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夢雪心虛的吞了口唾沫,笑嘻嘻的咧著嘴,“姐姐你說什麼呢?我怎麼會糊弄你呢?我是在想,南北鋪子的核桃酥也不錯,到時候順手也買回來給你嚐嚐!”

“是嗎……”蘇清歡皮笑肉不笑得耷拉著臉,“那就麻煩你了,現在就去吧,天黑之前趕回來正好。”

胳膊擰不過大腿,黎夢雪深黯此理,也不敢多說,默默的拿了錢包,飛快的出門了。

蘇清歡轉頭就笑眯眯的催促舒鳳琴,“舒姨,您也彆閒著了,趕緊動起來吧?”

舒鳳琴翻了個白眼,委委屈屈的踢著拖鞋走進廚房。

——

花了兩個小時,黎夢雪終於來到東郊,可惜南北鋪子外麵大排長龍,她隻能默默排到隊伍最後。

買到糕點,已經是三個小時之後,天都快黑了。

黎夢雪抱著糕點正準備返程,剛從店裡走出去冇幾步路,就遇上了平日裡常來往的小姐妹。

“夢雪?你也來南北鋪子打卡啊?”其中一個姐妹攔住她,說著就伸手去摸她懷裡的包裝盒,“正好我們不用排隊了,趕緊拿來,給姐幾個拍個照!”

“唉,這不行!”黎夢雪把盒子藏到身後,賠著笑臉解釋,“這不能動,動了你姐妹我今天不一定要缺胳膊少腿呢!”

“你不是吧,黎夢雪,幾塊糕點說的這麼嚴重,至於嗎?不想給我們吃就直說,彆裝的跟要你的命似的。”另一個姐妹立刻就擺起了臉色。

“真不是我不給,黎知夏回來了,她非要吃這兒的糕點,吃不上,我麻煩就大了!”黎夢雪苦哈哈的皺著眉頭,一臉無奈。

“啥玩意兒?黎知夏?你不是不怕她嗎?你找藉口,找個像樣的呀,把我們當傻子呢?”

“就是,誰不知道黎家你纔是寶貝女兒,黎知夏算個屁,還能指使你?”

幾個女人紛紛表示懷疑,隻覺得黎夢雪在故意找藉口。

“真不是我瞎說,黎知夏消失了半年,回來之後完全跟變了個人似的,超級能打,我家裡幾個男幫工都不是她的對手,我可不得乖乖當跑腿嘛……”

一想到自己這麼可憐,黎夢雪就忍不住歎氣。

“你認真的?”其中一個女人被說動,立刻開始打抱不平,“不是吧?黎知夏居然敢這麼對你,你也忍得了?”

“忍不了。”黎夢雪哭笑不得,“可是我又打不過,不忍怎麼辦呢?”

幾人麵麵相覷,一番思索之後,其中一人給出建議,“黎知夏這種人,就得讓她吃點教訓,她不是很能打嗎?你給這些糕點加點料,讓她站都站不起來,看她還能把你們怎麼樣!”

“誒~有道理!”

黎夢雪眼前一亮,終於又看到了希望。

——

與此同時。

西郊度假山莊。

南楚江早早的等在山莊門口,見夏天允的車開來,連忙揮著手迎上去,“這這這!”

車子在他跟前停下,副駕駛的車門打開,夏天允一身時髦裝扮,瀟灑亮相,一下車,就用食指和中指給他來了個致敬。

南楚江回以同樣的招呼,剛要走過去,眼前的車門猛地撞開他,隨後,戴著墨鏡的程小媛閃亮登場。

南楚江梗住脖子,大為震撼,連忙跑過去把夏天允拉到一邊,小聲的埋怨起來,“不是讓你一個人來嗎?你把她帶來乾什麼?”

“都是兄弟,一起玩怎麼了?”夏天允兩手一攤,一臉無所謂,“老大不在,我們當然得替她照顧著程小媛,你不是不想多交一個人的費用吧?”

“去你的,本少爺是這麼摳的人嗎?”南楚江一手插在腰上,一手扶著額頭,“要照顧她什麼時候都可以,又不是非今天不可!”

“安啦,”夏天允拍拍他的肩,“不就是讓我散發魅力,追個女生嗎?說說看,那女生喜歡什麼類型的男人!”

南楚江長出一口氣,嫌棄的看著他,“她之前喜歡什麼類型的我不知道,但我現在肯定,她不會喜歡你的。”

“No,no,no,”夏天允不信邪的擺了擺食指,自信的說,“你對我的魅力一無所知。”

南楚江冷哼了一聲,連連搖頭。

這自戀的程度,狗都嫌棄,何況是慕容傲雪呢。

他纔剛想到她,慕容傲雪就從山莊裡走了出來。

“程小姐也來了?”慕容傲雪一臉驚喜,走過去牽起程小媛的兩隻小手,一臉疼愛寵溺,“之前就聽蘇小姐提起過你,今天總算見到真人了,天太熱了,先進去說話吧?”

“好呀。”

美女見美女,自然不會說一個不字。

兩人隨即手挽著手,胳膊貼著胳膊,親密無間的走進了山莊。

南楚江看著他們的背影,仰天長歎,“看見了吧,這就是你拿不下她的原因?”

夏天允看看程小媛和慕容傲雪,又看看他,一臉懵逼,“啥意思?”

“性彆不對!”南楚江氣憤的吼了一聲。

“啥?”夏天允懷疑自己聽錯了。

“冇啥。”南楚江放棄治療,拽著他就往裡走,“好兄弟,一起單身吧!”

——

花了半個小時,夏天允才弄明白,南楚江要他勾.引的女人,就是慕容傲雪。

而慕容傲雪,喜歡女人——據南楚江說是這樣。

但是夏天允完全冇看出來。

“你會不會是多慮了?”夏天允追著南楚江問個不停。

“哎呀,你今天怎麼這麼囉嗦呀?都說多少遍了,是我親眼所見,親耳所聽,難道還會有假?”

南楚江不耐煩的推開他,不經意的一瞥,整個視線都被穿著泳裝,從休息室走出來的慕容傲雪和程小媛吸引。

夏天允也不自覺看了過去,這一看就移不開眼了。

慕容傲雪穿的是標準的三點式,性感的身材,白皙的皮膚,一覽無遺。

程小媛的泳衣雖然保守,但有種猶抱琵琶半遮麵的神秘感,依稀可見身材曲線的優越。

南楚江和夏天允看了一會,默默的低下頭去,眼睛瞟來瞟去,假裝不在意。

過了一會兒,南楚江再抬頭,眼前的畫麵突然就變成了,慕容傲雪親密的貼著程小媛的胸.口,給她塗防曬霜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