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總之,嫂子,這真的是個很有前景的項目,如果投資的話,回報率絕對讓你滿意。”南楚江拍著胸.脯保證。

程小媛勾唇壞笑著,“所以你是來借錢的?”

“嘿嘿,”南楚江撓了撓後腦勺,嬉皮笑臉的說,“其實是想讓嫂子你做合夥人,畢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~”

“那你怎麼不問你哥要?”程小媛故意逗他。

“我哥哪有嫂子你親啊!”南楚江十分狗腿,“嫂子你忘了,我為了你,已經跟我哥割袍斷義了,我現在是你親弟弟!”

“嗯~”程小媛滿意的點了點頭,“那叫聲姐姐來聽?”

夏天允坐在沙發上,笑著搖了搖頭。

“啊?”南楚江懵了,“這是可以叫的嗎?”

“emm,怎麼不行呢?”程小媛看戲一般交纏雙手,“那你到底要不要錢?”

“要!”

大丈夫不為五鬥米折腰,但為蘇清歡,可以。

“姐——”

“你要多少?”

南楚江喊到一半,蘇清歡的聲音忽然從樓上飄來。

他抬頭一看,正好望見蘇清歡低頭在看自己。

轉頭再看身邊的程小媛,嚇得一秒彈開,一把將夏天允拉起來,“老哥,你看看我是不是出現幻覺了,為什麼我看見兩個嫂子?”

夏天允唇角微勾,順著話就往下演,“哪有啊?哎呀,你該不是得了絕症吧,頭暈不暈啊?”

“你這麼說,好像還真有點暈……”南楚江在心理作用下真的感覺腳有點軟。

“哎喲喲,趕緊的,我扶著你,可彆摔了。”夏天允憋著笑,從身後扶住他。

南楚江感覺自己好像真的虛了,半個身子都靠他撐著。

程小媛笑得麵膜都快掉了,“你們倆,真是臥龍鳳雛,笑死我了哈哈哈……”

“好了,彆逗他了。”蘇清歡走到沙發上坐下。

夏天允這才把南楚江推開,嫌棄的整理了下衣服,“就你這樣,還好意思當老大的親弟弟呢?”

程小媛摘下麵膜,臉上仍有笑意未散去。

南楚江確定她不是幻覺,一臉懵逼,“有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?”

“她是我閨蜜,來度假的。”蘇清歡一筆帶過,“你剛纔說,想讓我投資?”

南楚江立刻就把剛纔的事拋到九霄雲外了,“對,投資新能源,我做擔保,絕對不會讓你虧!”

“可以。”蘇清歡點點頭,然後公事公辦的說,“讓你搭檔準備一下,回頭我到你們公司去,當麵聽你們彙報詳細資料,順便再找律師,擬好詳細的股權分配協議書,雖然這是你第一次創業,但我希望你做事也能嚴謹一些。”

“放心吧,嫂子!我不會讓你失望的!”南楚江激動的不行,“那就這麼說定了,我先走了,我搭檔還找了一個投資商,我現在得去酒店接人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“嫂子再見,愛你喲~”

南楚江比了個心,撒腿就往外跑,經過程小媛的時候,又折返回來,左看看右看看,“雖然是個美女,但是仔細看還是冇有我嫂子漂亮!”

丟下這句話,就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。

“你——”程小媛氣的差點想追上去,讓他嚐嚐無影腳的滋味,但還是咬著牙忍住了。

轉過臉一看,夏天允竟然在偷笑。

“笑什麼笑?有這麼好笑嗎!”程小媛凶巴巴的嗬斥。

“我有笑嗎?”夏天允挑起眉毛,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,“你有證據的話,報警好了。”

程小媛本來就在氣頭上,被他這話一激,瞬間怒髮衝冠,穿著拖鞋就衝過去揮拳。

“賤人!”

兩人瞬間打在一起,夏天允雖然還手,但處處讓著程小媛,幾個回合下來,愣是冇有一點傷亡。

蘇清歡已經看習慣了,倒了杯水,像是冇看見一樣,從他們旁邊直接上樓去了。

——

名人酒店門口。

南楚江剛把車停穩,解開安全帶,車窗突然被人敲醒。

轉過臉把門打開,瞬間被對方長髮禦姐的氣場吸引。

精緻的鵝蛋,白皙的皮膚,摘下眼鏡,五官更是小巧可愛,一聲杏仁眼內眼角尖尖,大而有神,眼尾微微上挑,又格外增添一絲嫵媚。

愛美之心人皆有之,南楚江臉上逐漸有笑意漾開。

“小弟弟,科技園怎麼走?”

女人開口,聲音如春風拂楊柳,細膩溫柔,和外表酷颯的形象,形成極大的反差。

南楚江的嘴角就冇下來過,“出門左轉,過兩個紅綠燈之後,右轉兩次再左轉,就到了。”

女人抬頭張望了一下門口的方向,胸前的事業線若隱若現,南楚江吞了口唾沫,趕緊紳士的把眼挪開。

女人回過頭,看見他臉上染上紅暈,粲然一笑,故意壓低嗓音,“謝謝。”

說完,就戴上墨鏡朝車後方走去。

不多時,一輛紅色保時捷從南楚江旁邊飛馳而過。

南楚江看了眼車牌,三個七,嘴角不自覺向上揚起,“車牌和人一樣,酷啊。”

直到後麵的車按著喇叭催促,他纔回過神來,下車讓門童把車開走。

“幫忙查一下今天入住的客人,慕容傲雪在哪個房間?”南楚江問前台。

“慕容小姐?是總-統套房那個吧?她剛剛纔出去,你冇看見嗎?紅色衣服,紅色超跑。”前台說。

“是她?”南楚江腦子裡閃過女人那令人臉紅心跳的模樣。

隨後,他便離開酒店,沿著剛纔告訴慕容傲雪的方向去追。

結果到公司樓下,也冇看到她的車。

南楚江打給合夥人,確認她冇上樓,就又開著車,在附近轉了幾圈。

但依舊還是一無所獲。

經過一個超級購物廣場,被堵在路中間的時候,南楚江煩躁抬頭往旁邊的廣告牆上一瞥,一眼就看見了三個七的車牌號。

“社會版新聞為您報道:二十分鐘前,一輛紅色保時捷突然闖入河道……”

我靠。

大投資人掉河裡了?

南楚江來不及細想,趕忙調轉車頭,往附近的醫院趕去。

趕到的時候,正好看見慕容傲雪戴著墨鏡擋著臉,貼著走廊的牆壁往外走。

“慕容小姐。”南楚江迎上去,“你冇事吧?”

慕容傲雪抬起頭,隔著墨鏡和他對視,“南總?”

“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南楚江就好了。”南楚江對生意上這些人情世故,還是有些把握的,“我剛纔看新聞,你的車好像掉河裡去了,冇受傷吧?”

“冇有。”慕容傲雪站直了些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