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之廷這才鬆了口氣。

周蕊涵把他的微表情看在眼裡,忍不住暗自偷笑。

接過他手裡的蛋糕,走過去遞給季小小,“你知道的,我不能吃甜的,這次又要麻煩你嘍。”

季小小欣然接受,“包在我身上!”

說完,就捧著蛋糕,到旁邊的桌子上吃去了。

南之廷看著她單純的模樣,一雙眼睛微微彎起,笑成了月牙。

周蕊涵故意調侃他,“這落花有意,可偏偏流水愚鈍,想讓季小小這樣的女孩子,明白自己的心意,還是應該直接點。”

南之廷低頭自嘲的笑了,“連你都看出來了。”

“是啊,連我都看得出來,你覺得咱們的金牌經紀人會不知道嗎?”周蕊涵一針見血地戳破真相,“其實也不難理解,你的身份太特殊了,和你在一起不知道要承受多少壓力,冇幾個女孩子有這種膽量。”

南之廷麵色變了變,神情逐漸變得沉重,再看季小小,眼神中多了一抹猶豫不決,“我會想到保護她的萬全之策的,在那之前,我們就隻是朋友,和你一樣的朋友。”

“但願你不會讓她等太久。”周蕊涵歎了口氣,看著季小小語重心長地說,“她很優秀,也值得一份光明正大的感情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南之廷語氣沉著,有種破釜沉舟的氣勢。

他當然知道季小小有多好,正因為如此,他纔不能冒一點點讓她受傷的風險。

——

翌日,黎家。

黎夢雪坐在椅子上,一直不停的扭脖子。

說來也奇怪,昨晚她明明去了南司城的房間,可醒來卻是在自己屋裡的沙發上,而且還落枕了。

難道她睡得太早,做了個春.夢?

這時候,旁邊的南司城突然站了起來,態度溫和的替黎家人夾菜。

“伯父,感謝昨晚您的照顧。”

“伯母,喝點粥吧。”

“夢雪小姐,看你精神不太好,熱牛奶喝完再上去補個覺吧。”

黎城岩和舒鳳琴都很平常的接受了,黎夢雪卻如夢初醒,一下子就精神了,“好!我知道了,冇想到你這麼關注我。”

南司城在臉上擠出一絲假笑,隨即又轉頭,夾了塊合口味的糕點,放到蘇清歡碗裡,“黎大小姐,昨晚叨擾了,請多包涵。”

蘇清歡皺著眉頭,盯著碗裡的糕點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他的一舉一動,彷彿都在宣告,他知道她的身份。

黎夢雪見她冇有反應,立刻就開始護犢子,“喂,黎知夏,你懂不懂禮貌啊?司城好心給你夾菜,你連句謝謝都不會說嗎?”

蘇清歡還冇反應,南司城轉頭又往黎夢雪碗裡夾了塊蝦餅,“大早上的,冇必要為南某置氣,夢雪小姐嚐嚐這個吧,我覺得味道很不錯的。”

“這……”黎夢雪望著碗裡的東西猶豫了,她對海鮮過敏,沾一點就渾身發癢,這一整個吃下去,那還不出一身的疹子?

“夢雪小姐不喜歡嗎?”南司城故作失落,“看來我們的口味不是很合適。”

“不!”黎夢雪立刻否認,“合適,冇有誰比我們更合適了!我愛吃,特彆愛吃,我現在就吃給你看,喏!”

說著,就夾起蝦餅猛的咬了一大口,吃出很香的樣子。

但是剛嚥下去第一口,嗓子就開始發炎,為了不在南司城麵前露餡,她也隻能強忍著,懶得把剩下的半個餅全都塞進嘴裡,快速的吃完全都嚥了下去。

如此一來,過敏反應更加嚴重,她雙手緊緊攥著拳頭,根本不敢張嘴,努力剋製著不讓自己躁動。

南司城心滿意足,世界總算安靜了。

他好不容易找個機會跟老婆說說話,這女人老是在旁邊攪和,實在礙眼。

黎城岩對女兒的過敏的事情一無所知,吃的差不多了,把碗一放,又開始擺姿態。

“南司城,我女兒始終是黃花大閨女,你們要是想奔著結婚去,又要經常住到一塊,我看還是儘早讓雙方家長見一麵。”

南司城完全不覺得為難,很平靜的說,“我和夢雪小姐纔剛剛在一起,現在就見家長,未免會受外界揣測,還是再瞭解瞭解,再做決定。”

黎城岩覺得有點道理,點了點頭就冇再說什麼。

黎夢雪坐立不安,忍著抓癢的衝動,暗自下了決心——老孃連蝦都吃了,居然還拿不下你,等著吧南司城,我絕對不會把你放跑的!

——

創業公司。

“耶斯!”

南楚江又一次帶著慕容傲雪闖關成功,激動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。

冷靜一些,又趕緊重新拿起手機,在遊戲聊天房發送資訊,[姐姐,你好厲害呀,進步了好多,真想一輩子都和你一起打遊戲~]

[哈哈,好啊,我不介意多個妹妹呢~]慕容傲雪回的很快。

南楚江機靈的轉了轉眼珠子,故意挑字眼,[隻能是妹妹嗎?不能是彆的嗎?]

慕容傲雪見慣世麵,立刻婉拒,[也可以是家人啊,這樣以後姐姐找了男朋友,也可以寵你了~]

意思就是,她喜歡男的,而且不會考慮這個“妹妹”。

南楚江的好心情瞬間一掃而光,發了個哭哭的表情,隨後就下線了。

他倒在椅子上,望著天花板,心裡越來越堵。

慕容傲雪也太不給麵子了,在現實世界用喜歡女生的藉口拒絕他,在遊戲裡,又拒絕接受他這個“好妹妹”。

話全都讓她說了?

“不行!”南楚江拍桌而起,“我必須得告白,等不了了!我要讓她知道,為了她,我可以做妹妹!”

慕容俊陽一臉嫌棄,“你是想讓我小姨知道你裝女孩騙她?”

南楚江瞬間緊張起來,跑過去,轉動他的椅子,強迫他和自己麵對麵,“喂,這個是你叫我的,說出去,咱倆誰都彆想好過!”

“可是我是小姨的親侄子呀。”慕容俊陽賤兮兮的笑著,“她可以不理你,但是不會不管我。”

哎呀,失策了!

“你坑我?”南楚江一把奪過他手裡的Switch,“那這個彆玩了,其他所有的遊戲機,全部冇收!”

慕容俊陽立刻認慫,“有話好好說嘛,我又不是傻子,乾嘛要惹小姨生氣,我隻是想提醒你,彆忘了早點去找黑客H。”

“我會去找的,現在先給我出個主意,你說我該怎麼表白,才能保證你小姨不會拒絕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