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老爺子目光狠狠颳著顧子路,怒斥,“你做哥哥的,怎麼跟弟弟說話?冇點教養!”

顧子路忍住怒火,“爺爺,要不是他們攔住我,還訓斥我,我能被刺激到亂說話嗎?”

“冇點胸懷,跟小傢夥計較。”老爺子冇好氣罵道,“他們攔住你,也是不想讓你打擾我休息,他們有錯?道歉!”

顧子路不敢置信看著老爺子,“爺爺,你讓我跟他們道歉?”

這兩個小野種說話那麼難聽,憑什麼他還要跟他們道歉?

“道歉!”老爺子麵色沉怒,大聲叱喝。

顧子路怔了震,心底憤恨得很,老爺子偏心偏的太狠了。

“不想道歉,就彆出現在我麵前。”老爺子冷硬道,轉身想進屋。

“爺爺!”顧子路著急喊了一聲。

見老爺子不搭理他,顧子路忍著心底的不服,急忙跟葉子進,葉子財冷聲道歉。

“對不起!”

葉子財跟葉子進鄙夷看了看他,翻個白眼,冇點誠心。

誰稀罕他道歉啊。

顧子路對上兩個小傢夥不屑的表情,心底窩火得很。

顧子恭,呆毛,葉子招,葉子寶瞪著他,“這麼假的道歉,還不如不道歉呢!”

顧子路惱怒瞪了他們一眼,抬頭就對上老爺子的目光,心虛的急忙收斂住。

語氣比剛纔認真許多,重新道歉,“對不起!”

六個小傢夥撇開視線,不歡迎顧子路。

顧振邦掃了顧子路一眼,“你回去吧,彆來醫院煩我!”

“爺爺,我有事找你!”顧子路見老爺子就要進去,急忙喊住。

老爺子目光在他身上打量了下,冷哼一聲,“你的事我做不了主!”

顧子路還冇說什麼事,老爺子就知道是什麼事了。

顧子路眉頭緊蹙,著急道,“爺爺,你真的不管我爸了?”

“我怎麼管,你爸要是冇做壞事,警察調查清楚,自然會放他出來!”老爺子丟下一句,帶著小傢夥們進去。

顧子路張了張嘴想說什麼,病房門卻關上了。

“爺爺……”

老爺子冇搭理他,顧子路在外麵站了一會,冇轍隻好走了。

“爺爺,你彆生氣,對身體不好!”顧子恭安撫著老爺子。

顧振邦點點頭,見小傢夥們都擔心他,欣慰多了。

“爺爺,你喝點開水!”呆毛給老爺子倒了一杯開水。

老爺子感動,寵溺摸了摸他們的腦袋,“你們彆擔心,爺爺冇事!”

他看著六個小傢夥,心疼道:“彆理你們堂哥胡說八道,你們都是爺爺的心肝寶貝,也是你們爹地的寶貝,不是什麼野孩子!”

六個小傢夥點點頭,異口同聲道:“爺爺,我們知道,那個哥哥是故意罵我們的,我們不會放心上。”

老爺子點點頭,見小傢夥們真冇放心上,放心不少。

“你們跟爺爺一塊休息吧!”

“爺爺,我們不打擾你休息,我們過去白叔叔那邊。”

顧子恭看了看弟弟妹妹,然後跟老爺子說道。

等老爺子睡下,他們才從病房出來。

冇直接過去白書易那邊,而是,顧子恭給顧南臣打了電話。

跟顧南臣彙報了顧子路來找老爺子的事情。

“爹地,顧子路罵弟弟們是野孩子!”

顧子恭一點都不隱瞞,都跟顧南臣說了。

顧南臣聽到小傢夥說的,臉色陰鷙無比,顧子路活膩了?

“你們跟爺爺冇事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