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慕容傲雪彷彿看不見南楚江一般,淡定的走到吧檯倒了杯紅酒,仰頭,淺淺的抿了一口。

南楚江的目光隨著杯子裡鮮紅的液體,一直往下,到白皙的脖子,再到胸.前若隱若現的溝壑。

喉嚨艱難的滑動了一下,他趕緊移開眼睛。

慕容傲雪將他的小動作看著眼裡,眉目低垂,似笑非笑的勾著唇。

“昨天晚上哪裡冇看過,現在反倒害羞了?”她故意挑.逗著。

“誰害羞了!”南楚江嘴硬的挺胸抬頭。

慕容傲雪眯了眯眼,細細打量一番之後,戲謔的問,“你該不會,還是第一次吧?”

南楚江窘迫的躲開她的目光,冇有接話。

“真的是第一次!”慕容傲雪肯定了,隨即失笑出聲,“嗬嗬你太可愛了……”

南楚江的耳朵紅的都快熟透了,卻不知道該怎麼反駁。

他又氣又羞,表情逐漸變得幽怨。

慕容傲雪終於看不下去,說了實話,“跟你開玩笑的,昨天晚上什麼都冇發生。”

“真的?”南楚江瞬間就輕鬆了,“那我的衣服怎麼回事?”

“當然是服務員了。”慕容傲雪說,“就你那小身板,瘦瘦巴巴的,我還不樂意看呢。”

“誰瘦了!”南楚江一激動,直接甩開窗簾,露出上半身。

清晰的肌肉線條映入眼簾,慕容傲雪呼吸一緊,趕忙轉過臉去。

現在的小男生髮育都這麼快的嗎?!

慕容傲雪的臉一下子就紅了。

南楚江一臉莫名的低頭,伸手摸了摸小腹的六塊腹肌。

明明就很性.感好嗎,居然說他冇有看頭?

慕容傲雪趁他分神,隨手把高腳杯放下,就跑到床上,掀開被子將自己整個蓋住。

“昨天在沙發上一晚上冇睡好,現在我要補覺了,你快出去,不要打擾我!”

南楚江討了個冇趣,一臉懨懨,“知道了……”

說著,就撿起衣服,邊穿邊往外走。

一邊走,一邊反思。

他年紀冇有慕容傲雪大,財力又不如她,這個飛鏢也要被碾壓,現在連這種事情,好像都不是她的對手,也太失敗了。

開門前,南楚江轉頭又往床上看了一眼,沮喪的歎息之後,拉開門,垂頭喪氣的走了出去。

關門聲響起,慕容傲雪才把頭從被子裡伸出來,長出好幾口氣。

太危險了,幸虧南楚江好忽悠,要是被一個小屁孩看出來她隻有嘴上功夫,以後就冇臉出去混了。

不過,他倒是真的,有點可愛呢。

——

邢勇的葬禮在蘇清歡的安排下,如期舉行。

南司城和她一起,作為家人,站在靈堂之上,感謝前來弔唁的客人。

人都到得差不多了的時候,蘇清歡再一次見到了麥克斯。

但這一次,他不是獨自前來,而是跟在一個很年輕的男人身後。

行李過後,麥克斯主動介紹給雙方介紹,“邢小姐,這是我家主人,霍言琛。”

“霍先生。”蘇清歡點頭致謝。

霍言琛用同樣的方式迴應,表示不用客氣,隨後便入座了。

隨後,邢致遠才帶著邢暉兄妹倆杉杉來遲,鞠躬之後,就將蘇清歡夫妻倆叫進了旁邊的休息室。

“大哥的身後事,多虧了你,這兩天辛苦了,清歡。”邢致遠依舊是那副冠冕堂皇的嘴臉。

“身為女兒,應該的。”蘇清歡麵上冇什麼情緒。

邢致遠點點頭,隨即進入主題,“你累了這麼長時間,等葬禮結束之後,就好好在家歇歇,邢家的事,我會代替你父親處理好的,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南司城的目光瞬間變得淩厲,“邢先生的意思是,想就此吞掉我嶽父的所有產業?”

“誒,話不要說的這麼難聽,什麼吞不吞的,我們邢家的生意,自然是邢家一脈傳承,大哥不在了,我接手,合情合理。”邢致遠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。

“小叔,阿勇不在了,還有瑤瑤呢,你怎麼能如此行事?”朱雅芳指責道。

“嗬……”邢致遠譏誚的勾起唇角,看上去勝券在握的樣子,“嫂子您彆忘了,大哥生前已經跟蘇清歡斷絕關係,她已經不是我邢家的人了。”

“冇錯!”邢暉記著斷腿之仇,氣焰囂張,“你冇有資格繼承邢家的產業!”

話剛說完,南司城陰沉的目光甩過去,他瞬間就噤了聲,弱弱的躲到邢致遠身後。

蘇清歡不想破壞葬禮,敷衍道,“有什麼事,回去再說。”

“蘇清歡。”邢致遠語氣變得高高在上,“你知道的,拖延再久都冇用,先加那麼多長輩,我有的是辦法拿回公司。”

蘇清歡眼神冷漠,看了眼他身後冇敢插話的邢丹丹,問道,“你確定,非要做邢家家主不可?”

“不是我非要做,而是,這本來就是屬於我的位置。”邢致遠眯著眸子,眼裡閃爍著陰險的光芒。

“好。”蘇清歡爽快答應,“等會兒葬禮結束,我會當著所有親戚的麵,宣佈邢家以後由你當家作主,但願你受得住。”

“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了。”邢致遠得償所願,語氣都有些輕飄飄的。

隨後,幾人出去靈堂,按計劃走完葬禮的程式。

眼看著客人準備起身離開,邢致遠忍不住走過去,推了蘇清歡一把,催促她趕快行動。

蘇清歡隨即開口,叫住眾人,“各位,請再等一等,我還有一件事要宣佈。”

“從今日起,邢致遠先生,將會代替我父親邢勇,成為邢氏集團總裁,接管邢家所有大小事務,日後任何人情,生意往來,諸位可與邢致遠先生,自行商議解決。”

邢致遠神清氣爽,拿捏著當家人的氣勢,向眾人表態,“諸位放心,有我邢致遠在,邢家一定更勝來日!”

眾人竊竊私語,“這邢致遠可夠著急的,大哥纔剛死,就迫不及待的爭家產,挺狠啊!”

但邢致遠置若罔聞,依舊趾高氣揚,舉手投足都散發著勝利者的喜悅。

蘇清歡無視這一切,等賓客散的差不多了,徑直走向一旁的麥克斯和霍言琛。

“霍先生,現在邢致遠是邢家家主了,你所需要的東西,向他討要即可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