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倒是能接受這樣的結果,畢竟賭石說的就是一個賭字,願賭服輸纔是該有的樣子。

“行,把接下來的那一塊給開了吧。”

老闆連忙招呼著石料師傅開另外一塊石料,還不忘叮囑石料師傅要小心為上,誰知開了出來,還是一塊廢料。

蘇清歡輕歎了口氣,十萬塊錢又打水漂了,她看向了南司城,後者卻給他一個安撫的眼神:“一塊料子而已,不打緊,你再看看。”

蘇清歡卻是有些喪氣,“算了,不浪費錢了,還是找點其他的樂趣吧。”

南司城卻是說道,“這就放棄了?看來你不過是三分鐘的熱度。”

蘇清歡不太接受這樣的評判,努了努嘴角:“可能隻是冇有天賦而已。”

南司城安撫著她,“賭石就是要沉住氣,不要亂了心神,而且在挑選石料的時候,可以從顏色紋理多個角度去挑選,而且有這樣一種定律,往往不起眼的東西反而會發揮出大的效果,你帶著這種心態再去找找看,看能不能找到你心儀的石料。”

蘇清歡聽他這麼說,掃視了一眼四周的石料,最後索性還是覺得再試試,於是她又看了看滿屋子的石料,繞了兩圈後,在門口一堆石料停了下來,石料店老闆歎了口氣,說:“小姐,這些都是我們店裡最便宜的料子,你要是要的話,給你三千塊一塊。”

所謂最便宜的料子,說白了就是廢料,在行家人眼中根本不可能出綠的料子,不論是品相還是顏色深諳程度,都是最差的。

蘇清歡蹲下shen子,看了看其中兩塊不大不小的料子,反正也不貴,不過幾千塊而已,就當是買著玩了,“這兩塊料子我要了吧。”

石料老闆冇想到蘇清歡會花錢買這種料子,作為一個生意人,他最基本的信譽還是有的,所以不擴音醒了一句:“這位小姐,這堆石料開出綠石的機率很低,低到可以說忽略不計。”

老闆這話說的很明顯了,就差告訴蘇清歡,她買這些料子屬於撒錢行為了。

蘇清歡明白老闆的好意,可她覺得這兩塊料子還不錯,索性買了。

蘇清歡給了錢,老闆也不好再多說什麼,這時,旁邊的南司城卻是開口了,“買都買了,一併開了吧。”

蘇清歡正有此意:“老闆,還得麻煩你們家石料師傅幫忙。”

老闆會意,將石料師傅叫了出來,石料師傅看了一眼蘇清歡買的這兩塊料子,自知蘇清歡是個小白,居然挑選店裡品相最差的買,不免說了一句:“小姐,這兩塊料子出綠的可能性不高,不如直接一刀切給你一個結果吧,也省的麻煩。”

蘇清歡剛要說什麼,南司城卻直接打斷,附耳跟蘇清歡說了什麼,蘇清歡聽完後整個眼前一亮,看向了南司城,不確定的問了一遍:“真的嗎?”

後者對著她點了點頭,蘇清歡這才朝著石料師傅說:“麻煩你,幫我從石料的右後側開始打磨,淺淺的磨,手下動作輕一點。”

石料師傅見蘇清歡不願意聽自己的意見,無奈的搖了搖頭,卻還是按照蘇清歡的要求幫她把石料打開,石料師傅磨的很細,一點點的深入,然而大約磨了不到一公分,他整個眼前一亮:“出綠了,居然出綠了。”

蘇清歡被他這麼一喊,整個嗓子眼都提了上來,一雙眼緊巴巴的看著那料子,隻見原本灰色的石料出了一層淺淺的綠色,雖然顏色不深,但是品相看著還不錯。

南司城勾唇,小聲的說:“冰種翡翠,你運氣不錯。”

蘇清歡的嘴角揚起,問:“值錢嗎?”

南司城看了一眼石料,說:“原料的話,估值百萬,若做成首飾的話,價值會翻個幾倍,但是這種綠很少見,很具有收藏價值。”

蘇清歡已然樂的不著邊了,“也不知能出多少。”

蘇清歡耐心的等待著,直到一塊石料徹底開了後,大約30公分的冰種翡翠被開了出來。

“不錯,這料子不錯。”店老闆也忍不住的讚歎,“真冇想到,這最次的原石居然開出了這麼漂亮的冰種翡翠。”

店外路過的行人聽說開了翡翠,也都紛紛圍觀,在得知這麼好的冰種翡翠居然是從最次的原石料子裡開出來的,一個個紛紛跟進買入,一下子,店裡就湧入了許多的顧客,店老闆也變得忙碌了起來。

“打算怎麼處理你這料子?”南司城問了一句。

蘇清歡笑著說:“這麼大一塊,完完全全可以做一對手鐲,等奶奶下次過生日的時候,送給她老人家當生日禮物。”

南司城聽她這麼說,全然斷了自己想要買下這石料的想法,“我認識一個原石加工公司,還挺不錯,可以推薦給你。”

蘇清歡連忙說了謝謝:“謝謝南總!”

蘇清歡開出了冰種翡翠,整個人心情大好,她這纔想起南司城之前說的話:“南總,你這雙眼睛是火眼金睛嗎?怎麼就知道我買的這塊料子一定可以開出翡翠,而且就連手法都說的一清二楚?”

南司城卻是神秘一笑,冇有回答她的問題,隻是說了一句:“這就是為什麼,我是師傅你是徒弟的原因了。”

蘇清歡:“……”

“不過,有句話還是得提醒你一下,賭石有很大的成分是靠運氣,且不能把它當成是發家之本,沉迷其中。”

畢竟這萬千世界,有太多的人,因為迷失,而導致自己家破人亡。

蘇清歡明白他話裡的意思,“放心吧!除非以後是跟你一起,否則我鐵定不會自己跑來這種地方。”

南司城倒是有些欣慰:“玩的也差不多了,咱們該回去了。”

蘇清歡點了點頭:“行。”

當天下午,蘇清歡和南司城坐上了回國的飛機,下了飛機後,蘇清歡和南司城道彆:“南總,希望日後有機會還能跟您多學習。”

南司城微挑眉心,說:“很快就有機會的,畢竟我的亞麗語還需要你多多指點。”

蘇清歡勾唇一笑:“放心吧,南總,我定當竭儘所能。那日後星期一和星期三,我們網上見。”

蘇清歡說著,朝著南司城揮了揮手,一直目送南司城離開後,她這才轉身打算離去,誰知這時,腳下一個身份證吸引了她的目光,蘇清歡撿了起來,居然是南司城的身份證,她連忙追了上去:“南總,你的身份證掉了。”

南司城停下了腳步,這才摸了摸口袋,裡麵的身份證果然不見了,他接過蘇清歡遞給他的身份證:“真是太感謝了,sare小姐!”

蘇清歡也客氣的說:“沒關係,南總,再見。”

等到南司城走了之後,蘇清歡並未著急離開,而是掏出了自己的手機,她剛剛看到南司城的生日是4月6日,而今天是4月3日,他的生日快到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