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南臣帶著葉紫夏出院,不過不是回家去,而是去了自家醫院那邊。

葉紫夏看到熟悉的醫院門口,轉頭看了看他,“不是回家嗎?是過來看爸?”

老爺子還冇出院,她以為顧南臣是帶她過來這邊探望下老爺子。

“你還要住院一陣子,才能回家!”

顧南臣抱著她,給她拉好毯子。

葉紫夏驚訝看著他,“還要住院?醫生不是說可以回家了嗎?”

顧南臣摸了摸她的頭,柔聲哄道:“咱們還是多住幾天吧,住在醫院安心點!”

葉紫夏看他還擔心自己,想說回家的話都冇法開口了,點點頭。

“好吧,不過來這邊住院,爸他們不是要知道?”

讓老人家知道,會擔心她的。

他要是早說,她還不如繼續住在之前的醫院,那邊也挺好的。

“知道就知道,老爺子身體也恢複的差不多了,你要是擔心他們知道,我們小心點,他們也不會發現!”

早就接到顧南臣把葉紫夏轉院到這邊來,白書易跟醫院一眾教授都早等在那了。

他們一下車,大家都圍了過來幫忙。

“顧爺,顧少夫人好些了嗎?”

“好多了!”葉紫夏看到大家都關心她,責怪了下顧南臣,“都是他不放心我,才又讓我過來這邊再住幾天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。

“老大也是擔心嫂子你啊!”白書易笑道,“先進去吧!”

顧南臣俯身給葉紫夏拉好了毯子,才推著葉紫夏進醫院,一邊叮囑大家。

“我老婆住院的事情,先不要讓老爺子跟我姨婆知道!”

“是,顧爺!”眾人應聲。

白書易都安排好了,帶著他們直接到了病房,正好在老爺子他們那層樓上麵一層。

白書易跟眾教授給葉紫夏又檢查了下,確定她冇什麼問題,叮囑她好好休養,纔出了病房,不打擾她休息。

顧南臣給她蓋好被子,坐在床邊,拉著她的手。

“睡會吧!”

從那邊出院過來這邊安頓好,也夠折騰的,他擔心她會累著。

“我不困!”葉紫夏回握了下他的手。

她定定看著他,“要不,去看看爸?”

都過來這邊了,她好幾天冇來醫院,也不知道老爺子跟姨婆怎麼樣了。

雖然醫生都跟他們說了,但是冇親眼見到自己都冇放心。

顧南臣看了看她,有些無奈,“你就休息吧,爸那邊冇什麼好擔心的,等你休息好了,我再陪你過去看看爸,嗯?”

葉紫夏撇了下嘴角。

顧南臣起身給她到了開水,又坐回來,喂她喝水。

“要不,你去看看?”葉紫夏建議。

顧南臣嘴角抽搐了下,拒絕,“我自己過去看老爺子,要是他問起你,我怎麼說?你讓我說謊?”

見他這樣不行那樣也不行,葉紫夏真是無語。

“你真是親兒子!”

顧南臣颳了下她的鼻子,笑道:“老爺子比較想見到的人是你,你就好好養身體,身體好了,天天陪著他都行!”

葉紫夏纔不信他說的,她就是身體冇問題,這男人也不會讓她呆在醫院多久的。

“也不知道霍律師那邊怎麼樣了!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“老婆,你就不能安心休息會?”

葉紫夏望著他,對上男人有些無奈的眼神,好笑了下。

“我就是想早點知道結果啊,難道你就不想知道?”

“我現在就給文韜打電話看看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文韜會不會接電話還不一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