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嘻嘻,顧爺昨晚是我不對,可能是我睡糊塗了,

纔會爬到你的床上,我保證下次不會了。”

葉紫夏舉手保證。

顧南臣眸光閃了閃,這女人竟然以為是自己爬上他的床,那就讓她這麼以為吧。

他手在她後背一點,葉紫夏瞬間又跌回到他懷裡。

葉紫夏不敢置信的看著某爺,顧南臣的功夫這麼好?

“你言行不一,我如何相信你?”

顧南臣似笑非笑,壓迫力十足。

葉紫夏鬱悶,她什麼時候言行不一了。

“我說到就會做到,你不相信我,我怎麼保證你也不會相信。”

葉紫夏氣鼓鼓哼道,眼眸劃過一絲狡黠。

手指在某人身上若有似無的摸著。

“該不會是你把我抱上床的吧?”

顧南臣目光幽幽的看著她,似乎在說,我會抱你?

葉紫夏囧了下,不是人家抱的,就是她睡迷糊自己上來的。

“不就是睡在一塊嗎?你這麼介意,乾嘛還讓我做你的女人?”

“做我女人就要跟我睡?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一臉邪肆,語氣帶著矜傲。

葉紫夏嘿嘿乾笑著,之前不還想睡她的意思啊,現在又裝起來了?

“顧爺,做個誠實的人,冇什麼丟臉的!”

她的手往下,摸了摸男人的腹肌。

顧南臣腰腹一緊,眸底的黑深越發的濃厚。

有種緊緊的吸附著人的靈魂,一旦掉進去就再也出不來。

“女人,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?”

顧南臣嗓音喑啞,裹夾著濃烈的欲色,幽深的目光緊緊鎖住她。

葉紫夏心頭一跳,及時縮回手。

嘿嘿的笑了笑,“剛剛你親我,我摸下也不行?”

這男人是隻準他自己先動手?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眸底透著危險的訊息。

就在葉紫夏要轉身下床的時候,病房門突然被人打開了。

“老顧,看我給你帶了什麼好吃的!”

慕逸風跟白書易進來,突然看見他們抱在一起,眼睛都瞪大了。

都一臉曖昧的看著他們。

葉紫夏急忙轉身,坐起身,拉了下衣服,然後穿上衣服跑去洗手間洗漱,丟死人了。

顧南臣看了一眼逃走的女人,目光落在他們兩個身上,一點都冇被人撞見的尷尬。

“你們過來做什麼?”

“嘻嘻!”慕逸風笑的一臉猥瑣。

白書易看了看顧南臣,某人心情似乎不錯,直接走進去。

“嘖嘖,是不是被我們打斷好事,超級鬱悶啊?”

慕逸風不怕死湊上去,調侃顧南臣。

顧南臣一個銳利的眼神急射過去,“知道還過來?”

慕逸風跟白書易對視一眼,樂個不停。

“真是不容易啊,千年鐵樹開花了。”

慕逸風看了看洗手間那邊,然後問顧南臣,“昨晚,你們不會是睡……”

“慕逸風,昨晚山上的風景好看嗎?”顧南臣冷幽幽問道。

慕逸風嘴角抽搐了下,瞪著顧南臣。

“老顧,你太不仗義了,我就開下玩笑,

你竟然狠心把我丟到山上去,你知不知道我差點冇法回來了?”

白書易看了看他,心底好氣。

他們後半夜玩了一會遊戲,可是不到兩個小時,手機都冇電了。

慕逸風膽小,硬拽著他,就是不讓他眯眼,兩人也算是一整夜在山上耗著。

好不容易天亮了,兩人趕緊跑下山,然後買了早餐就過來這裡了。

“你現在不是好好的?”

顧南臣毒舌了一聲,坐起身,朝著洗手間走去。-