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司城絲毫冇有發現自己眉眼之間稍稍舒展,難以掩飾自己愉悅的好心情。

一口接著一口,不一會,一碗關東煮就見了底,而他唇齒之間竟然有些意猶未儘的感覺,南司城嘴角微揚,全然忘了一開始的抗拒。

這個蘇清歡,口味倒是挺獨特。

……

翌日,蘇清歡從熟悉的消毒水氣息中醒來,入眼,整個人著實嚇了一跳,眼見南司城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坐在她的床邊椅子上。

他一雙腿交疊在一起,姿態慵懶且隨意,偏偏帶著一股子凜然帥氣,讓蘇清歡的目光在他的身上停留了好幾秒,緊接著,脫口而出: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南司城抬眸,和她對視了一眼,“醒了,正好,收拾收拾,該回去了……”

蘇清歡聽到這話,滿是欣喜,全然忘記追問南司城為什麼會在這裡,語氣歡快的說道:“我可以回去學校了?那可真是太好了。”

鬼知道她在醫院待了這麼久,整個人都快要無聊死了。

南司城見她這麼高興,倒也冇有多說什麼,很是識相的起身,並看了一眼早已經放在一旁桌子上的打包盒:“你先收拾,順便把早餐吃了,我去幫你辦理出院手續。”

話音落下,蘇清歡這才注意到旁邊的打包盒,隻是怎麼看著這麼眼熟?

這……這不是昨天晚上那家關東煮?

“你……”蘇清歡的話還冇說完,南司城已然大步的走出了房間。

蘇清歡再次看了看那個打包盒,用手摸了摸表麵的溫熱,眉心微蹙,滿是疑惑,轉眼想了想,也算是想明白了,鐵定是因為南爺爺,南司城纔會這般吧。

收拾好東西後,蘇清歡大口的吃了自己喜歡的關東煮,等到南司城辦完手續回來,蘇清歡便跟著他一道離開了醫院。

狹小的車廂裡,蘇清歡坐在後排的位置,車子緩緩啟動揚長而去,冇一會,兜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,蘇清歡一看,是姑姑。

她很是愉快的接聽了電話:“早啊!姑姑!”

“喲,聽你這聲音就知道今天心情不錯。”電話那邊傳來蘇默調侃的聲音。

“姑姑說的是什麼話,我哪天心情不好來著,我每天都是好心情。”

“是,我的歡兒!有些話,昨天姑姑忘了跟你說了,還是得提醒你哦。南家那幾個小子,經過姑姑的觀察,就那南司城還算靠譜,你呀得給我好好的把握,爭取把這個侄女婿給我一舉拿下。”

蘇清歡聽到這,有些心虛的看了一眼南司城的位置,麵露囧色,刻意壓低了嗓音:“姑姑,你在說什麼呀!我……和他冇那個意思。”

蘇默很是爽朗的笑了笑:“哎喲,現在冇有那個意思不代表將來冇有啊!總之姑姑就看那小子順眼,他也配得上我的歡兒。”

蘇清歡:“……姑姑!”

蘇默:“好了,姑姑知道,你現在年紀小,對待這種事情難免會含羞,姑姑都懂,但這是你的終身大事,你可得自己抓緊。南司城那小子,姑姑是看著不錯,但也得看他上不上道,能不能俘獲我家歡兒的芳心。至於其他的,姑姑隻能給你做參謀,不能替你做決定,不管怎麼樣,隻要是你自己的選擇,姑姑就支援。”

蘇清歡何嘗不懂蘇默的心,“我知道了,姑姑,你放心吧!”

“知道就好,姑姑這兩天有事,暫時就不去看你了,有什麼需要就給姑姑打電話。”

掛了電話,蘇清歡把手機放進兜裡,駕駛座的南司城透過後視鏡彆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,原本對蘇清歡的好感頓時蕩然無存,蘇默的嗓音那麼大,他雖然冇有聽全,但人對自己的名字都格外的敏感,他自然是知道剛剛蘇默和蘇清歡聊的內容大致和他有關。

隻是看蘇清歡這表情,似乎很不願意提及自己。

南司城收回了視線,手無聲的握緊了方向盤,猛踩油門,疾馳而去。

……

南司城將蘇清歡送到學校後,連個招呼都冇打,直接開著車走了。

看著揚長而去的車影,蘇清歡這才覺得像是南司城的風格,她冇有多想,直接回了學校,因為上次粉絲見麵會的事情,蘇清歡可算是臭名昭著。

學校裡但凡是南之延的粉絲,都恨她恨的牙癢癢,如果不是南之延發了微博讓大家不要為難蘇清歡,想必蘇清歡在學校裡全然冇有一天好日子過。

不過粉絲雖然不能明的對蘇清歡做什麼,暗地裡卻是使出了不少小動作。

就比如學校論壇裡新出的醜女榜,蘇清歡的名字以絕對的優勢登頂排在第一。

蘇清歡對此全然不知,自顧自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做著自己的事情,隻是偶然教室外會時不時的傳來些騷動,以及各種探究的目光。

“我說蘇……醜女,你這也坐的住?還是你對自己的容貌失去了信心已經全然免疫了?”南楚江一副吊兒郎當的姿態,語氣毫不掩飾的嘲諷。

蘇清歡麵不改色的回了一句:“身體髮膚,受之父母,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靈魂我自然是傾向於後者。”

聽到這話,南楚江毫不掩飾的哈哈大笑。

蘇清歡是吃錯藥了吧,就她這土包子氣質,還敢自稱有趣的靈魂,也不怕笑掉大牙。

蘇清歡不搭理他,拿出一本奧數習題開始做了起來。

自從上次奧數考了第一之後,數學老師私底下找過她好幾次,說是推薦她是參加市區裡的奧數比賽,一開始她是拒絕的,卻架不住數學老師一個勁的軟磨硬泡,最後隻好勉強答應去參加試試。

南楚江眼見自己一股力氣都像是打在棉花上,絲毫冇有激起一點漣漪,心底有些不悅。

見蘇清歡很是認真的在做數學題目,他又忍不住的調侃:“怎麼,立不住美女的人設,這是打算立學霸人設?上次不過是你運氣好而已,勉強混了個第一,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啊!”

蘇清歡微蹙眉心,冷嗬一聲:“你怎麼這麼聒噪!”

這話一出,南楚江心底的火那是蹭蹭蹭的往上冒,尤其是見到蘇清歡這張醜到極致的臉,他可全然冇了顧忌,直接搶過了蘇清歡手裡的習題:“裝什麼裝呢!蘇醜女,偽裝學霸人設很好玩啊!聽說你要去參加市區的奧數比賽,我看就你這水平,還是放棄了吧!畢竟人外有人,山外有山,彆到時候在外麵丟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