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文韜聽出顧南臣心情不好,硬著頭皮被轟炸,誰叫他真的是‘查’不到呢。

戰戰兢兢道:“顧爺,再給我兩個小時!”

他再查不出來,估計得被髮配去荒島了。

可是,小少爺也警告他了,要是敢告訴顧爺,他也吃不到好果子,真是好為難啊。

但是比起來,惹到小少爺比較好點,他可以跟小少爺商量商量。

“一個小時!”顧南臣下了通牒,就這麼一件小事,文韜都辦不好?

冇什麼貓膩他都不信。

葉紫夏跟白書易對視了一眼,白書易趕緊給她打了針就躲出去了。

出去之前還朝張小慧揮揮手,示意她也趕緊出來。

“小夏,我先回去了,你好好休息!”張小慧也感覺到氣氛不對,不好留下,就留葉紫夏跟顧南臣夫妻兩在這裡好說話。

“嗯。”葉紫夏點點頭。

等大家都走了,她纔跟顧南臣問了句,“你剛剛是給文韜打的電話嗎?讓他查什麼啊?”

顧南臣調整了下情緒,回了一句,“讓他查下,是誰對顧子路動手!”

葉紫夏怔了下,真的不是他們打的顧子路啊。

“是得好好查查,這人太能幫我們解恨了!”她打趣了一聲。

見顧南臣冇出聲,她猶豫了下,纔出聲,“誰惹你了?看你心情不好!”

“很明顯?”顧南臣朝著她看了過來,見葉紫夏坐在床邊,他起身走了過來,扶著她躺下。

“躺著打針!”

葉紫夏嗯了一聲,目光一直在他臉上,“你怎麼了?”

顧南臣感覺到她的關心,卻不想讓她知道那些糟心事,避重就輕,“冇什麼,隻是被幾個垃圾影響了心情!”

葉紫夏拉過他的手,把玩著他的手指,柔聲道:“你可以跟我說說,到底是什麼事?”

人隻有把心底鬱結的事情說出來,發泄一下,心底的火氣纔會消失,對身體纔好。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輕歎:“告訴你,也是徒增你的煩惱,就不說了,你好好休息!”

葉紫夏見他還不想開口,直接道:“是因為顧子路?”

她冇直接說林秋英,怕把白書易暴露出來。

顧南臣眸光一閃,目光定定看著她,葉紫夏被他看的有點心虛。

“白書易告訴你的?”

絕對是肯定句語氣。

葉紫夏尷尬笑了笑,這男人要不要這麼聰明啊,剛剛他明明在講電話。

“所以,你還不想告訴我嗎?”

顧南臣捏了下她的手指,“他們在醫院鬨事,我把他們趕出去了!”

“乾得好!”葉紫夏支援他的做法。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“不覺得我絕情?”

“纔不會,誰讓他們嘴巴那麼臭,辱罵你!我要是在場,我直接打回去!”葉紫夏生氣道,小臉紅撲撲。

顧南臣眸底染上一抹笑意,心底那抹不鬱也消失了不少。

他捏了下她的臉頰,突然問了句,“要是她罵的是真的呢?”

葉紫夏不敢置信瞪著他,氣憤的很,“你有病啊?哪有人罵自己是野種!”

顧南臣心底感動,揉了揉她的頭。

跟她提起家裡這些事情。

“說起來,這都是老爺子年輕時候的混賬事,他是跟林秋英早就認識了,

後來卻因為家族聯姻,跟我母親結婚了,我母親知道他們在外麵生了兩個孩子後,很生氣,

本來是要離婚了,可是老爺子不肯,老爺子到底有冇有愛上我母親我不知道,

這麼多年,他也冇把那女人娶回家,也冇接我母親回來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