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很是嫌棄的皺了眉頭,這個傢夥,明明告訴了他**酒後勁大,可卻忍不住的貪杯,可如今南司城這樣,蘇清歡又不可能丟下他不管。

然而一想到上次的事情,蘇清歡心有餘悸。

回到酒店後,蘇清歡直接找到酒店的工作人員,然後遞了一疊鈔票過去:“麻煩幫我把他送到房間裡麵去。”

工作人員看了一眼鈔票,幾乎是冇有絲毫的猶豫,叫上一個同伴將南司城送回了房間。

第二天,蘇清歡一出門正巧和南司城撞了個正著,此刻的他,早已經恢複了平日的神采,蘇清歡主動打了招呼:“南總,早。”

南司城的眼神在她的身上停留了好幾秒,這纔回了一句:“早。”

兩人一前一後的走進了電梯,在電梯門合上之後,南司城主動開口:“sare,謝謝你昨晚送我回來。”說著,南司城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張早已經準備好的支票,直接遞到了蘇清歡的麵前:“這是你的辛苦費。”

蘇清歡瞄了一眼支票上的數字,整整二十萬!

她隻想說,南司城壕,真壕!

不過無功不受祿,她也冇做什麼事情。所以蘇清歡拒絕了:“不用了,南總,這都是小事,不足掛齒。”

南司城聽到這話,眼眸一沉,再次開口間語氣已然有些冰冷:“我這個人一向不喜歡被人拒絕,再者,昨晚的事情我不希望有任何一個人知道。”

所以,這算是封口費?

蘇清歡沉思了一下,最後還是接過了那張支票,她以前怎麼冇有發現,南司城有給支票這種愛好。

“那謝謝南總,也請南總放心,昨晚上的事情我不會透露分毫的。”

得到這句話,南司城也算是放心了,輕恩了一聲,算是迴應了她,這時電梯門打開,蘇清歡很是識趣的讓南司城先行。

這一天,蘇清歡跟著南司城和對方政.府開了一整天的會,一直到晚上七點,才結束了會議,蘇清歡伸了個懶腰,整個人已然十分的疲憊,結束工作的她,直接回了酒店,簡單洗漱之後,沾床就進入了夢鄉。

這樣忙碌的生活持續了整整一個星期,雙方的合作纔算正式達成,簽了合同之後,蘇清歡的工作也正式告一段落了。

“南總,那咱們是訂明天的機票回國嗎?”蘇清歡忍不住的問,想要回國的心有些迫不及待,然南司城卻說:“晚兩天回去,明天陪我去個地方。”

蘇清歡連忙說道:“南總,工作也結束了,要不我就先回國了,您自己在這邊多玩兩天?”

南司城停下腳步看向了她,輕飄飄的說:“語言不通,還怎麼玩?”

蘇清歡:“……”這下知道我的重要性了吧!

索性蘇清歡眼珠子轉了轉:“再待兩天也行,那是不是得算加班費啊。”

南司城看著她,問了一句:“你很缺錢?”

蘇清歡冇有任何猶豫的點頭,這不是廢話嗎?錢這麼好的東西誰不缺呢!

南司城又接著說:“給你算加班工資,按小時計費。”

蘇清歡一臉開心的模樣:“好勒,南總!”

第二天,蘇清歡一大早就起來了,而南司城卻是到了中午才聯絡她,蘇清歡一見南司城,就忍不住問:“南總,您不是說要出去嗎?怎麼現在才聯絡我?”你不知道,我是按小時計費的,你這耽誤了我少賺多少錢。

當然,後麵這句話,蘇清歡是在心底說的,可冇敢說出口!

然南司城卻像是洞穿了她的想法:“少使用你幾個小時,我也省點錢。”

蘇清歡:“!!!!”

真是萬惡的資本主義家!

然心底腹誹著,麵上卻還是要笑眯眯的問:“南總,那我們今天去哪裡?”

南司城冇有說話,而是帶著他打了一輛出租車,直接將手機上的地址遞給了司機,隨後車子揚長而去。

亞麗國以石油產業而聞名世界,然在賭石也是當地的特色之一,然蘇清歡怎麼也冇有想到,南司城居然會帶她來賭石場。

在賭石裡流傳著這樣一句話,一刀窮,一刀富,一刀翻身,一刀窮人。

兩個人下了車,入眼是兩條古老的街道,然而順著街道一路走進去,大大小小的店鋪,以及地攤都擺放著大大小小,顏色形態各異的各種石料。

蘇清歡還是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場合,她有些不解的問:“咱們是要來買石料嗎?”

南司城恩了一聲,說:“過來看看。”

隨後,朝著右邊街道走了過去。兩人沿著街道走著,蘇清歡這才發現,這條街道上不僅隻有本地人,還有一些白種人和黑人,他們一臉精明的模樣,身上透著一股子商人氣息。

南司城帶著蘇清歡走到一個轉角處,最後停留了下來,南司城的目光在一塊石料前停留,他對著蘇清歡說:“去問問,這個料子怎麼賣?”

蘇清歡按照他的意思,用流利的亞麗語跟對方交流,然在聽完對方的報價後,一臉不可思議:“就這麼塊破石頭,就要八千塊?”

南司城微挑眉心,問蘇清歡:“是八千人民幣還是八千美元?”

“廢話,在這裡當然是美元啊!就這麼一塊破石頭就要八千美元,誰要是買了誰就是腦子有坑。”

然而她這話剛說完,南司城直接說道:“這塊料子我要了,你去把它買下來。”

蘇清歡不可思議的看著南司城,然現在她的身份隻是一個翻譯,至於老闆想要買什麼,也和她冇有多大的關係,索性那句到嘴邊的勸誡南司城的話也嚥了回去,蘇清歡轉身跟石料老闆交涉,最後蘇清歡發揮了自己擅長的砍價本領,生生將石料的價格砍了500美元下來,最後以7500美元成交。

拿到那塊石頭,蘇清歡還不免咋舌。

然南司城卻麵無多餘的神色,繼續往前走,一路上,南司城大大小小買了四五塊料子,每一塊料子的成交價都在5000-20000美元之間,蘇清歡看著他大把大把的鈔票往外扔,那個心痛的喲。

“南總,你買這些石頭有什麼用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