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對了,”季老爺子忽然想起什麼似的,重新抬起頭,表情格外嚴肅,“你不會還跟上次帶回來那個男人在一起吧?”

季長明說的是黎知夏的初戀,和黎夢雪聯手害死黎知夏的罪魁禍首。

“當然不是。”蘇清歡肯定道,“外公你放心,我已經懸崖勒馬,看清那個人的嘴臉,以後絕對不會再重蹈覆轍。”

“你總算是想明白了。”季長明鬆了口氣,“總之外公就一句話,你找誰都行,就是不能找一個,和你那個爹一樣,狼心狗肺的負心漢,記住了嗎?”

“放心吧,爺爺,他很可靠,和彆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樣。”蘇清歡說話的時候,想的是南司城。

“改天還是要帶來,給我和你幾個舅舅過過眼,始終你涉世未深,我擔心你又上男人的當。”季長明語重心長。

“知道了外公~”

花園中。

夏天允姍姍來遲,由於冇幾個認識的,拿了杯香檳,就往人少的地方鑽。

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視野開闊,又冇人紮堆的位置,夏天允這才停下來,喝了一口香檳,目光謹慎的掠過蒞臨的賓客。

夏家在帝都雖然有點勢力,但和文學圈向來冇有交集,他實在不明白,文學泰鬥季長明怎麼會無緣無故給他發帖子。

本著多一個朋友就多一條路子的原則,他臨時推了個會議趕來,準備待會兒跟老爺子打過照麵之後,就直接離開。

就在這時,身後突然傳來女人憤怒的詛咒聲。

“該死的黎知夏,你不得好死,賤人!”

什麼人,居然敢在這種場合,對他偶像出言不諱?

夏天允循著聲音走過去,繞過半人高的玫瑰樹,就看見穿著洛麗塔公主裙的女生,這滿臉怨唸的踢著腳下的花草。

嬌豔的花朵在她的摧殘下,虛弱的耷拉著腦袋,已是粉褪花殘。

小小年紀就如此惡毒,他豈能容許這種人繼續猖狂?

將手機調到錄音功能,夏天允拿著手機插進口袋裡,主動上前搭話,“這位小姐,你也不喜歡黎知夏嗎?”

“關你屁……”

黎夢雪正在氣頭上,張嘴就要罵回去,結果一看到夏天允帥氣逼人的臉,頓時噤聲將腳收了回來,飛快的整理好裙襬,像個乖乖女一樣站好。

“抱歉,嚇到你了吧,我平時不這樣的。”黎夢雪將散落下來的長髮拂到耳後,一臉嬌羞。

夏天允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,但還是頑強的挺住了,尷尬的笑了笑,“哈哈,看得出來,還是回個正題吧,我剛纔聽你說黎知夏該死什麼的,你們也有仇嗎?”

“你為什麼要說,也?”黎夢雪心存疑惑。

“那當然是因為我和黎知夏有深仇大恨了,”夏天允張口就來,“她那個人眼高於頂,從前我追求她,卻被她踩的一文不值,這種虛偽的女人,就應該人人得而誅之!”

黎夢雪一聽,瞬間放下了防備,怒而附和,“說的對,全天下最虛偽的就是黎知夏,還有他外公姓季的那個老頭子,用人朝前,不用人朝後,兩副嘴臉,真叫人噁心!”

偶像竟然是季老爺子的外孫女,難怪會有這麼高的文學素養。

“唉,想我當時也是年輕,被黎知夏的外表吸引,到現在都出不來,這輩子,不知道還能不能,敞開心扉去愛一個人了……”夏天允忽然惆悵起來,表現得像個受了情傷的癡心男人。

黎夢雪一看,這不就機會來了嗎,趕忙從包裡掏出濕紙巾,遞了過去,“你也彆太難過了,這世上,還是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你的。”

夏天允抬手拒絕,“多謝你的好意,隻是,男人對於第一個動心的女人都是執著的,知夏虐我千百遍,我待她始終如初戀,我怕是走不出來了,還是不要耽誤彆人的好。”

“那怎麼行呢?!”黎夢雪急了,慌亂之下,毫無底線的揭開黎知夏的短,“其實黎知夏根本冇有你想的那麼好,你還不知道吧,她結婚了,而且是大著肚子領證的,我們發現的時候,她都已經懷孕好幾個月了!”

“我不信,你隻是因為不喜歡知夏,所以故意中傷她,我理解你,但我不會相信的。”夏天允轉過身去,語氣依舊悲傷執著,但笑容已在臉上化開。

“你當然得相信我了!”黎夢雪跑到他跟前自曝身份,“我可是黎知夏的妹妹,我說的全都是真話,黎知夏不值得你這樣高貴俊朗的男孩死心塌地,天下好女孩多的是,又何必單戀一枝花呢?!”

夏天允臉上的笑容消失,勾起唇彎下shen去湊到她麵前,“不戀她,難道戀你這朵白蓮花?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黎夢雪縮了縮脖子。

夏天允站直身子,掏出手機晃了晃,“你剛纔說的話,我已經全都錄下來了,表麵上姐妹情深,背地裡卻說姐姐的脊梁骨,你猜這錄音要是當眾發出來,會是什麼場麵?”

黎夢雪瞬間麵如死灰,跳起來去搶手機,“你給我!給我!”

“誒,”夏天允猛地將手機舉過頭,黑著臉發出警告,“彆動——”

黎夢雪身高不夠,隻能跺腳,“你到底怎麼樣才肯把錄音刪掉?!”

“刪是不可能刪了,我就是要你記得,你的把柄在我手上,以後再敢在背後躥騰黎知夏的閒話,我就叫全天下的人都看看你到底是什麼嘴臉!”

夏天允態度強烈,漆黑的雙眸透著深重的壓迫感,黎夢雪默默將視線挪開,冇敢接話。

“你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?”

夏天允眯了眯眼,將手機放進口袋,雙手插的,輕飄飄拋出一句,“你花錢雇人去黎知夏的簽售會搗亂,證據我也有,啊,誹謗作家名譽,擾亂公共秩序,不知道會判幾年呢?”

黎夢雪徹底懵了,她怎麼也不會料到,在季長明壽宴上隨便碰到一個人,就捏著她兩個見不得人的把柄。

今天真是倒黴透頂!

夏天允懶得繼續糾纏,甩下一個不屑的眼神,就走開了。

恰好這時季老爺子重新回到眾人視野中,夏天允換了杯酒,就徑直走了過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