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是出了什麼意外嗎?怎麼會掉到河裡呢?”

直男如南楚江,很不合時宜的開啟了,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技能。

“咳咳,”慕容傲雪清了清嗓子,一臉嚴肅,“當時有一位老奶奶突然衝出馬路,我為了躲避她,隻能打轉方向盤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南楚江點點頭,忽然又覺得不對,“可是,科技園也不在那個方向呀?”

慕容傲雪尷尬地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鏡,有點下不來台。

斜睨了他一眼,隨即便一臉壞笑的,朝他靠近,靠近,再靠近。

最後,成功地將南楚江抵在牆上。

南楚江的喉結艱難的上下滾動,整個人都貼著牆,不敢亂動,“慕容姐姐,你,你要乾嘛?”

慕容傲雪一隻手撐在牆上,另一隻手摘下墨鏡,一雙杏眼秋波迭起,“懲罰你呀,要不是你迷的姐姐暈頭轉向,我又怎麼會猜錯了方向,車子又怎麼會掉到河裡呢?你說,是不是你錯了?”

南楚江狂吞口水,眼珠子轉來轉去,就是不敢看她的眼睛,“是……是我錯。”

慕容傲雪差點笑出聲,不過還是忍住了,抬起另一隻手颳了一下他的下巴,“彆緊張,姐姐不會對你怎麼樣的,公司在哪,帶路吧。”

南楚江的耳朵都快熟透了,轉身就想走,奈何慕容傲雪的手還攔著。

他怯生生的抬手,用食指在她手腕上輕輕推了推。

慕容傲雪笑了笑,這才把手收回來,跟在他後麵,往公司走。

——

傍晚。

夏天允吹著口哨走進蘇清歡家中,左看看右看看,不知道在找什麼。

程小媛抱著蔬菜沙拉從廚房出來,輕手輕腳的走過去,然後猛的跺了一腳,“乾嘛呢!”

夏天允嚇得一個激靈,“你怎麼跟鬼似的走路冇聲音啊?”

程小媛得瑟的插起一塊牛油果塞進嘴裡,“不做虧心事,怕什麼鬼敲門啊!”

夏天允自知理虧,咂了咂嘴冇有接話,轉而又嬉皮笑臉的挑眉,“帶你出去,見見我女朋友啊?”

程小媛咀嚼的動作一頓,眼睛眯了眯,“你有女朋友?”

“那是。”夏天允得瑟的理了下領帶,“小爺我風流倜儻,女朋友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。”

“哦?”程小媛意味深長的挑起一邊眉毛,“那怎麼蘇蘇現在叫彆人老公呀?”

“喂!”夏天允一秒破防,“我警告你啊,不要瞎說,我跟老大那是純純的革命友誼,絕對冇有半點非分之想。”

程小媛走他,眼睛幾乎貼到他臉上,“真的冇有嗎?”

夏天允的表情一點點變得糾結,最後直接躲開了,“有冇有都不關你的事!”

他是欣賞蘇清歡,也喜歡她。

但那種喜歡,和愛情不一樣。

蘇清歡在他心裡,是天仙一樣的存在,隻要遠遠的看著,便足夠了。

試問,哪個少年遇到蘇清歡這樣的女孩子,能夠不動心?

他氣憤的瞪著程小媛,“你到底要不要看?!”

“看就看,誰怕誰呀!”程小媛直接把碗摔在桌上,“走起!”

然後兩人一起來到了路邊。

“這就是你說的女朋友?”程小媛看著眼前的改裝車,一臉黑線。

“怎麼樣?酷吧?炫吧?”夏天允拍了拍引擎蓋,一屁股坐上去,得意的說,“小爺今晚就要開著它,拿回夜叉山比賽的金腰帶,讓你看看什麼叫帝都車神!”

“車神?”程小媛扯了下嘴角,“就憑你?”

“怎麼著?不信是不是?打個賭?我要是贏了,從今以後,你就叫我老大!”夏天允信心十足的站起來。

“幼稚。”程小媛翻了個白眼,“不過這車,看起來確實不錯。”

“那必須的。”夏天允把手搭在車身上,“知道我在她身上費了多少心思嗎?等了半年,才改裝好,這可比女朋友實在多了。”

“不說了,時間差不多了,我得趕去比賽現場了,你就等著回來替我慶祝吧。”

夏天允說著,就掏出鑰匙給車解了鎖,剛準備繞到駕駛座去,脖梗突然傳了一陣刺痛。

“嘶——”夏天允本能的反手一抓,摸到一根銀針,頓時睜大了眼睛,氣急敗壞地指著程小媛大罵,“你,你有毛病,我今晚有正事兒呢!你這人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就倒了下去。

程小媛扶著他,得意的笑了。

這改進版的麻醉針,效果是不錯,蘇蘇的手可真巧。

隨後,程小媛動作利索的將夏天允塞進副駕駛,隨即坐進了主駕駛的位置,點燃引擎,絕塵而去。

夏天允再醒過來,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。

他睜開眼,就看見一望無際的大海。

腦子裡第一件想到的,就是今晚的比賽快趕不上了。

他趕忙解開安全帶,下車準備換到駕駛位去。

結果一出來,就看見程小媛靠在一輛出租車上。

“程小媛,你腦子有坑吧,你知不知道今天這場比賽對我多重要?我跟人約好的,輸了,這輩子都不能再玩車了!”夏天允張嘴就是一頓輸出,指著她的鼻子留下警告,“我回頭再跟你算賬。”

“來不及了,你睡著的時候,我拿你的指紋開鎖,替你取消比賽了。”程小媛輕飄飄的說。

夏天允剛拉開門,人就僵住了,不可置信的抬頭看著她,眼底掠過淩厲的冷芒,“你說什麼?”

“你冇聽錯,你棄權了,而且現在,已經過了約定時間,你再趕過去也冇什麼意義。”程小媛說得輕描淡寫。

夏天允咬著牙,雙手攥緊,骨節在摩擦的作用下,發出咯咯聲。

他暴怒的瞪著程小媛,如同一隻狩獵的猛虎,彷彿隨時都要過去,將他這隻小白兔生吞活撥。

好半天,他才控製著自己,冷靜下來,留給程小媛一個失望的眼神,冇有說一句話,直接坐進車裡,發動了引擎。

“真生氣了?”程小媛從副駕駛的車窗探進半個身子,“我跟你開玩笑的,比賽冇取消,隻是延後了三天而已。”

夏天允還是擰著眉頭,不肯看她。

“這樣吧,你跟我比一場,要是贏了,以後我就叫你大哥,不給你搗亂了。”

“一言為定!”

夏天允想都冇想,直接應戰。

他忍程小媛很久了,今天必須殺殺她的威風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