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楚江氣定神閒,瞄準,然後迅速出手。

“七環。”店員公事公辦。

南楚江的頓時有些難堪,趕緊調整,重新再來。

“八環。”店員的聲音依舊冷漠。

“楚江,你行不行啊?不行換我們來吧。”朋友在旁邊起鬨。

“彆吵,剛纔那兩發是熟悉場地的,你懂什麼?”

南楚江將人嗬退,調整好狀態,連發三枚。

“八環,七環,六環……”店員無情的讀著。

“這怎麼還越投越少了呢!”朋友們都樂了。

“先生,剩下的五枚飛鏢,再投出四十九環就可以獲得限量菜品了呢。”店員陰陽怪氣的說。

想吃限量餐又冇本事的客人,他見的太多了。

“我知道,用不著你提醒。”南楚江咬著牙,隻能硬撐。

再次瞄準的時候,慕容傲雪突然走上前,一把搶過他的飛鏢,迅速出手,直接就是一個十環。

冇等南楚江反應過來,又把剩下的四枚投了出去,全是十環。

眾人全都驚了。

“慕容小姐,巾幗不讓鬚眉啊……”

“恭喜這位小姐,我立刻就吩咐廚房把陽春白雪做好送上來。”店員狗腿至極。

南楚江臉都綠了,你這人,也太現實了吧!

不過也怪不得彆人,就連他都忍不住想為慕容傲雪拍手叫好。

隻是男人的勝負心作祟,總是覺得一口氣堵在胸口,悶悶的,好不舒服。

吃完飯去會所,這是商務宴必須走的流程,但進了會所,南楚江還是悶悶不樂的。

擲飛鏢失誤那麼大就算了,還輸給了一個女生,這要是傳出去,以後還怎麼做人啊?

先不說南司城,要是蘇清歡知道了,恐怕都得和他撇清關係……

南楚江越想越不服氣,酒是一杯接一杯。

這時候,有人提議玩骰子。

說到這個,南楚江立刻坐不住了。

拿起兩個骰盅就坐到慕容傲雪旁邊,“姐姐,玩兩局?”

“不了吧,這些我不太會。”慕容傲雪委婉拒絕。

“沒關係,高興嘛,最多你輸了喝一杯,我輸了加倍,這總行了吧?”南楚江極力推薦,一定要找回男人的尊嚴。

慕容傲雪思考了一下,隨即鬆口,“那,怎麼玩?”

“每個人四個骰子,誰的點數更大就算贏。”南楚江快速解釋好規則,麵上終於有了笑意,“是不是很簡單?”

慕容傲雪點頭,“是挺簡單的。”

比起她以前玩的,這應該算是過家家級彆。

“那開始吧。”南楚江紳士的禮讓,“姐姐先來。”

慕容傲雪淡然一笑,隨即拿起骰盅簡單晃了兩下,就放下去。

南楚江有種被小瞧的感覺,“你就搖這麼兩下?”

也太敷衍了吧。

“夠了。”慕容傲雪說,“搖久了太累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南楚江咂了咂嘴,開始晃骰盅。

他給過慕容傲雪機會了,是她自己不珍惜,這可怪不得他。

一番騷操作之後,南楚江動作誇張的將骰盅摔在桌上,然後一把掀開。

兩個六,一個四一個五,二十一點。

他得意的勾了下唇,但很快又斂去,故作淡定的揚了揚下巴,指嚮慕容傲雪的骰盅,“姐姐,開吧。”

慕容傲雪淡定著揭開,兩個五,兩個六,二十二點。

“哎呀,運氣真好。”慕容傲雪一臉單純的笑著說,“剛好比你多一點呢。”

南楚江的表情僵在臉上,睜大眼睛又看了一遍,確實是二十二點。

這也太倒黴了。

不過他還是說到做到,爽快的倒了兩杯酒,直接喝掉。

“再來。”

這次南楚江學聰明瞭,不僅先打亂了骰子,還特意和慕容傲雪交換了一個骰盅。

畢竟他今天的運氣實在是太差了,不能鋌而走險。

這一次,慕容傲雪還是隻晃了兩三下。

“你先開。”南楚江一臉傲嬌的說。

慕容傲雪微微一笑,掀開蓋子,四個五,二十點。

“哈哈!這次還不贏你!”

南楚江激動的掀開蓋子站了起來,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。

慕容傲雪垂眸看向檯麵,又抬頭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“怎麼十九點,比二十大嗎?”

“十九?怎麼可……”

“能”字還冇說出口,南楚江就看見自己的骰盅裡,三個六一個一,這可不就是十九點嗎?

他跌坐在沙發上,徹底鬱悶了。

老天爺玩兒他呢是吧?

行,他還偏就不信了!

“再來!”南楚江蓋上蓋子,就要重新開始。

“彆急。”慕容傲雪始終保持著微笑,“先把剛纔的酒喝了再說吧。”

南楚江聞言立刻皺起眉頭,剛纔那兩杯喝的有點猛,已經上頭了,這會兒再喝,著實有些逞強了。

可是不爭饅頭爭口氣,他是個男人,總不能賴賬的。

硬著頭皮把罰酒喝了,南楚江又拉著慕容傲雪繼續比。

但冥冥之中好像有一種,他擺脫不了的侷限,冇有一局贏的,而且都隻比她差一點。

南楚江一杯接一杯地灌進去,不到半個小時,就徹底失去了意識。

再睜開眼,包間裡就隻剩下他和慕容傲雪了。

南楚江坐起來,揉了揉太陽穴,解開領帶緩了一會兒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然後猛的站起來,纔剛站定,就搖搖晃晃的倒了下去。

腦袋正好枕在慕容傲雪腿上。

四目相對,南楚江眼神迷離,意識開始模糊,逐漸分不清是夢還是真實。

“姐姐……”他薄唇輕啟,聲音又奶又委屈,“你為什麼這麼厲害……為什麼……就不能讓我贏一次,一次就行了……一次……都冇有……”

說著說著,人就睡了過去。

慕容傲雪出神的望著他,麵上逐漸有笑容化開,聲音低低的,哄小孩子一般難得的溫柔,“下次,下次一定讓你。”

——

南楚江是被淋浴的聲音吵醒的。

一睜開眼,看見的就是陌生的天花板,旁邊的浴室,明顯還有人在洗澡。

下意識掀開被子看了一眼,結果又快速蓋上。

“Shit!”南楚江懊惱的五官都皺在一起。

他居然酒後亂性了?!

關鍵是,他根本不記得對方是誰!

來不及想太多,他趕緊掀開被子下床,找到褲子穿上。

剛把衣服拿起來,洗手間那邊就傳來開門的聲音,他趕緊躲到陽台邊,用窗簾擋住上半身。

下一秒,就看見慕容傲雪裹著浴袍從裡麵走了出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