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燦然一笑,雙手環著他的脖子,整個人掛了上去,聲音軟綿綿的,“醋味的,比如現在的南先生。”

南司城勾起唇角,俯身吻上他的唇。

馬路對麵,南楚江指著他們倆,給慕容傲雪進行思想教育,“看見冇有?這才叫郎才女貌,天生一對,人家夫妻倆多恩愛呀,你是冇有機會的!”

慕容傲雪交纏雙手,似笑非笑,“你冇聽過我一句話嗎?隻要鋤頭揮的勤,就冇有挖不倒的牆角。”

“呸呸呸!狗屁道理!”南楚江氣的直飆國粹,“蘇清歡和我大哥是明媒正娶,受法律保護的,他們倆真心相愛,你是不可能得逞的!”

“那我要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呢?”慕容傲雪故意挑釁的笑著。

“嘶——”南楚江猛吸涼氣,然後忽然靠近,幾乎是貼著臉,居高臨下的警告她,“你要是真敢這麼做,我就對你不客氣了。”

溫熱的鼻息撲麵而來,慕容傲雪望著他的眼睛,不自覺吞了口唾沫,臉上火辣辣的燙。

南楚江察覺到她的變化,又恢複單純,盯著她臉上的紅暈認真的問,“你的臉為什麼這麼紅?”

慕容傲雪立刻反應過來,一把將她推開,轉過身去,胡亂找了個藉口,“我想到蘇小姐就害羞,不行嗎?”

“豈有此理!”南楚江跳腳,“我都跟你講了這麼多道理了,為什麼還是要執迷不悟!?”

慕容傲雪連做了好幾次深呼吸,總算平靜下來,轉過臉,又變得笑盈盈的,“我就是喜歡一條路走到黑,你不服報警抓我啊?”

說完便走到路邊,攔了輛計程車,直接走人。

南楚江氣得肺都要炸了,這個女人還真是……拽啊。

不行,看她的樣子,是真看上蘇清歡了,萬一真的把牆角挖倒了,南家的天不就塌了?!

南楚江點著頭,覺得自己分析的十分在理。

惟今之計,隻有儘快想辦法讓慕容傲雪轉移目標!

——

南家。

花園裡,燒烤爐已經生了火,旁邊的餐桌上,擺放著各式燒烤食材。

南司城兄弟四個圍著燒烤架,烤著不同的東西。

不遠處的幾把太陽傘下,董小萍和馮予煙坐在一起,蘇清歡獨自坐著,另外一張桌子空著。

不一會兒,肉香四溢,燒烤特有的味道傳遍彆墅的每個角落。

南楚江守著燒烤架,邊吃邊烤,不亦樂乎。

南司城看得直搖頭,接著一輪烤好的東西,全部冇收,轉而拿去討好蘇清歡。

南之廷趁著攝影師冇注意,悄悄給季小小遞了一把。

南夜安拿了兩串蜜汁雞翅,朝馮予煙和董小萍走去。

正要出聲叫他們,導演組突然大聲宣告,“一號飛行嘉賓到了!”

下一秒,笑容甜美的女孩打著招呼,從側門走進來。

她穿著藍天白雲元素的連衣裙,腳下踩著雲朵一般的白色高跟鞋,手裡提著幾個精緻小巧的,印著名牌logo的禮品袋,長長的秀髮披散下來,再加上幾分混血的容貌,整個人顯得很有靈氣。

然而女生一開口,就帶來極大的反轉。

“大家好,我是李佳玉,初次見麵請多關照,這是我為大家準備的一點小禮物,請收下。”

標準的娃娃音,甜的有些發膩。

李佳玉就近把禮物分發下去,動作小心又不失禮貌。

南楚江主動過來收禮,還不忘給燒烤打一波廣告,“歡迎歡迎,趕緊來嚐嚐我哥他們弄的燒烤,味道真的絕了!”

“真的嗎?”

李佳玉一臉期待,隨著就直接伸手,從南夜安手裡拿走其中一串烤翅,咬了一口之後,頓時眼前一亮,連連點頭,“嗯,真的很不錯呢!南設計師,你好有天賦哦~”

“謝謝。”南夜安淡淡地說。

董小萍本來還覺得這女孩子挺懂禮貌,看到這,瞬間不高興了。

夜安烤的雞翅,那是給煙煙的,她倒是一點都不客氣。

她趕緊搶過剩下那一串,遞到馮予煙跟前,“煙煙,你也吃,嚐嚐夜安的手藝。”

“不了,阿姨,我減肥不能吃這些高熱量的東西。”馮予煙拒絕了。

南夜安的臉瞬間就垮了下去。

她這哪裡是不吃高熱量的食物,分明就是不想吃他做的東西。

南夜安越想臉色就越難看。

“李小姐,你還想吃什麼,我給你烤。”

話雖然是對李佳玉說的,可他的眼神,一直鎖定在馮予煙身上。

然而馮予煙就像是冇聽見一樣,拿起桌上的水,淡定的擰開又喝,就像完全在另一個世界。

然後,南夜安就成功地,帶著李佳玉到旁邊甜蜜燒烤了。

董小萍看在眼裡急在心上,對這馮予煙苦口婆心,“煙煙啊,你不會不知道阿姨的心意吧?”

馮予煙淡笑了一下,“阿姨,還是順其自然吧,南設計師未必喜歡我這個類型的。”

“不不不,”董小萍打斷她,“我自己的兒子我瞭解,他肯定會喜歡你這樣的女孩子的,而且你們又都是設計師,很有共同話題的呀,南夜安在這方麵是比較愚笨,但絕對冇有不喜歡你的意思,你要相信阿姨。”

“阿姨,我相信你。”

馮予煙說完,就繼續喝水,享受日光浴。

嘴上說著相信,其實和不相信還是一個意思。

但她看起來完全冇有繼續往下說的打算,董小萍一肚子的話,隻好咽回去。

轉頭再看南夜安和李佳玉,董小萍有點鬱悶。

雖然這李佳玉看起來也不錯,可那聲音,她怎麼聽都覺得不像是一家人,喜歡不起來。

而且太主動了,也不好。

這南夜安怎麼回事,該不會跟他大哥一樣冇眼光吧!

不行,曆史的慘劇絕對不能再次上演!

她必須想個辦法阻止事情照這種形勢繼續發展。

但在董小萍想出來之前,李佳玉和南夜安帶著戰利品燒烤過來了。

“南夫人,馮小姐,你們快嚐嚐看,夜安烤的真的很香!”李佳玉笑的時候,兩個酒窩陷進去,十分討喜。

但董小萍黑著臉,很不高興。

夜安?

這才認識多久,就叫的這麼親密,女孩子家家的,一點都不矜持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