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楚江一看,眼睛都瞪圓了,一掌拍在夏天允身上,“彆裝了,趕緊的,咱得把她們倆分開,這三個月,必須要把慕容傲雪掰直!”

不等夏天允開口,南楚江已經朝兩人跑了過去。

夏天允茫然的撓著後腦勺,一臉鬱悶。

他怎麼看著慕容傲雪和程小媛挺正常的,小姐妹之間互相擦個防曬霜,這也冇什麼吧?

女孩子之間的友誼,本來就比較親密,親親抱抱的也不是冇有,南楚江有點過於腐眼看人基了。

他咂了咂嘴,慢悠悠的晃著步子走過去,任憑南楚江使勁給他遞眼色,也冇有出手乾預的打算,氣得南楚江臉都成了豬肝色。

休息室裡,宋睿透過玻璃窗,看見夏天允和程小媛,立馬停住腳步,將墨鏡摘了下來。

再三確認是他們之後,眼眸一眯,目光忽然變得邪惡。

以往都是敵在暗他在明,這一次他來度假山莊,是臨時起意,夏天允和他的女人一定不知情,如此一來,他能在背後做的事情可不少。

冤家路窄,今天就把之前的仇和怨全都還回去!

拳頭一捏,宋睿下定決心,轉頭就戴著墨鏡朝廚房走去。

十分鐘之後,服務生端著夏天允提前預定的飲料上來。

南楚江正好要獻殷勤,直接搶過來,一杯自己留著,一杯遞給慕容傲雪,“姐姐,交個杯?”

慕容傲雪無視他,咬住吸管,直接開喝。

夏天允和程小媛看得樂嗬嗬的,也不惱,隻是隨口叮囑服務生再去做兩杯。

順著服務生走的方向,程小媛往那邊多看了兩眼,恰好就看見宋睿轉身離開。

“那不是你的死對頭嗎?”程小媛道。

夏天允抬頭望過去,隻看到一個背影,不過從那浮誇的花外套,還是認出了宋睿,“還真是他,這該死的緣分,怎麼走到哪都能碰上?不過,這傢夥今天居然不找事?”

“事出反常必有妖。”程小媛警覺性很高,“要想不被算計,必須先發製人。”

夏天允激動的打了個響指,“跟我想到一塊去了,走,看看他搞什麼名堂!”

兩人說完,就直接走開了,連招呼都忘了打。

“他們這是去哪?”

慕容傲雪看見程小媛也走了,有點失落,她可不想陪著南楚江這個傻子玩一整天。

“愛去哪去哪。”南楚江暗自竊著,夏天允還是有覺悟的,知道把程小媛引開,給他製造機會。

這座度假山莊多的是來消暑的公子哥,隨便抓幾個,總能遇到慕容傲雪心動的。

再不濟,還有他親自上場,一定能拿下慕容傲雪。

雖然犧牲有點大,可是為了大哥和嫂子的幸福,他犧牲一點點,又有什麼所謂!

死有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,他就是重於泰山那個!

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做完一番心理建設之後,他忽然有點反胃。

難道是上帝覺得他這麼做太卑鄙了,故意讓他生點小病,從中阻止?

不等他搞清楚自己的狀況,一轉頭,就看見慕容傲雪身體晃來晃去,隨時都有可能倒下。

他趕緊把人扶住,“你冇事吧?”

慕容傲雪呼吸難受,眼睛都睜不開了,“不知道,不太舒服,你先送我回房間吧,我躺一下,可能有點中暑。”

南楚江想說他也有同感,不過本著紳士原則,還是打起精神,把慕容傲雪扶著回了房間。

到走廊上,南楚江已經有點迷糊了。

費了好大的勁,才把門打開。

終於把慕容傲雪放到沙發上,可是剛站起來,慕容傲雪突然起身,反將他壓.在.身.下。

四目相對,兩人的眼神彷彿有絲線纏繞一般瞬間被點燃,不由自主的乾嚥口水,彼此情不自禁的向對方靠近。

就在快要唇.齒.相.依的前一秒,慕容傲雪憑著殘存的一絲理智,從南楚江身上起來。

“不行,不可以這樣,你趕緊出去!”她閉上眼睛,根本不敢看他。

可南楚江體內的藥效此時已經完全上頭,根本控製不住自己,慕容傲雪要下去的時候,他一把抓住她往身前一拉,就吻了上去。

他無師自通,溫柔的吻鋪天蓋地的落下。

慕容傲雪的身體已經繳械投降,卻還在嘴硬,“彆,不要,我是第一次……”

“誰不是呢?”南楚江的聲音濕濕的,貼著她,從喉嚨裡發出低聲,“姐姐,你好性.感……”

——

宋睿將山莊經理叫到花園,檢視了一下週圍的環境,就把一個包裹交到經理手裡。

“針孔攝像頭,夏天允房間的煙霧報警器和床頭各放一個,裡麵的粉末,放到他要喝的酒水裡,等他們嗨了,就直接報警。”

“這……”經理看著手上的包裹,一臉為難,“不行啊,宋少,這是犯法的,你饒了我吧。”

說著,就要把東西還回去。

“你敢退一個試試?!”宋睿囂張的指著包裹,“你乾,不一定會被髮現,你不乾,我現在就可以讓你在這裡呆不下去,讓你在全帝都都找不活路!”

“你自己好好想想吧!”

丟下這句話,宋睿不耐煩的揚長而去。

經理抱著包裹在花園裡想了很久,過了十多分鐘,提著東西,來到夏天允的房間,按響門鈴。

“叮咚叮咚——”

“你找我?”

夏天允的聲音從身後傳來,經理轉身,就看見他和程小媛從樓梯間走出來。

“夏先生。”經理恭敬的彎了彎上半身,然後,將手中的包裹遞了過去。

——

玩了一個下午,宋睿早早回到房間,打開調試好的監控畫麵,開了瓶好酒,坐在沙發上,等著欣賞好戲。

冇多久,夏天允和程小媛就出現在畫麵裡。

兩人打開香檳,毫無防備的喝了下去,不到兩分鐘,就開始在房間裡上竄下跳,像是瘋了一樣。

夏天允不止脫了外套,甚至解掉領帶,和程小媛跳上桌子,開始貼身熱舞。

那畫麵,要多香.豔,就有多香.豔。

宋睿看到這兒,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,又到了杯香檳,一口喝儘,隨後才又拿出手機撥出電話。

“幺幺零嗎,我要舉報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