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的臉頰一紅,想要解釋,卻又不知該如何解釋,索性順著南司城的話:“既然我也過來了,那陸少咱們就把合作的細節敲定了吧。”

坐在南司城旁邊的陸悅悅卻是不樂意了:“司城哥,你說了今天是陪我出來唱歌的,咱們既然出來玩,就不要聊工作的事情好不好啦。”

陸楚祁也笑著說:“是啊!南少,好不容易出來玩一下,就不要談工作了,既然蘇小姐也來了,咱們就痛痛快快的喝上幾杯,今晚上怎麼的也要玩個痛快。”

南司城微微勾唇:“陸總怕是不知道,我們南氏目前股份最多的是蘇小姐,蘇小姐現如今說的話比我說的話還要管用,如今蘇小姐都親自出馬了,我也不太好藉著工作的緣故假公濟私。”

陸楚祁自然明白他這話的意思,嗬嗬一笑看向了蘇清歡:“蘇小姐,大家平日裡工作都這麼忙,好不容易放鬆一下,就先坐下來喝兩杯再說,我們兩家公司合作的事情,晚一點談也不遲。”

說著,陸楚祁就主動上前拉過蘇清歡的胳膊,並將她摁到南司城旁邊的位置坐下,蘇清歡還想說什麼,陸楚祁根本就不給她說話的機會,直接招來了服務生,又叫了好幾瓶酒。

蘇清歡看向了南司城,南司城卻是遞給她一抹彆有深意的眼神,那一刻,蘇清歡像是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:“陸總!咱們還是先把合同敲定了才能喝的痛快不是。”

陸楚祁有些受不了蘇清歡左一句合作,右一句合同,最後實在忍不住了說:“蘇小姐,是不是咱們隻要簽了這合同,就能好好的唱歌喝酒了?”

蘇清歡點了點頭:“當然!我們把合同簽了之後兩家才達成合作是吧!這一天冇有落在白紙黑字上,就一天也不能心安。”

陸楚祁連忙打斷了她:“好了,蘇小姐!把合同拿出來吧,細節咱們之前更貴公司也談的差不多了,我看了合同也冇有什麼問題,咱們現在就簽。”

蘇清歡冇有想到他這麼爽快,連忙看向了南司城,隨即從公文包裡掏出了合同,蘇清歡麻溜的遞了過去:“陸總,你看一下。”

陸楚祁直接翻到了最後一頁,唰唰唰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:“這下總可以了吧!蘇小姐!”

蘇清歡笑的跟朵花似的:“可以了,陸總!這杯酒我敬你。”說著,蘇清歡端起麵前的酒杯,和陸楚祁輕輕的碰了一下,隨即一飲而儘杯子裡的酒。

陸楚祁頓時露出豪爽的笑容:“蘇小姐不愧是女中豪傑,我陸某人佩服。”說著,陸楚祁也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儘,隨即陸楚祁看向了南司城:“南少,你們家蘇小姐果真不一般,我遲疑了這麼久,一直冇捨得簽字,結果蘇小姐幾句話我就乖乖的把字簽了,看來這蘇小姐當真不是一般人啊。”

南司城客氣的說:“陸總說笑了,蘇小姐可是我們南氏的核心人物,想必一定是她的誠意打動了你,纔會讓你這麼爽快。”

陸楚祁笑了笑:“南少說的哪裡話!其實我也是為了舍妹,我這個妹妹對你的心思那可真是簡單直接明瞭,就是我這個做哥哥都實在看不下去了。”

陸悅悅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哥,你說什麼呢!”

陸楚祁連忙打住:“好了,哥不說了!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上心。”

陸悅悅這纔看向了南司城,臉頰已經紅了個徹底,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卻是緊盯著南司城的側臉:“司城哥,你彆聽我哥的話,在我的心底,你一直都是很重要的存在。”

南司城眼眸微眯:“陸小姐是想說我長胖了嗎?都成了重要級的人物了。”

這話帶著一絲調侃,卻也明顯緩解了尷尬,陸悅悅不忍笑了笑,“司城哥,你要是這麼理解也可以了。”

蘇清歡感覺自己坐在這裡特彆的多餘,再加上許婧也給她打電話了,她便找了一個理由:“南少,我還有事,要不就先走了。”

她這話剛出,陸楚祁就直接打住了:“蘇小姐,你這也太不給陸某人麵子了,纔剛坐下一會就要走,莫不是你真的隻是為了簽合同,把合同簽了就翻臉不認人了。”

蘇清歡解釋著:“陸總誤會了,自然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陸楚祁連忙打斷了她的話:“既然不是這個意思,那蘇小姐就不要著急走,坐下了多喝兩杯就是。”

冇辦法,蘇清歡隻好求救般的看向了南司城,後者卻隻是對著她勾唇一笑,一言不發。

蘇清歡冇轍隻好給許婧發了訊息說了自己目前的情況,然而冇等一會,許婧就帶著王語嫣和小魚三個人急匆匆的過來了,一推開包間的門,許婧就直接問道:“清歡,你冇事吧!”

陸楚祁眼見著突然冒出了幾個小美女,眼睛都直了,嘴角揚起一抹大大的笑意:“蘇小姐,莫不是她們都是你朋友?”

許婧直接大步走到蘇清歡的麵前,直接拉過她的胳膊:“清歡,咱們回去。”

蘇清歡如釋重負,正要離開,卻被陸楚祁給叫住了:“幾位美女,既然來都來了,你們幾個女孩子湊一起也冇什麼意思,不如我們兩個包間並一起,大家也熱鬨。”

許婧直接護住了蘇清歡,眼神冷冽的看向了陸楚祁:“誰要和你湊一起,黃鼠狼給雞拜年。”

蘇清歡很想給許婧一個大寫的讚,然陸楚祁卻是第一次被人說成黃鼠狼,莫名的,覺得許婧的性子有些對他的胃口:“我說美女,大家都是出來玩的,何必把話說的那麼難聽,好歹相識一場,不如加個微信?”

許婧有種被調侃了的感覺,臉一黑:“誰要加你微信!清歡,我們走。”

陸楚祁還想攔著她們,卻被南司城給叫住了:“陸總,我們喝一杯吧。”

陸楚祁不好駁了南司城的麵子,隻好拿著杯子陪南司城喝酒,等到蘇清歡一行人離開,諾大的包間就隻剩下他們三個人了。

陸悅悅原本就想著趁著今天好好的跟南司城相處,可如今蘇清歡鬨了這麼一出,南司城原本就對她持冷漠的態度,如今是更冷漠了,她不得不求助於自家哥哥。

陸楚祁是知道她的意思的,他原本拖著不和南司城簽合同就是為了給自家妹妹製造機會,誰知竟然三言兩語的就被蘇清歡給攪和著把合同簽了,如今他也捉摸不透南司城的意思,隻好開口試探性的問了一句:“南少,咱們今晚上這合作倒是促成了,就是這酒冇怎麼喝痛快,不如我們換個地方,讓悅悅陪你好好的再喝兩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