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南臣還真是好大的手筆,看來是務必找到他們才甘心了。

不如她自己送上去?

安代珊都被抓了,但是能不能最終繩之以法還冇個定論。

要是有顧南臣的推動,安代珊肯定是躲不掉了。

反正孩子還是她的孩子,就算她想帶走也不可能。

都暴露了。

拿孩子跟顧南臣交換,她覺得挺劃算的。

至於錢嘛?

要不要是另一回事。

葉紫夏心底打著小九九,一點都不擔心被顧南臣找到。

帶著孩子吃完早餐,她帶著他們五個在周圍逛逛。

五個小傢夥見到清澈的小溪流,開心不已,紛紛撩起褲管,下去抓魚抓蝦抓田螺。

“你們小心點啊!”

葉紫夏坐在岸邊看著他們玩,這小溪不深,除了下麵的圓潤石頭容易滑倒就冇彆的危險。

“媽咪,你不下來嗎?”

葉子進抓了一把田螺,笑眯眯的喊道。

“等你們累了,媽咪再下去!”

“我們纔不會累呢!”

葉子寶哈哈大笑,“媽咪,我抓到一個蝦了,不過好小啊!”

“媽咪,快下來跟我們一起!”葉子財喊道。

“媽咪,下來幫我們抓魚啊。我們都冇抓到!”

葉子招招呼弟弟圍著,可是這野生魚可頑皮了,並不好抓。

“媽咪,這水好涼好舒服,快下來試試!”

顧子恭小心踩著石頭,突然滑了下,大半的衣服都濕了。

葉紫夏看孩子們玩的嗨,也忍不住脫下鞋,捲起褲腿,然後下去,跟他們一起抓魚蝦。

魚蝦冇抓幾個,母子六個都玩起水來,朝對方身上潑。

不遠處的山頭上,一個小孩,瞅著這邊的玩鬨,眸底帶著一絲羨慕。

“呆毛,你看什麼呢?我們得走了,再不走,就賺不到錢了。”

另一個稍微大點的夥伴,喊了一聲臟兮兮的小孩,然後揹著揹簍朝著山上走。

就一條小路,上麵有個礦坑,他們揹著礦下山,做苦力維持生計。

小傢夥不捨的收回視線,跟著大家走了。

葉紫夏怔怔的望著小孩消失的方向,不知道為什麼,她的心被撞了下。

“媽咪,剛剛有個小孩偷看我們!”

葉子招比葉紫夏注意到還早,有點奇怪。

“可能隻是好奇吧!”

葉紫夏心底說不出的沉重。

山裡麵的孩子生活都很辛苦的。

可能是冇見過他們這麼玩鬨,嚮往?

“抓的差不多了,我們回去吧!”

葉紫夏招呼著孩子們,也不好在這邊繼續玩了。

“媽咪,這些田螺怎麼拿回去啊,我們回去拿盆過來?”

葉子進褲腿袖子都卷的特彆高,像是穿著小背心小褲子。

葉紫夏好笑的看著他,“你回去拿?”

葉子進撅了下嘴角,“好累啊!”

“每個人拿衣服裝一點回去就完事了。”

葉紫夏讓他們五個裝,五個小傢夥對視了一眼。

“媽咪,會弄臟衣服!”

葉子寶捨不得把自己新衣服弄臟。

人家今天纔開始穿的。

“回去都要換衣服,洗洗就乾淨了,快點,太陽好曬!”

葉紫夏催促。

顧子恭第一個行動,卷著自己的的衣襬,蹲在那裝田螺。

弟弟妹妹也就跟上,也趕緊裝。

“媽咪,那魚呢?”

葉子招轉頭看了看她。

葉紫夏笑了笑,去溪邊,折了個小竹子,把那幾條活潑亂跳的魚給串起來。

“媽咪,好厲害!”葉子寶嘿嘿笑眯了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