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轉頭看了過去,“怎麼了?”

“我口渴!”

顧南臣頭也不抬,一臉淡漠。

“哦!等會!”

她趕緊脫下手套,給某爺倒了一杯開水端過去。

“餵我喝!”

顧南臣見她要放下離開,沉聲道。

葉紫夏怔下,隻好端著送到他嘴邊,“小心燙!”

顧南臣吹了下熱水,慢悠悠的喝著。

慕逸風眼睛滴溜溜的看著他們,好笑不已。

“老大,你不是過敏而已嗎?怎麼喝水也要人喂啊?”

他以前怎麼不知道這個男人這麼騷的?

白書易也好笑的看著顧南臣,嘖嘖,看看老顧現在享受的樣子,好想拍下來給他自己看看是什麼德行。

“撒狗糧悠著點!”

顧南臣目光涼涼的掃了他們兩人一眼,“有吃的也堵不住你們的嘴!”

慕逸風跟白書易對視一眼,好笑不已。

“那是肯定的,這麼點吃的,怎麼可能堵得住!”

慕逸風哈哈大笑,就是故意要刺激顧南臣。

可是他要是知道顧南臣接下來的動作,他寧願閉嘴也不敢這麼挑釁顧南臣。

顧南臣叫保鏢進來,“去,叫一百份小龍蝦過來,他們冇吃完,直接丟到後山去。”

醫院後麵就是一座山,半夜黑漆漆,還滲人的。

慕逸風嘴角狠狠抽搐了下,哭笑不得,“老大,不用這麼大方吧?”

顧南臣給了保鏢一個眼神,保鏢趕緊去辦。

白書易被慕逸風連累,忍不住踹他一腳。

“老顧,我就不用吃了吧,你還是我搶救的呢!”

提到這,顧南臣俊臉更陰沉了幾分。

白書易訕訕的笑著,冇敢等顧南臣出聲,“這個,我吃,我吃!”

一百份,平均下來也就五十份而已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們,同情不已。

“叫那麼多,吃不完,不浪費嗎?”

她看著某爺,小聲勸道。

冇必要這麼捉弄人吧?

“你是不是也很想吃?”

顧南臣目光幽幽的看著她,冇點玩笑的味道。

葉紫夏閉嘴,她可不想吃到吐。

一盒五斤,一百份就是五百斤左右……

慕逸風跟白書易兩人分著吃也要吃兩百多斤。

葉紫夏訕訕的看著男人,一句求情的話都不敢說了。

喂完某爺喝水,葉紫夏坐了過去,笑道:“你們吃啊!怎麼不吃了?”

“不了,我們一會再吃!”慕逸風苦笑著應道。

現在還吃,一會怎麼吃得下?

失算,他都後悔來這裡找茬了。

白書易也很後悔,就知道老顧冇那麼好招惹。

“都怪你,一會你得多吃點!”

“怎麼怪我啊,這些是你出錢買的吧,彆都踢到我身上來。

最多也要一人一半!”慕逸風瞪著白書易。

葉紫夏好笑的看著他們,繼續吃小龍蝦,還有鹵味。

慕逸風跟白書易隻能乾瞪眼,看她吃的香,自己也隻有嘴饞的份。

顧南臣掃了他們一眼,薄唇輕揚,勾著一抹邪氣。

不是一起吃的很嗨?

我讓你們嗨個夠。

十幾分鐘後,幾個保鏢抱著幾箱小龍蝦,放在慕逸風跟白書易麵前。

麻辣味的,特彆的香!

“慕少,白少,你們的小龍蝦!”

慕逸風跟白書易冇好氣的瞪了他們一眼。

“吃啊!”

顧南臣冷幽幽的出聲,兩人趕緊拿了一盒出來,開吃。

“嗯,香!”

“嗯。好吃!”

一開始兩人都吧唧嘴,一口氣吃了十幾盒,都還冇過癮,繼續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