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飯席間,氣氛還算不錯。

四個大人,五個小傢夥,吃的一點不剩。

“去收拾下,回帝都!”

顧南臣看向葉紫夏,帶著不容抗拒的命令。

葉紫夏動了下嘴角,想說明天天亮再走,卻對上男人強勢的目光,她閉上嘴巴。

“好吧!”

這下,顧南臣倒是愣了下,這麼順從?

葉紫夏叫孩子們去收拾自己的隨身物品,自己也上去收拾。

“罐子,你要是想住在這裡,可以多住幾天,要不就跟我們一塊回去?”

錢罐子自然想回去了,這裡要啥冇啥,也隻是適合過來度假幾天。

“冰箱裡麵的食材怎麼辦?”

“你要是回去了,給村裡麵送去吧!”

葉紫夏回房收拾。

“明白!”

錢罐子收拾餐桌,文韜搭把手幫忙收拾。

顧南臣跟在葉紫夏跟孩子們身後上樓。

不是幫孩子們收拾行李,而是去了葉紫夏的臥室。

葉紫夏在收拾東西,冇注意到。

顧南臣環顧了下房間,裝潢跟環境倒是不錯。

“葉紫夏!”

嚇!

葉紫夏嚇了一大跳,控訴的瞪著冒然出現的男人。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眸底劃過一抹揶揄,“做賊心虛?”

“誰心虛了,是你突然出聲,是人都會被嚇到!”

她抱怨一句,看到男人靠過來,她吞了下口水。

防備著顧南臣,奈何男人氣場強大,她控製不住的後退,直到後背抵在牆壁上。

顧南臣一隻手撐在她身後的牆上,俯身睨著她。

男人身上濃鬱的荷爾蒙氣息頓時包圍過來。

葉紫夏心跳漏了幾拍,這男人知不知道他這動作很撩人啊。

她羞的不行,眼神躲閃。

“帶著我的孩子跑路?”

顧南臣垂眸盯著被自己困住的女人,唇角勾著一抹危險。

從他的角度,清晰的看到她臉上的小絨毛,撲閃的睫毛像是一把小扇子,讓人心癢癢的。

臉這麼紅,是害羞嗎?

他目光深了深,盯著葉紫夏紅透臉的模樣。

“我,我隻是帶著他們出來旅遊!”

顧南臣並不相信,冷哼了聲。

“旅遊,會遮蔽定位?”

葉紫夏實在受不住被男人這麼拷問,她想躲開,顧南臣另一隻手也擋住了她的去路。

頓時,葉紫夏被他禁錮在懷裡,曖昧不已。

她眼神閃爍,快速看了男人一眼,對上顧南臣危險的目光,她急忙垂眸躲開。

“我們不想被打擾遊玩的心情。”

她心跳加速,她這麼說,也知道顧南臣不相信,但是就是想拖延下。

他會怎麼對她?

顧南臣盯著她後脖頸的白皙,眸光閃了閃,抬手勾起她的下巴。

“你覺得我會信嗎?”

定位都給遮蔽了,這女人!

葉紫夏被迫對上他質問的眼神,心虛不已,訕訕笑了笑。

“顧總,我可能是一時間犯蠢了,你就大人大量繞過我這一次?”

顧南臣挑了下劍眉,看著她狗腿的樣子,突然想知道,這女人還會繼續說什麼,他迴應。

葉紫夏見他不說話,心底冇譜,說真的,顧南臣隻是站在那都夠讓人膽顫的那種大佬。

何況是現在這模樣。

她極力自救。

“顧總,我要是不帶孩子們離開一下,我怕他們會有危險,

安代珊那個女人歹毒的很,她白天才找我威脅我,然後孩子就被她的人綁架,

要不是孩子們聰明僥倖躲過,現在怕是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