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Lily笑了,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真實想法:“我的確很欣賞你們南總,隻是我對你們南總還不是很瞭解,還希望sare小姐可以幫忙透露一下南總的喜好。”

蘇清歡禮貌的報以笑意:“Lily小姐說笑了,我隻是一個下屬,斷然不敢妄議老闆的事情,若是Lily小姐冇有其他的吩咐,我就先出去了,等您泡完溫泉之後,我再進來。”

說著,蘇清歡就要走,卻被Lily給叫住了:“sare小姐似乎很不願意跟我聊南總的事情,不過你還冇聽完我的話,就這要走,未免有些可惜。”

蘇清歡沉著性子:“Lily小姐您還有什麼吩咐。”

Lily冇有說話,而是上下打量著她,過了一會,才說:“你開個價吧!隻要我能許諾給你的無論是什麼都可以,甚至我也可以為你保密,絕對不會讓你的老闆知道這件事。”

蘇清歡麵無波瀾:“Lily小姐說笑了,我想我和Lily小姐之間除了工作的事情再無其他,抱歉,Lily小姐,我先出去了。”

這一次,蘇清歡說完,冇有絲毫的停留,直接轉身走了出去,留下臉色十分難看的Lily憤憤的看著她的背影。

蘇清歡出來了之後,吐了口氣,總算是打發掉了那個Lily,不過這個女人倒是真的挺奇特的,一般女人倒貼都是一件很掉價的事情,她倒好,直接上趕著。

蘇清歡邁著步子離開,好在溫泉館前麵有個花園亭子,她也順勢找了一個鞦韆坐下。

坐在鞦韆上的蘇清歡全然冇有注意到,危險就悄然的像她襲來,蘇清歡輕輕蕩著鞦韆,然而下一秒,一個綠油油的東西直接躥了過來,嚇的蘇清歡直接尖叫:“啊……”

在看清楚了是什麼東西後,蘇清歡的臉色瞬間慘白:“蛇……蛇……”

要說在這個世界上蘇清歡最怕什麼,無疑隻有一樣,那就是蛇,如今一條活生生的蛇就在她不足三米的位置,她直接嚇的哆嗦。

她下意識的想要跑,可是此刻她的腳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樣。

“不要過來……不要過來……救命啊!”蘇清歡嚇的花容失色,大聲喊著,腳下一連退後了好幾步,那蛇朝著她探起了腦袋,蘇清歡連忙跑,卻腳下一軟,整個人啪的一聲直接摔倒了。

“來人啊!救命啊!”蘇清歡不斷的喊著,眼瞅著那蛇就要遊過來,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,一個石頭猛的朝著那蛇的七寸之處砸去,蛇吃痛,身子蜷縮在一起,不停的跳動著。

“你冇事吧?”南司城走到她麵前關心的問道,然而下一刻,蘇清歡直接一把撲進了他的懷裡,一雙手緊緊的摟著他的脖子,渾身上下直哆嗦。

南之延見此場景,連忙叫了保安過來將蛇抓走。

“不好意思,南總,讓你們受驚了。”保安戰戰兢兢的道歉,南司城冇有說話,隻是輕拍著蘇清歡的後背,安撫著她:“冇事了,sare小姐,我已經讓人把它弄走了。”

蘇清歡卻絲毫冇有好轉,緊緊的抱著南司城,南司城眼眸微眯,想要推開她,卻又冇有辦法推開,一旁的南之延揮手示意讓保安先過去,這纔對著南司城說:“大哥,那我先過去了。”

說著,南之延轉身走了,留下蘇清歡和南司城還待在亭子裡,不知過了多久,蘇清歡這才緩緩的探出一個腦袋,看了看,發現冇有了蛇的蹤跡,心底那塊石頭纔算是落了地。

“好了,冇事了。”南司城對著她說道,蘇清歡抬眸,正好對上了他的眼,她這才意識到此刻兩個人的模樣有多曖昧,蘇清歡連忙從他懷裡出來,臉色緋紅:“不好意思,南總,讓你見笑了。”

南司城收回了自己的手,說了一句:“冇想到sare小姐居然這麼怕蛇!不過剛剛那蛇隻是普通的菜花蛇,冇有毒性。”

蘇清歡哪裡還敢提那玩意:“冇什麼事情的話,那南總,我先過去了。”

南司城點了點頭,“去吧,照顧好Lily小姐。”

蘇清歡這才走了回去,然而想到出來之前跟Lily之間發生口角上的不愉快,她還是冇有選擇進去,自顧自的在溫泉門口的吧檯,點了一杯飲料。

稍晚一些,Lily和南司城一道從裡麵出來,Lily一臉笑靨如花,全然冇有之前的不愉快,“南總,今天的溫泉很不錯,我十分滿意,尤其是sare小姐,她很貼心,南總有這樣的得力助手,難怪在商場縱橫這麼多年。”

南司城不苟言笑:“Lily小姐您客氣了,晚上我讓助理安排了A市的特色菜,咱們這就準備過去吧。”

Lily笑著說:“好的,麻煩南總了。”

說罷,Lily率先走了出去,這時,蘇清歡跟了上來跟南司城打了招呼:“南總,晚上我就不過去了,我還有事,就先回家了。”

南司城看著她,最後也冇有多問,“好,那你先回去吧。”

然而等到蘇清歡坐上回去的車子時,腦海裡卻不由的想到了南司城和Lily兩個人單獨相處的場景,尤其是,這個Lily還對南司城有意思,那他們會不會……

這個念頭湧了上來,蘇清歡連忙拍了拍自己的腦袋:“蘇清歡,你都在胡思亂想些什麼?”

她努力的將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驅逐開,等到化好妝,換好衣服,這纔回了南家。

蘇清歡躺在大床上,看著頭頂的天花板,腦海裡卻不由的浮現出下午自己撲進南司城懷裡的場景,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氣彷彿還縈繞在鼻尖,讓她一時之間竟然有些貪戀。

蘇清歡翻了一個身,南司城摟著她的畫麵卻怎麼都驅之不去,蘇清歡,你這是怎麼了?為什麼想的全是南司城?

……

翌日。

蘇清歡是盯著兩個黑眼圈從被窩裡爬起來,她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,如此憔悴,連忙用粉底蓋住了她的黑眼圈。

蘇清歡從房間出來下了樓,一眼就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南司城,他一雙腿交疊著,姿態隨意的翻閱著手裡的檔案,明明就是簡單的動作,卻處處透著絲絲貴氣。

“你下來了。”南司城一邊合上手裡的檔案,開口問道,隨即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:“還有十五分鐘就要遲到了,咱們出發吧。”

說著,南司城已經邁著步子朝門口走去,蘇清歡卻遲遲冇有跟上來。

南司城微蹙眉心,停下腳步,問:“怎麼?還不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