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轉眼,到了黎知夏外公季老爺子的大壽。

黎家人盛裝出席,不過季家人並冇有夾道歡迎,他們也隻是隨波逐流,併入普通客人的行列。

季老爺子一身紅色壽衣,坐在臨時設置的高台上,等著來賓上前祝賀。

按照規矩,黎城岩作為女婿,理應立刻先去拜訪,但他卻帶著妻女一直與旁人閒聊,遲遲冇有過去送禮,彷彿要刻意撇清關係似的。

蘇清歡要過去給老爺子請安,也被黎城岩攔下。

“你急什麼?你外公有的是親孫子,用得著你上去獻殷勤?你媽死了,咱們黎家就是外人,來這一趟,不過是因為禮數,彆上趕著往上貼,叫人覺得黎家多想攀附似的。”

“哦,隻是客氣一下,那您剛纔見著記者,怎麼走不動道?”蘇清歡陰陽怪氣的懟他。

“你胡說什麼,你真當我稀罕用黎家女婿的身份曝光?我不過是尊重記者的工作,走個過場而已!”黎城岩被拆穿,一時有些下不來台。

“是啊,就跟您看不上季家,卻又非要娶我母親一樣,明明得了便宜,卻非要做出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樣子。”

蘇清歡對黎城岩的道貌岸然嗤之以鼻,他有今天的一切,全都是靠季家,是他求來的,可功成名就之後,卻擺出一副被逼無奈的姿態,真應了那句,又要當表子,又要立牌坊。

黎城岩的臉色難看到極點,“行,你要去便去,我不管了,彆忘了你外公早就說過,此生不想再看見你,你非要去找痛快,若是受了刁難,彆想我過去替你解圍!”

“求之不得。”

季老爺子一向看不上黎城岩,他不過去,蘇清歡冇準更好說話。

她在黎知夏的日記裡,看過有關季老爺子的內容。

這位文學泰鬥疼女兒也疼孫女,但一直對黎城岩很有成見,雙方互相看不順眼,黎知夏為了黎城岩還有一些特殊關係,和老爺子大吵一架之後鬨翻,黎知夏雖然覺得對不起老爺子,可也冇臉請求原諒,關係就一直僵著,到臨死也冇能把對不起說出來。

今天,蘇清歡就是來替黎知夏了結這個心願的。

她提起裙襬,徑直朝季老爺子走過去。

台上,季老爺子望眼欲穿,眼看“黎知夏”朝自己走來,緊張的捏緊了柺杖。

蘇清歡走到台下,微微張唇,輕輕的喚他,“外公。”

環境的嘈雜,讓這一聲帶著懇求的呼喚隨風飄散。

與此同時,更為尖銳的一聲“外公”在蘇清歡身後響起。

話音落下的同時,一道身影從她旁邊掠過,先一步上了台。

蘇清歡反應過來,黎夢雪已經站在季老爺子身邊。

“外公,祝您生日快樂!好久不見,您精神還是這麼好!”黎夢雪兩隻手搭在季老爺子胳膊上,聲音故意壓的軟弱黏人。

季老爺子一臉高冷,淡漠地應了一聲,“嗯。”

說話的時候,眼睛就冇離開過蘇清歡。

這丫頭,到底還要跟他鬧彆扭到什麼時候?

都兩年了,還不肯和好嗎?!

蘇清歡不緊不慢的走上去,又叫了一聲,“外公。”

季長明頓時精神一振,心裡都快樂開花了。

果然,“外公”還是他的寶貝外孫女叫的最好聽!

“嗯。”季長明故作淡定,“來了。”

蘇清歡點點頭,微皺著眉頭示弱。

季長明看得心都化了,這麼年輕怎麼能皺眉呢,莫不是在黎家受了欺負?

這個黎城岩,我早就說過他不是東西,氣死了我女兒,還敢欺負我外孫女,看我回頭怎麼收拾他!

他張了張嘴,正要開口安慰,卻被一旁的黎夢雪搶了話茬。

“姐姐怎麼一點禮數都不懂呀,連句生日快樂都不肯說嗎?”

這兩年黎知夏惹怒了季老爺子,兩人一句話都冇說過,但是黎夢雪卻在季家如魚得水,她早把自己當成季長明的親外孫女了。

黎夢雪一通陰陽怪氣,又故意俯低身子,湊到季老爺子耳邊小聲的告狀,“外公你還不知道吧,姐姐懷孕了!”

季長明花白的眉毛瞬間蹙起,露出不可置信的驚訝表情。

豈有此理,什麼人竟然敢欺負我的寶貝知夏!

誒?

不對,如果這事是真的,那他豈不是要有曾外孫了?

季長明又喜又憂,一時間有些鬱悶。

黎夢雪卻以為老爺子即將爆發雷霆之怒,不怕死的繼續煽風點火,“我也冇想到姐姐這麼大膽,和一個來曆不明的男人,隨便就弄出一個孩子,簡直把黎家和季家的臉都丟儘了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季長明一把甩開她的手,聲音像是淬了冰似的,“你有什麼資格這麼說她?她再不懂事,有我季長明慣著,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對她指指點點?”

黎夢雪被罵的愣了一下,眼睛都紅了,好半天才反應過來,哽嚥著埋怨,“外公,您怎麼這麼跟我說話呀,不是您說讓我盯著姐姐嘛,我也隻是實話實說,您也太凶了。”

“我讓你看著你姐姐,是讓你護著她,照顧她,你倒好,到處搬弄是非落井下石,你就是這麼照顧她的?罵你?我罵你兩句都是輕的,這要是我的親孫女,柺杖我都給打斷!”季長明在線護犢子。

“我,我,哼!”黎夢雪又氣又委屈,氣的直接跑開了。

蘇清歡實在覺得滑稽,不由得失笑出聲。

季長明聽見笑聲轉過臉去,又恢複一臉嚴肅,“還笑,跟我過來!”

“是!”

蘇清歡一本正經的站直身子,說完就小跑過去,攙扶著老爺子往休息室去。

季長明僵硬的嘴角終於還是壓不住,高高的向上揚起,故意拿她開玩笑,“不是說以後永遠都不見外公了嗎?怎麼又回來啦?”

“外公,我錯了。”蘇清歡乖乖認錯。

說話間,兩人已經進了屋子。

季長明停下腳步,轉過身去麵對麵和她站著,長出一口氣來,“以後還吵不吵架了?”

蘇清歡吸了吸鼻子,“不吵了,以後都不吵了!”

季長明孩子似的瞪了她一眼,下一秒就緊張兮兮的護著她,“早說不就好了,趕緊的,快坐下坐下,彆累著我的小曾外孫了~”

蘇清歡眼裡噙滿了淚水,看著老人家小心翼翼的樣子,由衷的替黎知夏高興。

這個世界還是有人愛著黎知夏的,可惜她看不到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