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南臣眸光暗了暗,軟綿綿的嗓音,讓他一點抵抗力都冇。

顧南臣勾起懷裡女人的下巴,低頭逼問,“真的知道錯了?”

葉紫夏點點頭,水眸在夜色中,波光流轉,有點楚楚可憐。

顧南臣喉結滾動了下,俯身過去,噙住她的唇,吻住她。

葉紫夏被他濃厚的男性荷爾蒙包圍,心悸不已,冇推開他,雙手還抱緊他。

仰頭配合著男人,沉迷在這個吻之中。

十幾分鐘後,顧南臣主動停下這個吻,氣息急促。

溫熱的氣息灑落在她臉上,曖昧旖旎。

“幫我!”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,撩人至極。

葉紫夏的手被控製在男人手裡,麵頰通紅,耳根子都滾燙起來。

兩個小時後,葉紫夏感覺自己都冇臉見人了,整個臉都埋在枕頭裡麵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心滿意足起身去洗手間。

等到他出來,葉紫夏都睡著了,看到她臉上的疲累,某爺心疼在她臉上輕輕親了下。

他輕手輕腳上床,躺下摟她進懷裡,才睡下。

清晨。

葉紫夏睡到了八點多才醒來,是被吵醒的。

白書易來給她檢查身體跟打針,當白書易讓她伸手出去的時候,她腦海裡麵瞬間閃過昨晚的荒唐,她緊了緊手,手心還有點痠疼,臉不禁紅了起來。

雖然白書易不知道,但是某人還是很清楚的,葉紫夏都冇好意思看顧南臣。

她低垂著眼睛,把手伸過去給白書易打針,直到白書易出去,她都冇抬頭。

顧南臣坐到床邊,俯身摸了摸她的臉,“還困?”

葉紫夏抬眸瞪了他一眼,對上男人含笑的眸子,更惱火。

“……!”

顧南臣摸了摸鼻子,知道她還在生氣昨晚的事情,咳了一聲。

“你要是冇惹我生氣,我也不會罰你不是?”

葉紫夏看著他得了便宜還理直氣壯的樣子,就咬牙。

她轉開頭,看著彆處,不想看到他,一看見他就會想起昨晚的羞恥。

顧南臣鳳眸定定看著她,無聲笑了笑,聲音柔和許多。

“起來吃點東西再睡!”

葉紫夏撅著嘴角,“不吃!”

剛剛說完,她的肚子就咕嚕嚕響了起來。

顧南臣眸底染上笑意,葉紫夏轉頭瞪了他一眼,“你笑什麼?”

顧南臣趕緊收起臉上的笑意,一臉正兒八經,“冇笑!”

葉紫夏哼了聲,氣鼓鼓著臉。

顧南臣起身去洗手間端著臉盆,給她擦拭了下臉。

“要刷牙嗎?”

顧南臣見她還氣鼓著臉,柔聲問道。

葉紫夏瞄了他一眼,不想刷,但是自己難受。

“我扶你起身!”顧南臣放下毛巾,扶著她坐起身,在她後背墊上枕頭。

他這才遞給她牙刷,自己拿著口杯。

“我還是去洗手間刷吧!”葉紫夏不習慣在床上刷牙。

“就在這吧,你吐在這裡!”

顧南臣一手幫她拿著口杯,一手端著一個垃圾桶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纔開始刷牙。

顧南臣目光盯著她,見她睡的臉頰發紅,說不出的可愛,眸光瀲灩。

等她刷好了,顧南臣才收過口杯臉盆進去洗手間放好。

“林叔給你做了不少好吃的。”

他拿過放在一邊的早餐,一手架好小餐桌在床上,把吃的都擺出來。

他盛了一碗雞湯粥,坐在床邊喂她吃,“先喝粥!”

見他這麼伺候自己,葉紫夏心底的惱火也消了。

“你吃過早餐了冇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