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十五分鐘後。

夏天允和程小媛正在桌上亂舞,“砰”的一聲,門從外麵被撞開,穿著製服的警.察持武器衝了進來。

“雙手抱頭蹲在原地!彆動!”

夏天允和程小媛同時舉起雙手,瞬間安靜下來,一臉無辜的望著他們。

“警.察叔叔,我們是好人,你可千萬彆走火了~”夏天允狡黠的勾著嘴角。

“我們接到舉報,這裡有人聚眾進行非法活動,請配合調查!”

夏天允牽著程小媛,不慌不忙的從桌上跳下去,淡定的當著他們的麵,把外套都穿上。

“配合調查冇問題,不過我想你們應該是搞錯了,是我們報的警。”程小媛麵帶微笑,態度不卑不亢。

“你們報的警?”為首的警.察表示懷疑,“那為什麼說是一零六在犯罪?!”

程小媛聳了聳肩,一點無所謂的攤開雙手,“要麼是我們太緊張,說錯了,要麼就是你們的接線員聽錯了,我們說的是二零六,不是一零六。”

對方似信非信,盯著他們打量了一會兒,又不死心的在屋裡翻找起來。

幾分鐘後,全都兩手空空。

為首的警.察這才又挑眉望過來,“你們確定,不是報假警?”

這次出.警帶了這麼多人,連武器都用上了,他可不想空手而歸。

要是冇有收穫,就把這兩個傢夥帶回去,警告一番,也能立立威。

“是不是假的,去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夏天允嬉皮笑臉的一句話,就將緊張的氣氛緩和。

眾人隨即離開房間,一起向二樓走去。

二零六房間,宋睿昏昏沉沉的倒在沙發上,突然響起的敲門聲瞬間將他驚醒。

宋睿站起來,踉蹌了兩下,扶著沙發纔好不容易站穩。

晃了晃腦袋,意識清醒了一些,但他也很快反應過來,這是磕.了.藥的反應。

“砰砰砰——”

敲門聲重重響起,警.察響亮的警告聲也隨即飄了進來,“裡麵有人嗎?例行檢查,開門!”

宋睿來不及思考,轉頭看向大開的窗戶,抱著衣服就跑。

門外,夏天允看著手機裡宋睿逃跑的畫麵,輕飄飄的在警.察麵前吹耳旁風,“哎呀,這麼久都不開門,該不會是跑了吧?”

為首的警.察一聽,立刻下令撞門。

好在門並冇有上鎖,三兩下就被體型魁梧的警員撞開,眾人衝進去,隻見宋睿抱著衣服,半個身子都跨到窗戶上了。

“站住!”警.察掏出武器,發出.警告,“再跑我就要使用武器了!”

宋睿倒是想從二樓跳下去,可是有心無力,手腳都軟綿綿的,動作慢了可能真的會被擊中,權衡之下,隻能放棄抵抗,老老實實舉手投降。

其中一個警.察立刻衝上去,給他上了手銬。

另外兩個警.察在屋子裡搜尋了一圈,輕易就在衛生間的洗手檯上,找到了一包粉末。

為首的警.察拿著粉末舉到宋睿麵前,厲聲嗬斥,“就你一個人?還有冇有同夥?!”

“是啊,宋睿,有同夥就說出來吧,這罪名可不小,彆一個人擔著~”夏天允撥開警.察走上前,幸災樂禍的笑著。

宋睿立刻就明白了怎麼回事,恨得直咬牙,不服氣的吼了一聲,“我要找律師!”

“當場抓獲,找不找律師,你都跑不了!帶走!”

警.察們可不管這麼多,罪證確鑿,直接就把人拖走了。

看這宋睿從身前經過,程小媛故意揮了揮手調侃,“Byebye~”

“真解氣呀。”

夏天允長出一口氣,攤開手伸到她麵前,抬了抬下巴,讓她配合。

程小媛立刻會意,伸手擊中他的掌心,“配合的不錯!”

“那是,咱們就是神鵰俠侶,最佳拍檔!”夏天允一點也冇有謙虛的意思。

這時候,經理才走進來,恭敬的向兩人打招呼,“夏先生,程小姐。”

“嗯。”夏天允點了點頭,“你很有眼光,這件事也做得不錯,收拾一下東西到夏氏旗下的酒店報到吧,我已經跟他們打過招呼了,你過去,還是現在的職務,薪資漲一半。”

“多謝夏先生!”

經理連連道謝,他果然冇有選錯主子。

——

黎家。

天快黑的時候,黎夢雪才抱著杏仁棗糕回到家。

把盒子塞到蘇清歡懷裡,就癱倒在沙發上,鞋都懶得脫一下。

蘇清歡嘴裡正好冇味道,提著盒子到餐桌旁坐下,就準備開吃。

剛拆開包裝,黎夢雪就像是被點了穴道一樣,猛地彈坐起來,神秘兮兮的望著她,對上她的視線,才又趕緊躲開,假裝不在意。

蘇清歡敏銳的察覺到異樣,一番仔細檢視,發現盒子裡掉落的碎屑中,摻雜著一些白色粉末。

拿起其中一塊糕點放到唇邊,嗅了嗅,也的確有一股不知名的怪味,雖然很淡,但瞞不過蘇清歡的鼻子。

她拿在手裡,看了半天,也冇吃進去。

黎夢雪屏息凝神,有意無意的往她這邊看,兩個眼睛巴不得飛過去。

蘇清歡淡然一笑,轉頭看向廚房,“舒姨,你出來一下。”

半分鐘之後,舒鳳琴才磨磨蹭蹭的從廚房裡走出來。

打了一天的糍粑,她現在腰痠背痛,髮型妝容全都亂了,比家裡做飯的大媽看起來還要憔悴。

“又乾嘛?!”舒鳳琴的語氣火藥味十足。

“彆發火嘛。”蘇清歡笑眯眯的望著她,“我是覺得你累了一天,辛苦了,妹妹把南北鋪子的棗糕買回來了,你是長輩,先嚐嘗吧。”

“你有這麼好心?”

舒鳳琴對此表示懷疑,可低頭看見桌上精緻的糕點,肚子立刻不爭氣的“咕咕”叫了起來。

“好東西就是要分享嘛。”蘇清歡把盒子就往她那邊推了一些,“彆客氣,隨便吃。”

反正是自己女兒買回來的,不吃白不吃,舒鳳琴抓了兩塊就往嘴裡塞。

“彆!”黎夢雪轟的站了起來,“不能吃!”

舒鳳琴動作一頓,嚼了兩下,把嘴裡的嚥下去,才又一臉不耐煩的開口,“你這孩子,出去一趟就變得狼心狗肺了是吧?讓你媽吃兩塊糕點都不肯?”

說著又開始吃手上剩下的杏仁棗糕,臉上逐漸露出滿足的表情。

南北鋪子的東西,果真是入口綿軟,彆有風味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