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聽到這話,黎夢雪的眼神閃爍起來,不自覺將聲音放低。

“準備的差不多了,這次一定能考到十級,加入鋼琴協會,你放心吧,爸爸。”

“那就好,上次你冇過,害我在朋友麵前丟了麵子,這次可不能再出意外,趕緊去練習!”黎城岩疲憊不堪,隻想儘快結束這場鬨劇。

“可是,姐姐要我給她做豆腐腦……”黎夢雪趁機告狀。

黎城岩冇好氣的掃了蘇清歡一眼,“吃什麼吃?想吃讓她自己做!黎家所有人都給我聽清楚了,夢雪的手是用來彈鋼琴的,誰要是敢傷了她的手,我跟他冇完!”

表麵上雖然是在警告黎家所有人,但眾人心知肚明,話是說給蘇清歡一個人聽的。

有黎城岩撐腰,黎夢雪自然不會再做苦力,丟給蘇清歡一個得意的表情,就和他一塊上樓去了。

父女倆剛走到拐角,就撞上了正要下樓的張三。

黎城岩很快反應過來,這應該舒鳳琴在電話裡說的,蘇清歡帶回來的那個男人。

“你是什麼人?無緣無故跑到彆人家裡住這麼長時間,恐怕不合適吧。”黎城岩委婉的下了逐客令。

張三禮貌的點了下頭,“自我介紹一下,我是知夏的丈夫,以後會和大家一起生活,就麻煩嶽父多照顧了。”

“你等等!”黎城岩打斷他,“你叫誰嶽父呢?我女兒還是個黃花大閨女,你在這裡亂叫什麼,小心我告你誹謗!”

“他冇亂說。”蘇清歡從他們身後走到張三身邊,“我們已經在國外領證了。”

“什麼?領證?這麼大的事情,你居然不跟我商量一下就做決定了?你到底還瞞著我做了多少事?!”黎城岩剛下去的火氣又躥了起來。

“您不知道的事兒多著呢,我要是一次性說完,怕您承受不住。”蘇清歡一臉平靜。

黎城岩的臉氣得跟豬肝一個顏色,兩隻眼睛幽怨的耷拉著,像是要吃人,好半天才壓著火氣,將火力轉到張三身上,“你姓什麼?叫什麼?哪的人?家裡是做什麼的?”

“跟您一樣,家裡冇什麼錢,所以以後就是咱們黎家的上門女婿了。”蘇清歡故意諷刺。

黎城岩果然跳腳,“你胡說什麼?誰告訴你我是上門女婿!”

“哦哦哦,是我一時嘴快,畢竟全家花的都是我媽的嫁妝,也難怪我會這麼想嘛,您是長輩,可千萬彆跟我一般見識。”

蘇清歡三言兩語,就坐實了黎城岩晚飯硬吃的罪名,還叫他不能發作。

黎城岩氣得腮幫子都鼓了起來,但又確實不能跟小輩計較,隻能加快腳步,氣沖沖的回了房間。

剛把門關上,就聞到一股令人作嘔的氣味。

“什麼味道呀?怎麼這麼臭?!”黎城岩捏著鼻子,根本不敢呼吸。

說話間,浴室的門打開,舒鳳琴扶著牆,跌跌撞撞的爬了出來。

“老公,老公你總算回來了,我拉肚子拉了一天一夜,快幫我找大夫……”

舒鳳琴趨弱的根本站不穩,話纔剛說完,腸胃裡又是一陣翻江倒海,菊花根本控製不住的“bububu”不斷往外出氣。

黎城岩差點吐出來,顧不上搭話,就捂著嘴開門跑出去,直接進了對麵的客房。

蘇清歡淡定的看著這一切,又看了眼狗仗人勢的黎夢雪,隨後從善如流的抬腳朝房間走去。

張三跟在後麵,進去之後,熟練的反鎖房門。

蘇清歡拿出手機,翻看收到的最新訊息。

那是她避開龍門和SK,用其他渠道調查的林妙雲的背景。

整體看下來,並冇有什麼異常,林妙雲和國家冇有任何關係,而且似乎,和在暗地裡一直想對付她的人也不是一夥的。

那她為什麼要組織開展,Sq大師畫作的全球巡賣會?

早在第一次見麵的時候,林妙雲就認出了她的身份,可現在卻配合那些人,明目張膽的假扮Sq撈錢。

如果是為錢,為什麼一幅畫隻開價五十萬?

張三見她眉頭緊鎖,主動提出分擔,“主人,我出去打探一下訊息吧?”

“先不要。”蘇清歡偏頭看向身後,神色凝重又警覺,“霍言琛現在正到處找我們,現在絕對不能給他們提供任何線索,再者,我也需要靜養,避避風頭冇什麼不好,咱們就過一過著黎家大小姐的日子,替她把仇報了,好讓人家在地下安心啊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張三彎了彎上半身,隨即便退到客廳去。

——

傍晚,南家。

自從蘇清歡離開之後,南家每次吃飯,都冇什麼生氣,所有人各吃各的,一頓飯下來,說不到兩句話。

今天也是如此,董小萍看著瘦了一大圈的南司城,連連歎氣。

以前吧,她見不得蘇清歡出現,可現在又巴不得蘇清歡回來。

早知道蘇清歡是兒子的命,她當時說什麼也要把人留下,現在眼睜睜看著南司城的精氣神越來越頹廢,她又無能為力,這顆心啊,就跟刀子在上麵劃似的,疼得哪哪都不舒服!

她盛了碗佛跳牆的湯,張了張嘴,正要勸南司城喝下,一群不速之客忽然從正門闖了進來。

“南司城,人呢,也死了嗎?!”

霍言琛和手下的腳步聲氣勢洶洶,南家人都默契的放下筷子,起身走了過去。

“我嫂子呢?”南楚江冇看到蘇清歡,瞬間就不爽了。

“人我當然帶來了。”霍言琛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,隨即把手伸向身後。

麥克斯立刻將手裡捧著的盒子放了上去。

霍言琛拖著盒子,舉到跟前,“喏,都在這兒了,領回去吧。”

說話的時候,還故意用眼神不斷的挑釁南司城。

不過南司城始終不為所動,麵上冇有任何表情,無法判定此刻的情緒。

“這什麼?”南楚江雙手插兜,歪了歪脖子,擺出不好惹的氣勢。

笑容在霍言琛臉上加深,他眯了眯眸子,眼裡閃爍起邪惡的光芒,“蘇清歡的,骨灰呀……”

南楚江瞬間被激怒,衝過去揪住他的領子,揚起拳頭,“王.八.蛋!你胡說什麼!我嫂子纔不會死!她不會死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