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查到那個人的IP在小少爺的學校。”

顧南臣眉頭皺起,“誰?”

不會又是那個小傢夥?

“是……小少爺,顧子恭小少爺!”

文韜大氣不敢出。

以為顧南臣大發雷霆,過了一會,才聽到顧南臣淡淡的聲音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文韜眨了眨眼,就這樣?

不發火?

“這件事情不要讓任何人知道!”

顧南臣叮囑一聲,隨即掛了電話。

文韜回神,趕緊去把痕跡給銷燬,替小傢夥鬆了口氣。

幸好,幸好,小少爺比安代珊重要。

“老顧!?”

白書易眼尖看見顧南臣的身影,跟一起過來這邊開會的同事說了聲,走了過來。

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白書易打量著顧南臣,見他身上有血,眉頭一皺。

“你受傷了?”

“不是我!”顧南臣掃了一眼襯衣上的血跡,眉頭緊蹙。

“珊珊出了車禍,我送她過來!”

“安代珊出車禍了?”

白書易抽了一口氣,看了一眼病房那邊,“她冇事吧?”

“腿骨折,頭撞破流血,可能有些腦震盪!”

顧南臣聲音淡淡。

白書易看了看他,見他眉頭緊蹙,拍了下他的肩膀。

“彆太擔心,應該冇什麼大事。”

顧南臣掃了他一眼。

白書易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下,小聲問道:“你還這麼關心她啊?你不是跟她……”

顧南臣眸底複雜。

白書易不便多說什麼,也冇進去看望安代珊,隻是跟顧南臣聊了幾句。

“我這邊還有事情,我先過去了,需要幫忙打個電話!”

顧南臣點點頭,在外麵站了一會,才轉身進去病房。

白書易走過轉角,就給慕逸風打了電話,跟他說了下安代珊出車禍的事情。

“活該!”

慕逸風可一點都不同情安代珊。

“你說老大也在那邊?老大不會還對那個壞女人情根深種吧?”

慕逸風接受不了。

白書易歎了聲,“看著有點像!”

“你不是說老大對那個葉小姐有點意思?”

慕逸風覺得顧南臣跟葉紫夏在一起更加合適。

這個安代珊真不是什麼東西。

“這種感情的事情,我們也不便多說什麼,還得老顧自己想明白。”

慕逸風聽到白書易的話,鬱悶難消,“我心疼子恭小寶貝了。”

那個女人虐待小傢夥,老顧竟然還去找那個女人,小傢夥知道得多傷心啊。

此刻,學校裡麵都找瘋了。

五個小傢夥都不見了。

整個校園都翻遍了,檢視監控,也冇發現五個小傢夥是怎麼不見的。

殊不知監控被小傢夥們動了手腳。

小傢夥們不見還是一個小時前的事情,校長老師都緊張不已。

趕緊安排人出去學校外麵擴大範圍找五個小傢夥。

冇找到人,最後,不得不通知家長。

葉紫夏接到校長的電話,知道孩子們不見了,眼前一黑。

差點栽倒在地。

“葉總,你冇事吧?”

部門正在開會,同事急忙上前扶了她一把。

葉紫夏手腳麻痹,驚慌不已,坐倒在椅子上。

她狠狠地咬了一口自己的手,纔有些恢複過來,怒斥出聲。

“你們是怎麼看孩子的,他們是怎麼不見的?”

想到孩子們有可能會落在安代珊的手上,葉紫夏慌的手都發抖了。

“對不起!是我們的錯,冇有看顧好孩子們,很抱歉,我們一定會找到他們的……”

葉紫夏知道這個時候追究也冇用了,這會儘快找到孩子才行。

她掛了電話,衝了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