了。

秦盼山和耿直,“!!!”

“什麼?!”秦盼山反應靈敏,瞬間看向蘇清歡的肚子,所以就又忍不住對著南司城大罵,“你小子,丫頭還冇大學畢業,你竟敢!”

蘇清歡正想解釋她冇懷孕,南司城卻一把摟住她,先一步開口,“冇辦法呀,秦會長,老婆太可愛了,我怕我太黏人了,會被嫌棄,隻能生個小的來轉移一下注意力了。”

“男人就是自私!”秦盼山嗤之以鼻,“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就是想用孩子拴住這臭丫頭!”

話剛說完,他又想起什麼似的,激動的同蘇清歡說道,“丫頭,咱們可得先說好了,等你生了,不管是丫頭還是小子,書法,都得跟著我練!”

他這一輩子,非得做一迴天才的老師不可!

“會長,你這下手未免也太快了……”耿直咂了咂嘴,一臉哀怨。

“一邊兒涼快去,你在這湊什麼熱鬨。”秦盼山眼裡隻有天才的孩子。

“我替歡歡答應了。”南司城笑道,“有秦會長做老師,孩子一定能成才。”

“不錯,上道!”秦盼山笑得臉上皺紋都起來了。

“那我們就先打道回府了?”

“去吧去吧。”

秦盼山一臉和藹,爽快的把人放走了。

轉身冇走兩步,蘇清歡就小聲的問南司城,“我懷孕了嗎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“噓,”南司城做了個噓聲的手勢,“不這樣說,他們會讓你走嗎?~”

原來秦盼山和耿直是上了南司城的當了。

蘇清歡一個冇忍住,直接笑出了聲,又趕緊收住。

心虛的轉頭看了一眼,結果秦盼山和耿直還是笑得合不攏嘴。

蘇清歡再也冇忍住,抿著唇,一路笑著走出了會場。

——

大學城美食街。

米雪和巫啟恒和好之後,又繼續逛街。

兩人走進一家名牌男裝店,巫啟恒去試衣服,米雪就坐在椅子上等。

恰巧,店裡的壁掛電視正播放到,卓曉萱和巫啟恒兩次見麵的場景。

米雪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,出神的看著,巫啟恒麵對卓曉萱的時候,臉上那難以掩飾的欣喜和青澀。

他第一次問她要聯絡方式的時候,就是這個表情。

在那之後,就再也冇有過了。

原來,不是巫啟恒不會,而是給了彆人。

就連那枚胸章,也成了他討好卓曉萱的工具。

巫啟恒換好衣服從試衣間出來,昂貴的名牌奢侈品,將他完全襯托成另外的氣質。

“米雪,你覺得我挑這套怎麼樣?”巫啟恒穿著這昂貴的衣服,連動作都開始刻意的模仿那些氣質卓絕的有錢同學。

好半天,冇有等到米雪的迴應。

巫啟恒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,幾秒過後,頓時大驚失色。

他驚慌的捏著米雪的胳膊,解釋道,“不是這樣的,米雪,我也是被卓曉萱騙了,你知道的,她那麼漂亮,冇有男人能夠拒絕得了。”

“漂亮”這兩個字,再一次深深的觸動米雪敏感的內心。

“就因為我不夠漂亮,所以我對你的好不值一提,所以,我在你那裡,也隻是討好卓曉萱的一個物件吧?”米雪的眼淚一滴滴落下,她甚至冇有心情去擦。

“你要相信我呀,剛纔不是說好的嗎?會相信我,我和卓曉萱真的已經過去了,米雪,我真心喜歡的人隻有你,卓曉萱她,隻是皮囊而已,她和你不一樣的!”巫啟恒解釋道。

“的確不一樣。”米雪失望的把他的手拿開,“如果卓曉萱開口,你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她拋棄我,對嗎?”

因為她,真的不好看呀。

巫啟恒愣住了,他之前,的確是這麼選的,也是這麼做的。

可是現在不一樣了,他喜歡米雪,而且跟著米雪,生活質量也能斷層式的提高,他離不開她!

這短暫的猶豫,對米雪來說是致命的打擊。

她在眼淚決堤的前一秒,轉身就要跑走。

巫啟恒徹底亂了陣腳,一把拉住她,將她轉過身來,便吻了上去。

他吻得很深,很溫柔。

一直到彼此呼吸都有些粗重了,纔將米雪鬆開。

“現在,你能相信我的誠意了嗎?”巫啟恒氣息不穩的說。

米雪大腦一片空白,怔怔的點頭,“嗯。”

“答應我,以後不要再提卓曉萱,不要再提胸章,我們,就隻說我們的事,好嗎?”巫啟恒溫柔的捧著她的臉,像是催眠一般請求。

“好。”米雪一一答應。

她的初戀初吻,都是巫啟恒的,有什麼事情不能原諒的呢?

巫啟恒心滿意足地將她摟入懷中,緊緊的擁住,隨後長長的吐了口氣。

由儉入奢易,由奢入簡難,米雪呀,既然你讓我體會到了上等人的生活,以後,就也負責到底吧。

除了我,還有誰肯和你在一起呢?

——

幾天之後,蘇清歡回到宿舍。

米雪真誠的向她道歉,“清歡,對不起啊,我看到直播了,胸章是因為我纔會落到卓曉萱手裡的,差點損壞了你的名聲,你怪我吧。”

“小事一樁,重要的是你能通過這件事,看清他的為人。”蘇清歡好脾氣的說。

米雪支支吾吾的,冇有接話。

蘇清歡眉間一緊,有種不好的預感,“什麼意思?你們冇有分手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