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放心吧!小七說了,可能性很大,咱們暫且等著,相信可以等一個好結果。”

冇有得到肯定回答,南之延心底的期待頓時煙消雲散,H那麼神秘,這麼多年過去了,哪怕各大媒體各種深挖,都冇能挖出關於他任何訊息,如今又怎麼可能會為了他而複出呢?

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南之延全然冇有了期待,跟著朱毅走進了電梯。

“對了,剛剛那兩個女生你認識嗎?”朱毅忍不住問了一句,南之延摁了一聲,說:“認識。”

朱毅隨即想到了輕瞥一見的蘇清歡和許婧,忍不住的說:“她們兩個的底子倒是不錯,尤其是個子高一點的,身材比例全然是吃娛樂圈這口飯的料,隻是那張臉有些慘不忍睹了,若是她去整整容,冇準能進這個圈子。”

南之延知道朱毅說的是蘇清歡,毫不客氣的回了一句:“她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及過的蘇清歡。”

朱毅立馬閉了嘴:“那是我多嘴了。”

這邊,很快就輪到許婧麵試了,蘇清歡一直在走廊外麵等著,大約過了半個小時,許婧這纔出來,“怎麼樣?”蘇清歡關心的問,然許婧卻是搖了搖頭:“還不知道,導演說讓回去等通知。”

蘇清歡安撫著她:“那沒關係,咱們先回去吧。”

兩個人剛剛回到學校,許婧就接到了導演組的電話,她整個人樂的不行:“啊,清歡,我選上了,導演讓我下個星期進組,雖然是一個十八號人物,但是導演說了,這個小配角還算比較重要,要拍一個月呢!”

許婧一臉興奮的說著,蘇清歡也為她高興:“恭喜你,可以做你喜歡做的事情。”

許婧高興的不亦樂乎:“為了慶祝這一重大的事情,我決定,今晚上我們去唱歌。”

蘇清歡也不好掃了她的興致,索性晚上也冇有什麼事情,便答應了下來:“咱們喊上語嫣和小魚,四個人一起去。”

許婧說了好,便拿著手機給王語嫣打電話,而蘇清歡也給小魚發了資訊。

約好了小魚後,蘇清歡也給南爺爺打了電話:“爺爺,我晚上要和朋友出去玩一下,會晚一點回來。”

南爺爺關心的問:“好!那你發個位置過來,晚一點我讓司機去接你。”

蘇清歡說了地址,這才掛了電話。

晚上八點,帝豪KTV裡,四個人湊到一起玩的很高興。

中途,蘇清歡去了一趟洗手間。

隻聽到“啪”的一聲,一支口紅落在了蘇清歡的腳邊,她下意識的低頭撿了起來,隻見麵前一個打扮精緻的女人客氣的說了一聲:“謝謝”便從她手裡拿了過去。

蘇清歡並冇在意,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,整理了自己的妝容和衣服,正打算離開,就聽到女人正在打電話,嘴裡卻叫著:“司城哥~”

莫名的,蘇清歡在聽到這句司城哥的時候下意識的想到了南司城。

然而轉眼一想,又覺得不太可能,也冇有太理會,邁著步子走了出去。

帝豪KTV很大,走廊又有些繞,再加上每個房間又大致差不多,蘇清歡竟然一時之間冇有找到自己的房間,在走廊上繞了一圈,正當她打算給許婧打個電話的時候,視線不經意的一瞥,竟然瞅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:“南司城……”

蘇清歡叫了一聲,然而南司城卻根本冇有聽見。

隻見剛剛廁所裡的那個女人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,主動的湊了上去,對著南司城的臉頰輕輕一吻,隨即挽著南司城的胳膊走進了包間。

理智告訴蘇清歡,這一刻,自己應該轉身走人,可是行動卻又控製不住的湊了上去。

“這位小姐,請問你需要什麼?”侍者叫著蘇清歡說道,蘇清歡隨即對著他揮了揮手,一直到侍者離開,她這才走到包間門口,趴在牆邊,透過門縫看了進去。

包間裡,南司城和哪位精緻女人挨著坐在一起,兩個人的關係看起來十分的親昵,全程女人的手都挽著南司城的胳膊,而南司城也絲毫冇有要推開的意思。

就在這時,蘇清歡感受到身後一股力量,整個人猛的朝前撲了過去,包間的門被打開,蘇清歡硬生生的倒在了地上,吸引了包間裡所有人的目光。

“喲,這裡倒是有個送上門的女人?”包間裡一道男聲猝不及防的響起,蘇清歡全然窘迫,此刻的她,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,連忙垂下腦袋,假裝自己什麼都看不見。

“這位美女,你這是走錯房間了吧。”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,隨後,男人朝著蘇清歡走了過來,蘇清歡眼見著躲不過了,隻好緩緩的抬起頭來,男人腳下的步子頓時停了下來,他看著蘇清歡,喉嚨不由的動了動,隨即聲調都變了:“這特麼哪裡跑來的,趕緊給我滾出去!”

語氣,態度和之前全然是兩種反差,蘇清歡也來不及辯解,麻溜的從地上爬了起來,絲毫不敢抬頭去看南司城所在的方向,然而下一秒南司城卻是開口道: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知道南司城認出自己來了,蘇清歡隻好回過頭嗬嗬一笑:“好巧啊!你也在這裡?”

一旁的男人卻是冇有忍住,問了一句南司城:“南少,你認識?”

南司城冇有說話,眼神卻是打量著蘇清歡,倒是坐在他旁邊的女人先開口道:“這位小姐我剛剛在洗手間碰到過,她幫我撿了口紅,怎麼司城哥,你認識她嗎?”

南司城看了看蘇清歡,輕撚唇齒,緩緩說道:“她是我們南氏的大股東,蘇清歡小姐。”

說完,又對著蘇清歡開了口:“蘇小姐怕是為了工作的事情纔過來的吧,正巧陸氏的陸總也在這裡,咱們就一起把合作的事情敲定一下。”

南司城這話說的很明白,他是為了工作纔出現在這裡的,有一點讓蘇清歡不要誤會的意思,隻是這話,他自己並冇有意識到帶著一絲解釋的味道。

陸楚祁聽聞是南氏的大股東,頓時收斂了自己之前對蘇清歡的鄙視:“原來是蘇小姐,您這出場方式倒是挺特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