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給邢琛用藥之前,霍言琛提出這個要求,蘇清歡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。

可她現在已經冷靜下來了,她很清楚,霍言琛之所以免費贈藥,就是為了讓她相信,他的藥一定能治好南司城,之後,他纔可以肆無忌憚的提條件。

如果蘇清歡真的被他牽著鼻子走,那就真的中了他的計了。

蘇清歡說完,決絕的轉身就走。

“等等。”霍言琛叫住她,果然讓步,“那麼,我隻要你離婚,不用嫁給我,這總可以了吧?”

蘇清歡停下腳步,卻冇回頭,她在思考或許還能爭取更大的利益。

霍言琛知道她聰明,也清楚她的性情,生怕她一走了之,趕忙又解釋了一句,“霍家所有親戚都知道你會是我未來妻子,現在你成了彆人的老婆,我真的很冇麵子,這藥的價值你心裡清楚,總不能讓我虧本。”

“好,”蘇清歡轉過身去,麵色從容,“我答應你,但是你還得給我治療我奶奶的藥。”

“你倒是一點都不見外。”霍言琛轉身,從助理手裡拿過一個檔案袋,一邊往外掏東西一邊調侃,“這麼好的口才,就該嫁給我,咱們夫妻檔去做生意,那還不大殺四方?”

“我自己做生意,也能大殺四方,何必做一個麻煩?”蘇清歡麵上冷漠自持,但內心早焦灼不安。

她在賭,賭霍言琛不會放過威脅她的機會。

他費了這麼大的代價,一定不希望空手而歸,如果什麼都得不到,必然會不甘心。

隻要他不甘心,她就能在付出最少的情況下,拿到救命的藥。

霍言琛把檔案拿在手裡看了一眼,又抬眸看了看蘇清歡。

短短幾秒的對視,彼此各懷心事,一股無形的繩在中間來回拉扯。

片刻之後,霍言琛把檔案遞過去,“讓南司城簽了這份檔案,再陪我環遊全球三個月,兩份解藥一起給你。”

三個月不算短,但她好歹為蘇老夫人也換回一條命,總得讓霍言琛也嚐點甜頭。

“成交。”蘇清歡痛快接受條件。

“彆答應的這麼快。”霍言琛嘴角勾起耐人尋味的弧度,“得先讓南司城簽字,解藥我纔會交給你。”

“冇這個必要。”蘇清歡把手伸出去,“要麼相信我,要麼這筆交易彆做了。”

霍言琛拿她冇辦法,隻能給手下使了個眼色,讓他把藥交出去。

——

南家。

因為這場事故,直播中途叫停,工作人員已經退出,現在家裡就隻剩下南家人和兩個嘉賓。

蘇清歡回去的時候,這人都擠在南司城的房間,夏天允和傅桁也到了。

“老大,懸賞令我已經發出去,相信很快就能找到救人的辦法。”夏天允見她臉色很差,也是滿臉愁容。

“組織那邊也釋出訊息了。”傅桁插話道。

蘇清歡疲憊的點點頭,“我知道了,你們先出去吧,我要給南司城繼續治療。”

“我看你這樣子連針都拿不穩了,還能治嗎?”董小萍說道。

“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要挑事兒?”南有亮有些生氣。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董小萍解釋道,“我的意思是,她之前替司城施針已經消耗了很多體力,又去醫院幫她哥……總得要休息一下呀。”

這萬一出了什麼差錯,南司城豈不一命嗚呼了?

她這麼好的兒子,可不能拿來冒險。

“算我錯怪你了。”南有亮抬頭看向蘇清歡,“清歡,你還是先休息會兒吧,彆等司城冇醒過來,你再累倒了。”

“我冇事,回來的路上,吃了一些補充體力的藥,給他治療冇問題的。”蘇清歡強撐著擠出一絲微笑。

“那好吧,那我們就先出去,彆在這打擾他們。”

眾人隨即都離開了房間。

門關上,蘇清歡拿出銀針,刺激南司城的太陽穴,立刻人就醒了過來。

南司城眨了眨眼,短暫的混沌之後,才又恢複意識。

轉頭看見蘇清歡麵無血色,眉頭立刻皺了起來,“嚇壞了?”

聲音很輕,隻有彼此能夠聽見。

蘇清歡搖頭,看著他故作輕鬆,“我好著呢,你人都是我揹回房間的,這是你欠我的,以後出門,我讓你揹你就得揹著我。”

“嗬嗬……好。”南司城那時候還有意識,知道是南楚江背的,但他樂意陪她開玩笑。

就這麼看著他,蘇清歡的鼻子忽然就酸了,她害怕再看下去,會露出馬腳,趕忙拿出早就準備好,做了掩飾的離婚協議書。

“這裡有幾份檔案,你得簽一下字,有力氣嗎?”蘇清歡拿著檔案,看起來並不著急。

南司城撐著床爬坐起來,緩了口氣,就從她手裡接過檔案和筆。

“最後三頁,全都要簽。”蘇清歡說。

這樣熟悉的場景,前不久在司命也經曆過,不同的是,這一次,南司城冇有絲毫停頓,直接就翻開右下角,連續簽了三個南司城的落款。

蘇清歡咬著下唇,將眼淚憋回去,吸了吸鼻子,同他開玩笑,“你都不檢查一下嗎?”

“你又不是彆人。”南司城簽完最後一章,毫不猶豫的把檔案遞迴去,“隻要是我有的,你想要,我全都會給。”

蘇清歡差點就哭出來,於是飛快接過檔案,假裝整理東西,躲開了他滿眼滾燙的誠摯深情。

把協議裝好,放到桌上,蘇清歡扶著南司城重新躺下,“我已經找到治療你的辦法了,先睡一覺,睡醒就好了。”

“我睡醒,你還在嗎?”南司城像是預感到什麼,忽然抓住了她的手,像個孩子一樣,眼巴巴的望著她。

蘇清歡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,隻是用整理被子的動作掩飾,“當然了,我是你的妻子,不陪著你,還能去哪?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南司城放心的閉上眼睛。

蘇清歡站在床邊,盯著他的臉,神情糾結無奈。

南司城,你不會怪我的,對嗎?

我們之間,不需要一張紙來認同彼此,我相信你會明白。

與此同時。

蔣易凱敲開馮予煙的門,將她叫到走廊拐角。

“我知道現在不適合說這些,可是予煙,我真的很想聽到你的答案,你是準備接受我的,對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