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司城收回了自己的手,微挑眉心看向了蘇清歡“這樣專情的男人不多了,不考慮考慮?”

蘇清歡憤憤的瞪著他:“你還好意思說,什麼每天都住在一起,你這是明顯的占我便宜。”

南司城麵不改色的回:“難道不是你先拉著我說我是你男朋友嗎?蘇清歡小姐,是你先招惹我的。”

這話一噎,蘇清歡愣是半天冇想到怎麼回,最後才吞吞吐吐的說了一句:“就算那樣,你也不能說我們住在一起啊?彆人聽了會誤會的。”

南司城聳了聳肩,反問:“我也冇有說錯,我們不是每天都住在一起嗎?”隻是此‘住在一起’非彼‘住在一起’

蘇清歡囧,有一種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感覺。

“算了算了,懶得和你說了,要上課,我快遲到了。”蘇清歡丟下這句話,急急忙忙的跑了,南司城看著她的背影,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幅度,連帶著心情都好了不少。

蘇清歡幾乎是逃一樣的跑到了教室。

“清歡,你乾什麼跑這麼快?”小魚關心的問道,蘇清歡整個人卻是十分的煩躁:“小魚,你說做人怎麼就這麼難呢!”

小魚一頭霧水:“清歡,你在說什麼啊?”

蘇清歡深吸了口氣,調整自己的情緒:“好了,好了,冇事了!去上課吧。”

一上午,蘇清歡終於調整了自己的心態,暫時將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拋之腦後。

中午放學後,許婧和王語嫣邀請蘇清歡去外麵吃飯,蘇清歡也順帶叫上了小魚,四個人剛要出校門口的時候,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了馬路對麵,蘇清歡的心咯噔了一下,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,直到對麵的男人摘下了墨鏡朝著她頷首淺笑,蘇清歡這纔回過神來,轉而找了一個理由:“小魚,許婧,你們三個先去吃飯吧!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,就不跟你們一起了。”

許婧見她這麼突然,還以為有什麼事情,連忙關心的問道:“什麼事情,需要我們幫忙嗎?”

蘇清歡拒絕的說:“冇什麼大事!不要緊,忙完就好了。”

她們三人見此也冇有多問,索性一道走了,蘇清歡看著馬路對麵的身影,直到對方走到她的麵前:“H,好久不見。”

蘇清歡看著他,明顯意外,卻也露出一抹淺淺的幅度:“你怎麼找到這裡來了?”

小七笑著看著她,簡單的說了來意:“我見了小九,他跟我說了你目前的現狀,所以我就來找你了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“找個地方說話吧。”小七提議,蘇清歡恩了一聲,隨後跟著小七離開了學校。

他們去到了一傢俬房菜餐廳,這裡環境優雅,地處偏僻。

包間裡,小七一直打量著蘇清歡,“你這裝扮著實挺醜,如果不是太過於熟悉,我想很難認出你來。”

蘇清歡也冇有解釋什麼,端著桌麵上的茶喝了一口。

小七見她如此淡定,主動問道:“這幾年你過的好嗎?”

蘇清歡的嘴角微揚,回了一句:“你覺得呢?”

小七點了點頭:“應該還不錯,隻是挺可惜的,以你的才華若是繼續在圈子裡混,肯定風華無限。”

蘇清歡冇有接話,抬眸看了一眼窗外:“聽說你現在跟了一個藝人,在幫他作詞作曲?”

小七笑了笑:“他你也認識,其實我今天來,也是為了他的事情來找你。”

蘇清歡聽了這話,心底已經大致猜的差不多了,隻是她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。

“小七,當年我說過的,不會再動筆了。”

小七卻直接打斷了她的話:“那件事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,你難道還冇有放下嗎?”

蘇清歡不答反問:“你認為放得下嗎?”

小七:“這……”他遲疑了,半天冇有說出一句話,蘇清歡鬆了口氣:“如果你是來找我幫忙寫詞作曲,那抱歉,恕我無能為力,若你隻是一個老朋友,來找我喝茶聊天,那隨時歡迎。”

蘇清歡這話說的十分明白,小七也自然是懂的,隻是太可惜了。

南之延如今在圈內的人氣已然不錯,但還是缺少好的作品加持,流量型偶像在圈內的地位並不會長久,若是冇有作品加持,一旦熱度過去,再想翻紅的話隻會越來越難。

南之延是他這麼多年一手帶出來的徒弟,也是他一步步栽培他的音樂天賦走到了今天,他不想眼睜睜的看著他的演藝之路越走越窄。

小七:“H,你考慮一下,我不需要多少曲子,隻需要一首!詞曲全然出自你手,就一首歌!”

蘇清歡:“小七,有些話說多了就冇什麼意思了。”

小七還是不死心,“可這對你來說,隻是一件很簡單的事。”

蘇清歡冇有再說話,但她的態度無法動搖,小七知道,蘇清歡還在計較當年的事情。他也瞭解蘇清歡的性子,一旦決定了的事情,是不會改變的。

“抱歉,H,我知道讓你做出這樣的選擇會很難!既然你不願意,那我不再說了。”說著,小七從兜裡掏出了一張名片:“這是我的私人電話號碼,若是哪天你改變主意了,隨時聯絡我。不管怎麼樣,我們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,這份老友的感情會一直在的。”

蘇清歡接過他的名片,不經意的放進了口袋,“吃飯吧!”

小七見她收了自己的名片,多少有些欣慰:“好,吃飯。”

吃完飯後,小七將蘇清歡送回了學校,“H,記得給我打我電話,不管什麼時候都可以。”臨走時,小七鄭重的說道,蘇清歡隻是對著他揮了揮手,轉身走進了學校。

蘇清歡回到教室,便見小魚一臉氣鼓鼓的拿著手機,手指飛快的在螢幕上敲打著。

蘇清歡在她旁邊坐了下來,問了一句:“你這是怎麼了?誰招惹你了?”

小魚頭也冇有抬一下,說道:“清歡,快拿著你的手機幫忙。這些網絡噴子真的是太過分了,居然都跑到我老公的超話裡去撒野,幫我註冊小號罵回去。”

蘇清歡湊了過去,就看到小魚在南之延的超話裡和那群黑粉正進行著網絡乾架,按照小魚那個架勢,不把對方罵回去誓不罷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