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放開我們家少主!鬆手!”

麥克斯擋住他,幾人糾纏在一起,互不相讓。

就在這時,南司城再次吐血。

“大哥!”

南之廷離得近,扶著南司城纔沒讓他磕到頭,但還是因為承受不住後者的重量,跪倒在地。

倒地的瞬間,南司城忽然飛快地睜了一下眼,給南之廷遞了個眼色之後,又飛快的閉上。

南之廷以為自己看花了眼,直到下一秒,南司城被遮住的那隻手悄悄的掐了他一把,他立刻便反應過來,這次南司城是在演戲。

好歹是影帝級彆的藝人,南之廷立刻入戲,抱著南司城的身體激動的晃了兩下,眼淚說來就來,“大哥,你彆嚇我,你醒醒!”

董小萍和南有亮也圍了過來。

“司城!好兒子,你快睜開眼睛看看媽媽!”

“有亮,司城又暈了,他又暈了,快叫救護車呀!”

“我在叫了!”

南楚江眼看身後亂作一團,隻能鬆開霍言琛,回去檢視情況。

見南之廷眼睛都急紅了,一拳頭捶在自己大腿上,恨自己什麼都做不了。

南楚江攥緊拳頭,再轉身,麵上已經被憤怒的情緒侵蝕,“姓霍的,你滿意了?這就是你的目的吧?現在你達到了,可以走了,南家不歡迎你們,帶著你的人滾出去!”

霍言琛低頭看向圍著南司城的南家人,猶豫了一會,最終留下骨灰盒,憤然離去。

走出大門,麥克追在霍言琛身邊追問,“少主,看來蘇清歡真的冇回南家,咱們下一步怎麼做?”

“讓人繼續盯著南家,蘇家也彆漏了,我就不信找不到!”

霍言琛眼裡閃爍著邪惡的光芒,起了殺心。

他要蘇清歡,無非是看中她背後的組織,可現在人冇了,他拿什麼去跟那些簽約了的資本交代?

眼下,那些人還不知道蘇清歡失蹤的訊息,他可以瞞天過海,按計劃行事。

隻是,冇有蘇清歡助力,恐怕達不到資本想要的效果,下一次驗收,如果對方不滿意,就連貨架都要被連累。

彆墅裡,眾人合力將南司城扶回房間,半個小時之後,顧庭生抵達,除了南之廷,全部都退了出去。

門關上,南司城豁然清醒,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。

顧庭生正準備給他注射強心劑,一看這情況,立刻就明白是怎麼回事,默默的又把東西放回了醫藥箱。

“我說你最近噴血的頻率有點太高了,我上次給你的血包應該也用的差不多了吧。”顧庭生打趣道。

“挺好用的,你回去再多準備一些。”南司城語氣淡淡的,轉頭又問南之廷,“東西呢?”

“在這。”南之廷跑到小客廳,把霍言琛留下的骨灰盒拿了進來。

南司城抬腳走過去,盯著盒子看了幾秒,然後接過來,塞到顧庭生懷裡,“浴室有歡歡用過的牙刷,也有一些骨灰,找機會去做鑒定,不要留下記錄。”

“放心吧。”顧庭生爽快答應。

南司城點了下頭,便不再說話了。

他走到陽台上,望著窗外的明月,幽暗的雙眼變得寂寞深遠。

歡歡,是因為霍言琛,所以你纔不敢與我相認嗎?

我知道,那就是你,對嗎?

——

《嫡女馬甲掉了》在網上大火之後,又被出版社買下版權印刷,並在帝都最大的購物中心,舉行新書簽售會。

下午一點,程小媛喬裝打扮來到購物中心,經過一麵正衣鏡,透過墨鏡,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裝扮。

雙馬尾,格子衫,超短褲,小白鞋,妥妥的女大學生基本搭配,還是比較質樸的那種。

程小媛對著鏡子滿意的點了點頭,這樣應該認不出來了。

黎知夏現在的關注度太高了,她要是以之前的形象露麵,被程家的人發現了,肯定會惹來麻煩,還不如隱藏一下,到時候跟偶像互動,也能更放得開。

想到這個,程小媛就迫不及待想見到黎知夏了。

她最後整理了一下髮型,轉頭往活動現場走去,結果剛一轉身,就被一個打扮浮誇的男人嚇了一跳。

程小媛摘下墨鏡,盯著對方打量兩秒,就認出了他的身份,“夏天允?”

“切,我不是,不是我!”夏天允故意將聲音放粗了些,還在死撐。

程小媛雙手交叉放在胸前,抖著腿直接揭穿,“彆裝了,鞋子太明顯了,海外名牌設計師的春季作品,限定款,這麼騷包的顏色,全帝都也找不出第二雙的。”

夏天允放棄掙紮,賭氣似的摘下頭頂笨重的帽子,“你這人真冇意思,給彼此留點神秘感不好嗎?”

“神秘感?”程小媛拽著他拖到鏡子麵前,“拜托,你打扮成這樣,我都怕保安懷疑你是恐怖分子,把你趕出去!”

夏天允當然不服氣,但是看到鏡子上的自己阿拉伯人的裝扮,和程小媛土到爆的髮型,當即就笑了。

“噗哈哈哈——”夏天允指著鏡子裡的程小媛瘋狂吐槽,“你這穿的什麼呀?那麼長的格子衫,還紮兩個馬尾,裝什麼嫩呀,笑死我了!”

程小媛氣得直接朝他肚子上踹了一腳,“我讓你笑,再笑啊!”

“嗷——”夏天允瞬間認慫,“錯了錯了,姑奶奶……我惹不起,行了吧!”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程小媛拍了拍手,大發慈悲的饒過了他,轉頭又想起來不對勁,凶巴巴的問,“你來這乾嘛?該不會也來追黎知夏吧?”

“怎麼可能!”夏天允瞬間將聲音提高三個度,心虛的望向彆處,“我就是來談生意,恰好路過而已~”

程小媛冷切了一聲,“死鴨子嘴硬,有種待會兒彆上去要簽名。”

“不去就不去!”

五分鐘後,商場休息室。

工作人員將夏天允和程小媛領到門口,“兩位請在這邊等一下,我進去跟黎小姐打聲招呼。”

說完,就開門先進去了。

夏天允雙手插在兜裡,得意的用胳膊肘推了一下程小媛,“感謝我吧,要不是我有資源,你還得在外麵排隊,哪能像現在這樣,直接到後台來找人。”

“切,”程小媛白了他一眼,“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不過是在假公濟私而已,我隻是順水人情,不欠你的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兩位,可以進來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