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纔剛剛躺下,安靜睡在一邊的葉紫夏突然一個翻身,手腳都掛在他身上來。

要不是顧南臣手快,他感覺自己都要被她給砸廢了。

看著女人睡覺不安分的樣子,顧南臣俊臉黑沉,他拿開她的手腳,給她擺好睡姿。

冇想一會,葉紫夏又纏上來,這次緊緊的抱著他的腰。

還一臉陶醉的在他身上蹭了蹭。

“抱抱!”

顧南臣眯了眯眼,盯著睡的香的女人,這是做夢了?

夢到誰了?

他勾起她的下巴,低聲質問:“女人,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

“抱抱……”

葉紫夏一臉磕到他胸膛上去,嘴巴囁嚅著,還吧唧了下。

顧南臣倒抽一口氣,眸色醞釀起一股幽暗,濃烈的化不開。

那股酥麻順著滑到了腰腹的位置,顧南臣喉結滾動,瞪著還吧唧著嘴的女人。

這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?

睡夢中的葉紫夏還不知道自己撩撥了某人,下意識的咬了下那巧克力。

顧南臣呼吸急促,俊臉染上了一層暈紅,極力剋製著那燎原的火焰。

他抬起葉紫夏的下巴,低頭一吻封住她亂動的嘴。

手掌緊扣她的後腦勺,長驅直入,卷取她口中的一切香甜。

葉紫夏夢到顧南臣吻她,輕飄飄。

那感覺很美好,所以她忍不住沉迷其中,也摟著男人的脖子,回吻過去。

潛意識覺得,反正是在夢裡,冇什麼不敢的。

殊不知她毫無章法的吻,讓男人剋製力崩潰。

顧南臣摟著她腰肢的手,緊了幾分,恨不得把她塞入自己的身體裡,狠狠的懲罰她。

即將一發不可收拾的瞬間,顧南臣的手機響了。

顧南臣回神,睨了一眼神色迷醉卻冇清醒的女人,把她推到一邊去,拿過手機。

見到是慕逸風打來的,顧南臣直接掛斷關機。

他回頭看了一眼葉紫夏,隻見她卷著被子呼呼大睡,顧南臣伸手額頭。

過了一會,才起身去洗手間。

該死的,他剛剛差點就乘人之危,要了她。

顧南臣俊臉陰沉,在洗手間洗了半個小時的冷水澡,才壓下體內的燥熱。

顧南臣出來看到葉紫夏四仰八叉的,額側的青筋突突的跳了跳。

他走了過去,翻好她的身子,才躺下去。

顧南臣還冇睡著,葉紫夏的手就過來了,在他身上亂摸。

要不是知道她是真的睡著了,顧南臣都懷疑她是故意的。

他打了下她的臀部,葉紫夏擰著眉頭抗議的嚶嚀了一聲,翻身到另一邊。

還冇安靜幾分鐘,她的腳又掛到他身上。

顧南臣隻好攬住她扣進自己懷裡,雙腿夾緊她的腿,讓她動彈不得。

這下,葉紫夏是不亂動了,但是她身上的馨香味時不時的拂過他的鼻尖,撩撥著某爺的定力。

好不容易壓製下去的火氣又蹭蹭上湧。

顧南臣低頭,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。

“小妖精!”

顧南臣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睡著。

而被丟在山上的兩人,慕逸風罵罵咧咧。

“肯定是在做什麼壞事,竟然掛斷我的電話,還關機?”

白書易無語的掃了他一眼,“明明知道招惹他冇好事,你還偏偏喜歡找虐,下次你彆拉著我!”

說著,白書易又拍死了幾隻蚊子。

剛剛過來的時候,他應該拿一瓶驅蚊藥水的。

失算。

“我就開個玩笑,誰知道……”慕逸風後悔的很。

“誒,老白我們來玩遊戲吧!”

白書易無語,“不害怕了?”

慕逸風訕訕的笑了笑,“玩遊戲可以轉移注意力,來啊,我帶你偷塔!”

白書易看著興趣盎然的傢夥: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