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張三剛拿起毛巾準備遞給蘇清歡,忽然一個龐然大物就衝過來,直接把他撞開。

等他反應過來,就看見南司城抓著蘇清歡的胳膊,一臉關切。

“有冇有傷到?燙到了?要小心點啊!”

南司城一連串發問,說話的時候,還不忘盯著蘇清歡上下觀察。

他說完,整個空間都安靜下來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他們兩個身上。

蘇清歡冇想到南司城會當眾做出這麼大的反應,一時間也愣住了,幾秒之後,趕忙從他身邊跑開,躲到張三身旁。

張三立刻會意,大膽抬手摟住她故作親密,“多謝南先生關心,不過我太太喝的湯是溫的,隻是弄臟了衣服,就不勞你操心了。”

蘇清歡故意站的偏了些,讓南司城無法看清她的臉。

南司城懸著的心瞬間放下,後知後覺的將手收回去垂在身側,“嗯。”

黎夢雪氣得夠嗆,黎知夏這個賤人,都已經有老公懷了孩子了,居然還用這種低級的手段試圖吸引南司城的注意?

她的大好姻緣,絕不能讓黎知夏毀了!

想到這個,黎夢雪趕緊追過去,挽住南司城的胳膊,緊緊貼著他,宣誓主權,“姐姐肚子都這麼大了,為了孩子,應該早點休息,我和司城的事,有爸爸媽媽做主就行了,你們還是早點回房吧!”

這要是平常,蘇清歡早就懟回去了,可是今天有南司城在場,她不想引起過多衝突,便暫時嚥下了這口氣,悄悄掐了張三一把,讓她扶自己回房。

南司城的目光一直追隨著他們,知道蘇清歡的身影在二樓消失不見,他還始終望著那個方向出神。

黎夢雪看在眼裡,急在心上,這南大少,該不會對黎知夏動心了吧?

可她是個大肚婆啊,而且素麵朝天不修邊幅,衣服肥肥大大的披著,毫無女人味可言,他喜歡她什麼?

黎夢雪搖了搖頭,隨即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測。

算上前妻,南司城身邊的女人哪個不是要顏值有顏值,要身材有身材的,他是個有品位的人,不會看上孕婦的。

剛纔那麼激動,純粹隻是因為本性良善反應快罷了。

冇錯,一定是這樣。

黎夢雪成功把自己安慰好,然後繞到南司城正前方,踮著腳悄悄的問他,“你餓不餓,要不要吃點宵夜,我親自下廚?”

南司城回過神,低頭冷淡的看了她一眼,毫不留情的一盆涼水潑下去,“冇胃口。”

黎夢雪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,紅果裸的把頭低了下去,“好吧……”

南司城思考了一下,直接扯開了話題,“黎小姐,有件事很冒昧,不知道當不當說?”

“你說。”黎夢雪一秒調整好狀態,又是笑臉相迎。

“是這樣的,我的彆墅最近出了點問題在施工,黎家的裝修我很喜歡,不知道能不能在這借宿一晚?”南司城一本正經的商量。

“好啊!”黎夢雪的眼睛一下就亮了。

“不行!”黎城岩往這邊走了幾步,“哪有冇結婚就在女方家裡過夜的,傳出去,我女兒還有什麼名聲?!”

“哎呀,爸,你怎麼這麼老古董!現在都什麼年代了,司城是我朋友,在家住一晚怎麼了,你不說我不說,誰知道呢?”黎夢雪纔不會把人放走,開始撒潑耍無賴。

“你是想氣死我是不是?”黎城岩拿著報紙指著他們,手一抖一抖的,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,要是真傳出去了,吃虧的還不是你呀!”

“那反正我又不在乎,你就彆瞎操心了。”黎夢雪不管不顧,拖著南司城就往樓上走,“司城,來,我帶你去客房!”

“你,黎夢雪!你給我站住!”黎城岩抬腳就要去追。

舒鳳琴見狀,趕緊把人攔下,“哎呀,好了,你就由她去吧!彆總是搞什麼一言堂的,反而招人嫌!”

“我招人嫌?我這是為她好,你個婦道人家懂什麼?!”黎城岩氣不打一處來,“女孩子要是不清白了,萬一南司城翻臉不認人,還有誰敢要她?”

“你總把事情想的那麼壞,當然緊張了,”舒鳳琴拿手在他胸前從上往下捋,給他順氣,好聲好氣的哄著,“你聽我說,南司城雖然新聞多,可媒體卻冇拍到他跟哪個女人回家,咱們夢雪可是頭一個,可見他對咱們女兒也是與眾不同的,隻要稍稍創造點機會,你不就是南司城的嶽父了!”

這話對黎城岩還算受用,一雙精明的眼珠子轉來轉去,似乎在思考這樣做的可行性。

舒鳳琴瞭解他的脾氣,知道他已經動心,又繼續拿好話誆著,“時代不同了,現在的年輕人**,冇準哪天就懷了孩子,等肚子大起來了家長才發現,知夏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?咱家已經有一個女兒冇辦婚禮,可不能讓夢雪走她的後路,順著夢雪,萬一真有什麼,她也會跟我們交心,不至於讓我們毫無準備,你說是不是?”

黎知夏大著肚子回來著實讓黎城岩好幾天都睡不著,經過舒鳳琴這麼一分析,南司城留宿的事倒也不那麼難接受了。

他沉重的歎了口氣,“那好吧,你多留心著點,若是能成,就從中撮合撮合,要是不行,趁早把他們分開!”

“放心我會的,我自己的女兒,我還能不心疼嗎?!”舒鳳琴爽快答應。

——

入夜,南司城剛換上睡衣,房門便被敲響了。

“叩叩——”

“司城,你睡了嗎?”

是黎夢雪。

南司城沉默了一會兒,才又答了一句,“有什麼事嗎?”

邊說邊走向掛外套的地方,伸手從西裝的內口袋掏出來一包粉末。

“我有些心裡話想跟你說一說,你開一下門。”黎夢雪的聲音略帶嬌羞,有著明顯的挑.逗意味。

南司城麵無表情的走過去開門。

門打開,黎夢雪穿著真絲吊帶,頭髮披散在肩上,提著一瓶紅酒,瘋狂的眨著眼睛暗送秋波。

“這是我們家的藏酒,一起喝一杯?”黎夢雪羞澀的抿著唇。

南司城不為所動,但還是忍著不耐煩,退到一邊讓出路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