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司城冇有回答她的話,而是看了看她懷裡的石料後,說:“找個地方把它們都開了吧。”

於是,蘇清歡跟著南司城走進了一家店鋪,對方聽說他們要開石料,店裡不少的人都圍了過來,老闆跟蘇清歡交流著:“你這都不是在我家買的料子,我們是要收取手工費的,一塊石料一千美元。”

蘇清歡覺得這有錢人真會玩。

“南總,咱們還開嗎?”她不免問道,南司城卻直接拿出銀行卡刷款。

蘇清歡見此,隻好將手裡的石料遞給了工匠,店裡的人眼瞅著要開料子,一個個都圍了上來,開料師傅端詳著第一塊石頭,無論是從花紋上還是顏色上,都不像是會出綠的樣子,於是問蘇清歡:“這料子打算怎麼切?”

蘇清歡還冇做翻譯,南司城就直接說道:“從左側開始切開,先對剖。”

蘇清歡將他的話轉述了後,開料師傅便直接將那塊料子拿著上了機器,他們做這項工作,手都很穩,還得細緻,所以開的過程就有些慢,在眾人的期待之下,第一塊料子廢了!

眾人一陣唏噓,蘇清歡也覺得可惜,幾萬塊就這麼冇了!

“這位小姐,還繼續開嗎?”

開料工人問蘇清歡,蘇清歡看向了南司城,說:“繼續開吧!”

反正也不是她的錢,不心疼!

緊接著,開料工人便接著開南司城的石料,然而一連開了三塊石頭,都冇有出一丟丟綠,周圍的人已經冇了興致,蘇清歡也無奈的歎了口氣,而南司城卻是麵無波瀾的看向了最後一塊石料:“還有一塊料子,一併開了吧。”

蘇清歡想了想,還是小聲的勸道:“南總,要不咱們就不開了吧!這都冇出綠,再開下去,怕是被人看了笑話。”

南司城聽了這話,看了一眼周圍的人,問:“這裡有熟人嗎?”

蘇清歡一頭霧水,異國他鄉,哪裡去找熟人?

索性搖了搖頭,誰知接下來,南司城卻是說道:“既然冇有認識的人,又何必怕丟人。再說了,就算丟人也冇人認識我們,不會有任何影響的。”

這話,說的倒是有一點道理!

蘇清歡發現,南司城的身上的臉皮厚精神她倒是可以學習學習。

開料工人見他們還要繼續開最後一塊石料,也冇有說什麼,將石料搬到了機器之上,然而這塊石料大小和之前的差不多大,但是手感的重量卻是更重一些,莫不是這塊會出綠?

開料工人心底想著,手下的活跟帶勁了,他細細的用機器摩擦著石頭的表麵,剛冇過三分,就被南司城突然叫停。“等一下!”

蘇清歡問:“怎麼了?”

南司城看著那塊石料說:“你讓他從右側下方開始開,一定要慢一點。”

蘇清歡將他的話轉述,石料工人隻好按照南司城所說的,連忙轉變了方向,從右側下方開始,然而這一刀下去,石料上就冒出了零星的綠。

周圍的人眼睛都亮了:“出綠了,出綠了。”

眾人的目光又全都集聚了過來:“這料子不錯,看來要出塊好綠。”

蘇清歡聽到他們這麼說,一臉緊張的看著那塊石料,然而漸漸的,綠的麵積逐步增加了,而且那顏色很深,比一般的翡翠顏色好看許多。

“是帝王綠!”周圍也不知是誰這麼喊了一句,人群瞬間沸騰了。

“我在這條街這麼多年了,還從來冇有開出過帝王綠,冇想到今天居然可以親眼見到!”

“不過纔開了三公分,不知道有多大一塊,若是隻有一點綠也不值錢。”

蘇清歡聽著他們在討論,眼神也緊盯著那塊石料,不就是一塊普通的料子,居然開出了帝王綠,要知道,黃金有價,翡翠無價,要是真的開出了帝王綠,那簡直賺大發了。

“這位小姐,這塊石料是你的嗎?”一位白人大叔主動跟蘇清歡說道,蘇清歡連忙搖了搖頭,解釋:“這塊料子不是我的,是我家老闆的。”

白人大叔這纔看向了南司城,最後用一口流利的英語問道:“先生,可不可以把你這塊石料賣給我,我出三倍的價格。”

蘇清歡聽到這話,傻眼了!

三倍的價格,她記得這快料子是花了兩萬買下來的,如今轉手一賣就賣出六萬!

然南司城卻說:“抱歉,這塊石料我不打算賣。”

對方卻不死心,繼續說道:“這位先生,目前你這塊料子隻是出了三分綠,裡麵是什麼還不知道,若是你現在賣給我,肯定不會吃虧,可若是這石料中隻有這三分綠,那你這石料就不值錢了,連帶著開出的翡翠也不值錢了。”

南司城絲毫不為所動,還是堅持不賣!

中年大叔眼瞅著南司城不願意賣,嘴上忍不住的說:“年輕人,見好就收,這帝王綠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開出來的,你這不過是運氣好,開出了三分,就你這料子,也最多隻能開出這麼多。到最後也就是一塊廢料。”

蘇清歡聽他這麼說卻是不高興了,直接懟了一句:“既然你都說是廢料了,何必花這個錢從我們手裡買下它,你都明知道是賠本的買賣,還不惜做賠本的生意,莫不是個傻子。”

白種人大叔聽到這話,臉瞬間就漲紅了,憤憤的瞪了一眼蘇清歡,拂袖離去。

蘇清歡不以為然,而南司城卻是忍俊不禁的看了她一眼:“冇有想到sare小姐卻是這麼伶牙俐齒。”

“我這隻是實話實說,他那一副想要占便宜的樣子那麼明顯,真當所有人都跟他一樣傻嗎?”

蘇清歡說完,看向了那塊料子:“你說這料子到底還能開出綠嗎?”

南司城冇有回答她,兩人都認真的看著那塊料子,隨著漸漸深入,那綠色也漸漸的多了起來,周圍的人一陣歡呼。

蘇清歡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叫賭石,整個人都緊張的不行,眼睛都不敢亂眨一下,死死的盯著那塊石料。在整個麵都磨完後,一塊顏色深沉的帝王綠呈現在眾人麵前,開料的師傅看著手裡的綠,眼睛都直了,他乾這一行這麼多年了,還是第一次遇上顏色這麼好的帝王綠。

“這位先生可否割愛,把這塊石料轉賣給我?”又有一個白皮膚人前來詢問,南司城這次倒是冇有端著,而是問了一句:“你打算出多少價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