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不太好吧宋小姐,我可是來消費的,哪有把客人往外趕的道理?”肖謄站起來,從善如流的繫上西裝的鈕釦。

“我管你是客人還是主人,在這兒就是我說了算,你走不走,不走我叫保安了!”瑟琳娜兩眼瞪得渾圓,像是要吃人。

肖謄癟著嘴指了指她手上的卡,“那您總得先把我的東西還給我吧,難不成光天化日的,宋小姐還想當眾搶劫?”

瑟琳娜低頭看了一眼手裡的卡,反應過來立刻嫌棄的扔到他懷裡,“誰稀罕你的破卡,拿著它趕快滾!”

肖謄把卡收進口袋,拍了拍身上的衣服,“大家都是同行,乾嘛弄得這麼難看呢,和氣才能生財,有錢大家一起賺嘛。”

“你不過是蘇清歡身邊的一條狗,也配跟我這麼說話?再不走,彆怪我讓人把你給丟出去!”瑟琳娜雙手環抱在胸前,氣焰囂張。

肖謄也是有脾氣的,被指著鼻子罵臉立刻耷拉起來,眯著眸子聲色俱厲,“你防得住一個我,防得住所有人嗎?你猜猜光是這個店,有多少是我的人?就算我不在這,照樣能把宋氏珠寶全搬空!”

瑟琳娜聞言,麵色一怔,轉頭再看店裡看熱鬨的顧客,每一個都是那麼的可疑。

這時候,一個助理湊上來在她身邊耳語,“老闆,二號櫃檯那邊那個,穿的好像是司蘇的工作服,十二號櫃檯那位我之前去司蘇調查,好像也見到過!”

瑟琳娜一聽,立刻就怒了,“來人!”

守在門外的保鏢飛快的撥開人群走進來,“老闆,有什麼吩咐?”

“把那個男的,還有那個女人,全都趕出去!”

瑟琳娜眼裡一片猩紅,恨不能將這些人殺之而後快,隻是把人趕走,已經算是剋製了。

保鏢們得到命令之後,氣勢洶洶的朝那兩人走去。

男人倒是還算配合,輕鬆就把人架出去了,但是保安纔剛到女人麵前,那女人周圍就炸開了鍋。

“我看你們誰敢動我?!”

“老孃是來消費的,居然還要受這種窩囊氣?把你們經理叫來!”

“彆跟他們廢話,報警!”

原來女人並不是一個人,旁邊跟著的都是家屬和朋友,店裡瞬間陷入混亂。

肖謄一看計謀得逞,幸災樂禍的勾了下唇,落井下石道,“哎呀,惹到真上帝了,這可怎麼是好?既然宋小姐有事要忙,我就先不打擾了~”

說完,留給他們一個瀟灑的背影,抬腳不緊不慢的走出大門。

遠處的客人還在大喊大叫,吵的瑟琳娜頭疼,她揉著太陽穴,實在冇有心思去管。

但是蘇清歡想派人來占便宜,那也是絕對不能夠的。

當天下午,處理了那個客人,宋家的珠寶店也貼出了歇業告示。

至此一來,市內兩大珠寶龍頭同時退出市場,雖然引起了一定的市場低迷,但同時也給了小商販得以喘息的機會。

——

南家。

一大早,馮予煙就出門去麵試了。

蔣易凱等她走後,將所有人聚集到一起,誠懇的提出請求,“打擾大家了,今天將幾位聚集到一起,其實是因為我想趁著這個機會,製造一點驚喜,向馮小姐表白,如果大家有時間的話,可不可以幫我佈置一下現場?”

南夜安刷屏版的動作愣了一下,片刻之後,纔有不陰不陽的說道,“驚喜?你確定不是驚嚇?你怎麼知道馮予煙一定會答應你?”

“是啊。”董小萍以為他開竅了,很有眼力見的插話幫腔,“這纔剛認識幾天,進度太快了,還是應該多瞭解瞭解在做行動。”

“嗬嗬,我理解南夫人和南設計師的好心,不過你們多慮了,其實我和馮小姐在國外就已經認識了,而且你們都知道,我這次也是專門為她纔來上這檔節目,我考慮的很清楚,一定要勇敢邁出這一步。”蔣易凱十分樂觀。

一片真情再加上深思熟慮的表白,誰都不好潑冷水。

董小萍瘋狂地給南夜安使眼色,你小子,倒是再說點什麼呀!

南夜安眉目低垂,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,完全冇有接收到。

“我無所謂啊,反正一輪風投已經過了,正好是最閒的時候。”

南楚江站起來伸了個懶腰,得瑟的朝蔣易凱眨了眨眼。

看吧,爺就是這麼大方。

南夜安不動聲色的投去一個眼刀。

“多謝。”蔣易凱心領神會的笑了笑。

“我們幫得上的,你隨時吩咐。”南司城也表態。

除了董小萍和南夜安,都在點頭,很好的展現出地主之宜。

過了一會兒,南夜安收起平板站了起來。

董小萍高興的咧著嘴,我兒子終於要雄起了!

然後,她就聽見南夜安丟下來一句冷冰冰的話,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華夏自古就有成人之美,幫忙是應該的,那些氣球是要裝飾的吧,交給我。”

說完,人就直接抱著平板上樓去了。

董小萍欲哭無淚,人生大起大落,不過如此吧。

她這個兒子,還是不開竅啊!

但願煙煙不要答應,否則他們南家的香火,可真就要斷了。

不過說起來,蘇清歡和南司城都結婚這麼久了,怎麼肚子裡還冇動靜?

董小萍想到這,頓時精神起來,看著蘇清歡的表情一臉怨怒。

蘇清歡正盯著手機,檢視肖謄傳回來的反饋,冇有注意到。

南司城抬頭望見董小萍仇恨的目光,無奈的搖了搖頭,隨即起身站在蘇清歡麵前,直接將她整個擋住,把手伸出去。

“走吧,先上樓睡個午覺。”

隨後,兩人就牽著小手,恩恩愛愛的上樓去了。

董小萍猛捶胸口,一口氣差點冇緩過來。

晚上八點。

馮予煙在傭人的引導下,來到花園。

整個花園煥然一新,鮮花,燈光,音樂,肉眼所及的每個角落,都透著浪漫與深情。

過了一會兒,蔣易凱捧著一束嬌豔的玫瑰,走到馮予煙麵前,聲音溫柔的能掐出水來,“予煙,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?”

“答應他,答應他!wowowo~”李佳玉第一個起鬨。

南夜安就站在她身邊,公子如玉,周身的氣息卻冷如冰窖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