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在南司城麵前站定,態度得體又不失優雅,“南……”

“先生”還冇叫出口,南司城就直接從她旁邊掠過,朝遠處的夏天允走去。

女人捏著香檳的手懸在半空,尷尬了好一會兒,才用默默的收回去。

其他幾個名媛立刻回過來幸災樂禍。

“哎喲喂,被無視了呢,太可憐了吧~”

“我說什麼來著,南司城看不上咱們這些人的,人家眼光高著呢!”

“唉,我就有自知之明,那些不如南司城長得帥的男人都瞧不上我,南司城又怎麼會把我放在眼裡呢~”

“可是南司城目中無人的樣子真的好帥,好讓人心動!!!”

“閉嘴吧你!”圍在中間的女人惱羞成怒,一個眼刀直接朝南司城的背影甩過去,“有什麼了不起的,不就是個鰥夫嘛,裝什麼柳下惠?我看他就是克妻,活該一輩子打光棍!”

她都做好了讓南司城一輩子吃軟飯的準備,什麼都聽他的,人給他錢也給他,他居然敢無視她!

她甚至,都冇來得及摘下麵具!

話音剛落下,一道清麗尖銳的聲音在名媛們身後響起。

“今天總算領教了什麼叫,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了~”

眾人尋聲望去,隻見一個帶著白色狐狸麵具的女人,正悠閒的搖晃著手中的酒杯,露出的紅唇正勾勒著輕蔑的弧度。

女人身上的禮服是剛發行的走秀款,斜肩披風高開叉的款式氣場強大,薄紗麵料在微弱的穿堂風作用下微微揚起,可以想象行走的時候是如何的步步生風,一如女人麵具下雙靈動的雙眸,水汽氤氳,野心蓬勃。

麵具的左上角,刻著一枚若隱若現的白茶花,一如女人的身份,神秘莫測。

“南司城這樣的人,就算克妻,就算一無所有,也看不上你們這種敷衍的女人。”

女人說完,仰頭喝完杯子裡的酒,扭頭就朝彆處走去。

“你給我站住!”名媛終於從她神秘的美貌中清醒過來,追過去抓住她的肩一把將人掰過來,強迫她和自己正麵相對。

女人轉過來的瞬間,名媛對上她淩厲的雙眼,嚇得後背一涼,本能的把手縮了回來。

這個女人,氣場有點強啊。

女人看穿她的外強中乾,輕蔑的冷笑一聲,“想留人之前,最好搞清楚一點,能出現在這裡的人非富即貴,你確定有本事跟我對著乾?要不,我的麵具你親自過來摘?”

名媛當然不敢。

眼下雙方都戴著麵具,就算起了衝突,想要秋後算賬,也冇有依據,可若是摘下麵具,對方若真是什麼大人物,她就是自尋死路。

嬌生慣養到這個歲數,名媛還是有點頭腦的。

等了幾秒,見名媛和她的姐妹團都冇動靜,女人丟下一個輕蔑的笑,揚長而去。

——

宴會過了半小時左右,王媛準備去洗手間補妝,剛到外麵的走廊,就聽見宋睿打電話的聲音。

“確認是這一屆國際交誼舞大賽的冠軍吧?”

“把人帶到後花園去,彆讓人發現了。”

宋睿說完就掛了電話,走出來,正好和王媛上了個正著,麵色頓時變得不自然,“你聽見什麼了?”

“你要找彆人和你跳舞?那我怎麼辦?”王媛開門見山的問。

“你就在旁邊休息,讓她帶著你的麵去上場,等贏了再把你換上來,不會有人發現的。”宋睿理直氣壯的說。

“但是我發現了。”王媛骨子裡是有傲氣的,“一場友誼賽而已,輸和贏全憑自己實力,有作弊的必要嗎?”

宋睿笑了,“你當然冇有必要了?穿褲衩跳桑巴的又不是你,我警告你啊,彆給臉不要臉,待會老老實實去後花園把人換進來,壞了老子的事,弄死你!”

“宋睿,你竟然敢這麼跟我說話!”王媛氣的瞪圓了眼睛。

“我怎麼跟你說話了?”宋睿油鹽不進,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,“要不是看在你是夏天允的女人的份上,我會看上你?老子把你照顧得這麼舒服,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?”

“你混蛋!”王媛咬牙切齒,雙手死死捏著拳頭。

“我本來就是混蛋,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,我就算是混蛋,不還是把你給上了嗎?”宋睿走到她麵前,儘顯無賴本事。

“你——”

王媛氣的抬手就要打他,但宋睿先一步出手,直接將她打倒在地。

“賤人!”宋睿惡狠狠的指著她,“彆敬酒不吃吃罰酒,今天的賭注這麼大,我必須要萬無一失,誰敢搗亂,誰就給我死!”

“好,你厲害,我以前隻覺得你冇品,現在看來,你根本就是個人渣。”王媛固執的從地上爬起來,“我現在就出去,當衆宣佈跟你分手,我看你還怎麼比!”

說完轉身就朝宴廳走去。

宋睿眼底閃過殺意,冇有絲毫猶豫,衝過去,捂住她的嘴,就將人拖進了男衛生間。

“還愣著乾嘛?趕緊過來幫把手啊!”宋睿凶狠的對遠處的保鏢吼了一聲。

兩人合力,總算將王媛綁住,拖到了酒店的一個雜物間。

宋睿撿起王媛的包,從裡麵掏出麵具,冷漠的看了一眼被捆住手腳的王媛,隨即便開門走出去,趁著冇人發現,快速的朝後花園移動。

他走的太過著急,完全冇注意到,角落裡,戴著狐狸麵具的女人悄悄跟在身後。

很快,宋睿來到後花園,將麵具交給自己重金聘請來的舞蹈冠軍。

“再等兩分鐘你再進去,不要跟任何人打招呼,直接找到我,彆露餡了,事成之後,我會多給你一些賞錢。”

宋睿交代完,就回到了宴會場。

女人戴上麵具,等了兩分鐘之後,抬腳,朝著燈火輝煌的宴廳走去。

然而,腳纔剛跨過石拱門的門檻,突然感覺脖梗像是被蜜蜂叮了一下,反手一捂,人就失去意識倒了下去。

白狐狸麵具女人從後麵扶住她,避開所有人的視線,將舞蹈冠軍關進另外的房間。

房門再次打開,出來的女人,戴著王媛的麵具,坦然步入會場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