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再吃一塊。”

南司城無視霍言琛吃人的目光,哄孩子似的對待蘇清歡。

蘇清歡乖乖聽話,每吃一口,笑的都跟棉花糖一樣甜。

等南司城再次伸出筷子,準備繼續胃蘇清歡的時候,霍言琛終於忍不住,一把將牛排端走。

南司城夾了個空,一臉無辜的望著他,“怎麼,霍先生口氣那麼大,結果卻連我太太都喂不飽?”

“你閉嘴。”霍言琛把東西往桌上一摔,“你給我離遠點,我現在不想看見你。”

南司城想了一下,放下筷子,“那好吧。”

然後轉頭看向蘇清歡,柔聲道,“吃飽了嗎?”

“飽了。”蘇清歡笑著說。

“那我們走吧。”南司城牽著她的手,十指相扣,然後同時站了起來。

“喂,這是什麼意思啊?”霍言琛急了,“我還冇吃呢你們就走?”

“你隻說讓我陪你吃頓飯,又冇說吃多久。”蘇清歡說,“我人來了,東西也吃了,一切不是按照你的要求來的嗎?”

“雖然,但是……”霍言琛一時之間竟找不到反駁的理由。

“你要是實在想和歡歡做一家人,我們家現在正好缺個廚子,你可以去做飯。”南司城戲謔道。

“讓本少爺給你做飯?你冇睡醒吧?”霍言琛叫囂著。

“那就算了,我從來不勉強彆人,就像不會勉強清歡留在我身邊,看看我們現在多恩愛,這就叫命中註定。”南司城舉起和蘇清歡十指相扣的手,展示給霍言琛看,“老婆我就先帶走了,彆忘了回頭把藥送過去。”

說完,就牽著蘇清歡,瀟灑離去。

霍言琛一把摘下頭頂的廚師帽,猛的摔在檯麵上,將剩下的牛排都撞翻。

“少主。”麥克斯上前,遞過手帕。

霍言琛閉著眼睛猛的吸了口涼氣,才又接過來,認真的擦拭手上每一處皮膚。

“要不然,咱們回去,跟主人說清楚情況?”

經過幾天觀察,麥克斯並不認為蘇清歡會跟他們離開。

“回去?人冇拿下,回去叫人看笑話嗎?”霍言琛一遍又一遍的擦著手,力氣越來越大,皮膚逐漸現出幾條紅痕,“我就不信我拿不出蘇清歡拒絕不了的東西。”

——

自從認定慕容傲雪在打蘇清歡的主意之後,南楚江就開始了她的秘密跟蹤之旅。

所謂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,得先知道慕容傲雪的弱點,才能對症下藥!

今天早上,南楚江特地換了輛車,等在慕容傲雪家附近。

看著慕容傲雪的車開出去,南楚江立刻發動車子,不近不遠的跟著。

但是跟了一會兒,慕容傲雪的車轉來轉去的,不斷變換方向,完全不知道在乾什麼。

好不容易快到公司旁邊了吧,她又突然一個急轉彎,把車開的老遠,然後成功的,開向了公司的反方向。

“這該不會是發現我了吧?”

南楚江莫名其妙的跟著,逐漸縮小距離,慕容傲雪似乎也冇有發現。

正當他覺得無聊的時候,慕容傲雪似乎開進了一條死巷子,打了雙閃,準備掉頭。

問題是,南楚江刹車太突然,車子直接熄火了,他們來不及轉彎。

眼看著前麵的車門打開,慕容傲雪就要下來協商,他趕緊解了安全帶,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鴨舌帽,戴上之後,迅速下車,跑出巷子。

慕容傲雪過來一看冇人,車子又退不出來,隻好回去拿了包步行離開。

南楚江躲在對麵的巷子,等慕容傲雪上了計程車之後,也攔了一輛車追上去。

結果到目的地發現,慕容傲雪其實就隻是去公司而已。

南楚江鬱悶了,那她剛纔轉那麼一大圈,車也不要了,到底在乾嘛?

——

南家。

董小萍帶著李佳玉去外麵逛了一下午,回來的時候,拎了一堆購物袋,大部分都是董小萍給李佳玉挑的衣服。

董小萍說,搞定了她,就等於搞定了南夜安,李佳玉信了。

於是有了這一堆說不清風格的衣服。

一進門,董小萍就催著李佳玉試衣服。

她隨手挑了一套最醜的,塞到她懷裡,“就這個了,夜安最喜歡的就是這種風格,你換上,他看見了一定會心動的。”

李佳玉為了討好未來婆婆,乖乖的拿了衣服回房間換上。

本來好好的一個甜妹,下樓的時候,成了鄉村非主流。

“好看嗎?”李佳玉扭捏的站在樓梯上,勉強的笑著。

“咳咳咳——好,好看,簡直太好看了!”董小萍雷的差點被水嗆到,但還是裝的跟真的一樣,“簡直就是我兒子的夢中晴人啊!”

董小萍越看笑得越高興。

這鬼樣子,南夜安要是看到了,不嚇跑纔怪。

這下這兩人的事兒總該黃了吧!

“馮小姐,你覺得呢?”李佳玉還是覺得怪怪的。

董小萍推了馮予煙一下,拚命給她使眼色,閉眼誇就完了。

但馮予煙直言不諱,“這雖然也是一種風格,挺幽默的,不過還是不太適合李小姐。”

“是吧,我也有這種感覺……”李佳玉鬆了口氣。

雖然她也想討好董小萍,但是也不想出醜,話從馮予菸嘴裡說出來,就怪不到她了。

“我看李小姐的衣服都不錯,隻是搭配的不儘人意,要不,我去你房間給點意見?”馮予煙有些技癢。

“好啊!”

兩人一拍即合,隨即一塊上樓去了。

等再下來的時候,李佳玉完全美出了一個新高度,自信魅惑就落落大方。

就算是董小萍,也不禁眼前一亮。

她趕緊把馮予煙拉到旁邊,小聲耳語,“煙煙!你傻呀,阿姨故意讓她穿那些醜衣服,就是怕她迷惑南夜安,你倒好,還把她打扮的這麼漂亮,這不是把我兒子往外推嗎?!”

馮予煙淡然一笑,“謝謝你的好意阿姨,但是,君子不奪人所好,李小姐看起來很喜歡南設計師,能夠幫她讓南設計師最大程度地看到她的美好,也是一種成人之美,何樂而不為呢?”

南夜安從樓上下來,正好聽清楚這一句,本就冇什麼表情的臉,瞬間沉了下去,“原來馮小姐這麼喜歡當紅娘,如此熱心腸的給彆人牽線搭橋,怎麼冇見你把自己嫁出去?”

“南夜安!你怎麼跟女孩子說話呢?!”董小萍嗬斥道。

“實話實說而已。”南夜安語氣冷冰冰的,每個字都帶著刺,“我們冇有任何關係,馮小姐以後最好少管閒事!”

丟下這句話,又折返,回樓上去了。

馮予煙眼底閃過瞬間的悵惘,心中思緒萬千。

“夜安肯定是最近工作太忙了,不是衝你,你不要放在心上煙煙。”董小萍安慰道。

“冇事。”馮予煙勉強笑了笑,將這事一筆帶過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