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奶奶,您彆傷心了,我會儘力的,您不要為我的事情操心了。”

蘇奶奶見蘇清歡的態度已經軟下來了,就知道自己這一步走對了,連忙說道:“這可是你說的,那奶奶再給你一次機會,下次回來的時候務必要把奶奶的孫女婿給帶回來讓奶奶瞧瞧。”

蘇清歡突然覺得自己像是掉坑裡了,可話已經說出口了,隻好答應了下來:“好,我儘量吧。”

得到這句話,蘇奶奶臉上哪裡還有一點不高興的樣子:“來,讓奶奶看看,最近有冇有長高,有冇有長肉。”

蘇清歡:“……”

她能明顯感覺到自己被套路了,但是……即便被套路了,她也心甘情願。

蘇清歡陪著蘇奶奶和蘇爺爺一道用了晚餐之後,她這才上了三樓,回到自己的臥室,推開門,一張巨幅海報映入眼簾,隻見最下麵的位置一個大寫的英文字母“H”。

蘇清歡抬眸,看著自己這張海報,眼底暗藏著一抹彆樣的光,不過很快,她收回了視線,掃過房間,所有的擺設都和自己離開時一模一樣,可見爺爺奶奶的用心之深。

蘇清歡直接去到自己房間的儲物間,將門打開,一屋子的數字專輯和海報,她找到了自己當初發行的限量版專輯。

“小魚既然這麼喜歡,就給她帶幾張過去了,好像南景也挺喜歡的,那也給他帶兩張了。”蘇清歡一邊說著,一邊整理了幾張專輯,隨後找了記號筆簽下了H的字樣,這才抱著走了出去。

“歡歡丫頭!”蘇奶奶推門走了進來,蘇清歡將專輯放在了一旁:“奶奶,你怎麼過來了?”

蘇奶奶走進房間,將自己早前求的平安福拿了過來:“歡歡丫頭,在外麵要照顧好自己,平平安安的最重要了。”

說著,蘇奶奶就給她戴上了平安福:“爺爺奶奶年紀大了,也不知道還有多少時日,就你是我們老兩口最放心不下的了。”

蘇清歡連忙撲進蘇奶奶的懷裡:“奶奶,我會照顧好自己的,您不要總是為我擔心,您也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。”

蘇奶奶揉了揉她的腦袋:“好了,奶奶都一把年紀的人了,自然是知道的。奶奶其實來找你,是還有另外一件事想要拜托你幫忙。”

蘇清歡不解,蘇奶奶這才摸了摸自己的兜裡,從裡麵拿出一個很有年代氣息的銀鎖:“這是我當年的陪嫁之物,當年我選擇嫁給你爺爺,遭到了全家的反對,這麼多年了,我也從來冇有想過要回家看看,也不知道孃家人現如今過的怎麼樣了。”

蘇清歡還是第一次聽到奶奶說起自己孃家的故事,忍不住的問:“那您孃家還有親人嗎?”

蘇奶奶說:“原本我是有個弟弟的,隻是這麼多年也沒有聯絡,也不知道他過的怎麼樣,我前段時間聽人說,他們舉家遷到了A市,奶奶想著你如今也在A市,可否幫奶奶一個忙。”

蘇清歡大致猜到了什麼:“奶奶,您說吧!有什麼需要我做的。”

蘇奶奶看了看手裡的銀鎖,隨即歎了口氣:“雖然我狠下心來這麼多年冇有和他們聯絡,但是我無時無刻不在惦記著他們,你要是哪天有時間,就幫我去看看他們。”

蘇清歡恩了一聲:“我知道了,奶奶!”

蘇奶奶接著說:“我孃家弟弟姓趙,單名一個雷字。你若是見到了他,幫我帶聲好。”

蘇清歡記下了,“奶奶,您放心吧!改天我回了A市一定幫您打聽打聽。”

得到了蘇清歡的回覆,蘇奶奶點了點頭:“好!那奶奶就謝謝歡歡了。”

“奶奶,您跟我客氣什麼啊!您要是哪天真的想要見他們,我也可以……”蘇清歡的話還冇有說完,就被蘇奶奶給打斷了:“麵就不要見了,隻要知道對方過得好,就好。”

蘇清歡有些不太明白,但她尊重奶奶的意思,也把這件事記在了心上。

蘇清歡在家裡住了一夜,第二天便跟蘇爺爺和奶奶告辭了,臨走之前,還不忘將自己的那些專輯找了一家快遞公司寄到了南家。

蘇清歡從家裡出來,卻並未回A市,而是換了一副新的造型和妝容,直接去了機場,蘇清歡拿著自己早年的M國護照,上麵赫然寫著Sare的名字,隨即更換了登機牌。

與此同時,南司城帶著助理也到達了機場:“南少,這是您的身份證和護照,已經幫您更換了登機牌,還有二十分鐘即將登機。”

南司城恩了一聲,隨後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問:“那個翻譯聯絡上了嗎?他什麼時候到?”

助理有些忐忑:“我給他打過電話,一直是無人接聽的狀態。”

南司城聽到這裡,渾如刷漆的劍眉緊皺著,隨即拿出手機撥出了對方留給他的電話號碼,不過響了兩聲,就接聽了:“你好,請問是Sare嗎?”

蘇清歡聽到了南司城的聲音,刻意壓低了嗓音,瞬間一股帶著中性風般的煙嗓緩緩響起:“我是!南先生,我目前已經在機場了。”

南司城聽到這句話,神色緩和了許多:“我在153號登機口,你過來嗎?”

蘇清歡看了一眼手裡的登機牌,解釋:“抱歉,南先生,我在經濟艙,無法跟你一起登機,那咱們到了新加坡轉機的時候再見吧。”

南司城卻直接說道:“不如你過來我讓助理給你辦理升艙手續,一會咱們也可以在飛機上聊一下工作上的事情。”

蘇清歡想著,升艙反正也不要自己掏錢,索性也就答應了:“可以,那一會見。”

掛了電話,南司城便靜靜的等著,不到三分鐘,一道纖細修長的身影朝著他款款走來,女人一頭栗子色的頭髮,帶著黑色的墨鏡,一身休閒裝卻難掩身上散發著的矜貴氣質,蘇清歡走到了南司城麵前,主動開口:“你好,南先生。”

南司城抬眸,入眼是一個氣質優雅,富有成熟魅力的女性,完完全全不會把她和記憶中的醜八怪蘇清歡聯絡到一起,南司城起身,十分紳士的開口:“你好,sare小姐!”

蘇清歡莞爾一笑,主動朝著南司城伸出手來:“很高興認識您,南先生。”

南司城勾唇,回握了一下蘇清歡的手,莫名的,兩手相握的那一刻,一股熟悉感湧了上來,南司城打量著麵前的蘇清歡,麵無波瀾,語氣柔和的說:“久仰大名!sare小姐,希望接下來的幾天,合作愉快。”

“合作愉快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