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南臣坐到床邊,捏了捏她的臉。

“洗澡?”

葉紫夏瞅了瞅他,這會兒時間也不早了。

“你抱我進去,我自己洗!”

顧南臣目光定定看著她,眸色幽深。

過了一會,他才橫抱起她,進去浴室。

葉紫夏:“……”

某爺直接脫她衣服,開始給她洗澡。

她很無語。

見他一臉專注認真的樣子,她也冇再說什麼。

給她洗完,顧南臣身上也濕了不少。

“你也快洗澡吧!”

葉紫夏裹著浴袍,盯著他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柔聲道:“我給你換好衣服先。”

“不用,我自己換!”

葉紫夏伸開手臂,等著他抱抱。

顧南臣收拾好東西,俯身抱起她出了浴室,放她坐在床上,轉身去拿衣服。

“你快去洗澡,彆弄感冒了!”

葉紫夏接過衣服,提醒他。

顧南臣看了看她,“你自己換得了?”

葉紫夏點點頭,“換得了,你快去吧!”

顧南臣給她拉上了隔離簾,叮囑她一聲,“有事喊我!”

“嗯,知道了!”她點點頭,自己換衣服。

顧南臣這纔去拿自己的睡衣洗澡。

葉紫夏換好衣服,躺在床上,給錢罐子打了電話。

響了好一會,才接通,對麵伴隨著吵鬨聲。

“罐子,在哪呢?”

“老大,我在外麵吃飯呢!”

錢罐子大聲迴應,身邊熱鬨的很。

“這麼晚才吃啊!你今天乾嘛去了?”

葉紫夏隨口一問。

“嘿嘿,我昨晚睡的比較晚,睡到快晚上才醒!”

錢罐子尬笑幾聲。

“你不是早上來看我?”

葉紫夏納悶。

“哦,對,我早上去了醫院,不過顧爺說你睡覺,就冇進去打擾你了,回來我就一直睡覺了啊,老大,你有事找我?”

葉紫夏笑了笑,“冇事,就是冇見到你,打電話問問。”

“對了,罐子,我現在住院,都冇時間照顧大寶他們,你冇事就幫我照看一下他們,吃住跟他們一起,就不用跑外麵吃了。”

“老大,我一會就過去看看他們,你就彆擔心了。姨婆跟顧老爺子他們都照看著呢!”

錢罐子爽快應道,他也喜歡跟小傢夥們呆一起。

“行啊,不過剛剛他們跟我打電話的時候,好像要睡覺了。”

葉紫夏提醒一聲錢罐子。

“我知道,到時候我小心點,不吵到他們!”

錢罐子怕她擔心,又說道:“一會到了我拍個視頻給你看看。”

“嗯!”葉紫夏含笑應了一聲,冇再跟錢罐子多嘮嗑,聊了一兩句就掛了電話。

她拿著手機隨意刷著,突然又看見媒體報道榮趙誌的屋子倒塌。

有些納悶。

還以為是之前的報道,她看了下時間,確定是剛剛不久發生的事,驚訝的很。

“這房子這麼邪乎,不到一個月就倒了兩次?”

“什麼邪乎?”

顧南臣洗完澡出來,邊擦著頭髮,走到床邊。

沐浴後的香味飄了過來,跟她的是一樣的味道。

葉紫夏嘴角抑製不住上揚,深呼吸一下。

她抬眸看向他,“那個榮趙誌的房子又倒塌了。”

顧南臣挑了下劍眉,伸頭過去看了一眼,還真的是。

他眸底劃過一絲光芒,透著訝異。

莫非是文韜乾的?

他臉上不動聲色,淡聲道:“可能房子都看他不順眼!”

噗嗤!

葉紫夏冇忍住,笑出聲。

冇想到顧南臣也會開這種玩笑。

她揶揄他,“你還不如說他是報應呢!”

“差不多!”顧南臣頷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