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額?

葉紫夏不解的看著他。

對上男人幽深危險的眼神,她的臉莫名的更紅了。

不過腦海裡麵想起了昨晚男人嫌棄的話,她的這點剛剛冒出苗頭的念想就瞬間打碎。

“是,顧爺!”

她點頭應道,然後轉身下樓。

顧南臣俊臉陰沉,盯著她跑開的背影,輕哼了聲,然後走下樓,去晨跑。

葉紫夏轉頭看了一眼。

見男人高冷的身影往門口跑去,嘴角抽了下。

她剛剛竟然以為某爺對她有那麼一點意思,原來是想多了。

葉紫夏拍打了下自己的臉頰,纔過去廚房那邊。

“葉小姐早!”管家見到她,喜滋滋的喊道。

“管家早!”

葉紫夏揚起笑臉,跟管家打了聲招呼。

“葉小姐,你這麼早起來是肚子餓了嗎?我纔剛剛煲粥!”

管家殷切的看著她。

葉紫夏感受到老管家的熱情,含笑道。

“不是,我是想給子恭做點好吃的!”

“那麻煩葉小姐了,小少爺對麪粉有過敏,

隻要不是摻和麪粉的食物都可以!”

葉紫夏聽到管家說的,心糾了下,她連孩子對什麼過敏都不知道。

“謝謝管家提醒,我會注意的!”

管家點點頭,在一邊協助她做早餐。

“我們顧爺喜歡吃西式早餐。”

葉紫夏頓了下,跟管家笑笑。

她隻是給兒子做早餐,可不管顧南臣口味啊。

顧南臣跑了幾圈,突然接到了保鏢的來電。

很快那邊就傳來了幾張照片。

顧南臣看到錢罐子帶著一個小傢夥出門,眉頭緊蹙。

這個男人真的是住在她家裡。

目光落在小傢夥的身上,粉雕玉琢,跟顧子恭長的一模一樣,小小一個。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抹柔和,看著那幾張照片看了好一會,都冇捨得移開。

他又跑了幾圈,才進屋。

一進門就聞到一股濃烈的食物香氣,特彆能勾起人的食慾。

他朝著廚房那邊走去,就見葉紫夏繫著圍裙,站在灶台前忙碌著。

顧南臣心頭觸動了下,對眼前的一幕很滿意。

“做的什麼?”

葉紫夏嚇了一跳,勺子落到湯裡麵。

濺出來幾滴落在她手背上。

她急忙跳開,搓了下手。

顧南臣大步進去,拉過她的手,“怎麼這麼不小心,燙到了?”

葉紫夏感覺到男人的手溫,急忙抽回手。

“冇事,就是濺到一點點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怎麼毛毛躁躁的!”

葉紫夏氣的嘴角抽搐,直接怪罪他。

“你要不是突然出聲,我能被嚇到啊。

顧爺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?”

顧南臣完全冇心虛的樣子,抬了下劍眉。

“我看是你膽子小,我隻是正常的音調,你就嚇成這樣?”

“我專注煮東西,你突然跟我說話,我肯定會嚇到啊!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,回頭繼續忙自己的。

顧南臣目光落在她白皙的耳貝上。

葉紫夏為了做事方便,把頭髮挽起來,露出白皙的脖頸。

從顧南臣的角度看過去,性感又有小女人的韻味。

葉紫夏側頭,驟然對上男人幽深的眼神,心跳漏了一拍。

她眼神躲閃開,以為男人會走開,冇想到他走了過來。

她攪拌著濃湯,感覺到男人就站在她身後,心跳加速。

“做的什麼?”

顧南臣掃了一眼鍋裡,隨即目光落在她身上。

溫熱的氣息散落在她脖頸上,酥酥麻麻的。

曖昧的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